[自創] 失憶-10

看板 Bb-Love
作者
時間
留言 4則留言,4人參與討論
推噓 4  ( 4推 0噓 0→ )
     藍斯照導航指示下了交流道,沿著兩旁只有牧場和稀疏民房的雙線道開進S鎮,到一 間白牆藍頂的兩層樓舊木造房屋前停下。   房子外牆的白漆處處是剝落的痕跡,湖水綠的舊木門敞開著,只有一道同色的紗門可 以將陌生人阻隔在外面。門廊前的三階矮梯,木板邊緣腐爛剝落,克里斯走上去時躡手躡 腳,生怕太用力會踩破。   他按了幾聲門鈴才有女性回應的聲音,一名矮小的中年婦女來到紗門後,克里斯拿出 附局徽的證件夾給她看,「請問是安德森太太嗎?我是國家調查局的探員哈維,想請教一 些令郎的事。」   安德森太太皺著眉心點頭,「還有什麼事?」   「我們懷疑令郎可能與另一位死者有關。他們都是在馬努坦加湖溺死的。」    「誰?」   「昆特‧貝格姆。」   「沒聽過。」她搖頭。   「令郎的遺物你們已經都領回去了,可以再讓我看看嗎?」   「都在後面。」她往左方甩一下下巴。   「後面?」   「他的露營車裡。」   安德森太太似乎不想讓他們進屋裡,帶他們從外面繞過老舊的房子到不算寬敞的後院 。生鏽的烤肉架、腳踏車、割草機和一堆雜物亂七八糟地堆放在屋簷下,一輛像中型箱型 貨車的露營車停放在露天的空間。   克里斯走到車頭,往擋風玻璃裡面探頭看了看,「他住露營車裡?」   「他喜歡自由,一邊打工一邊旅行。」安德森太太說。   這輛小露營車的內部空間非常狹窄,有簡單的流理台、衛浴、櫃子和單人桌椅,駕駛 座頂上往後方延伸的一段空間是床舖,看起來成年人只能用爬的進去,甚至無法坐在床上 。   「可以進去看一看嗎?」克里斯問。   始終板著臉的安德森太太點頭,藍斯也順便跟著上車,兩個大男人進去之後,幾乎連 轉身都稍嫌擁擠。   「他都開去哪裡?」藍斯問道。   「到處去,他偶爾會寄明信片回來,還去過西岸。」想到以往,安德森太太的表情變 得很哀傷。   「之前去過馬努坦加湖嗎?」克里斯問。里維的朋友說行程是他安排的,他會把他們 帶去不能露營的地點,很可能是他之前曾經開露營車去過。   「我不確定。」她搖頭。   克里斯從廚櫃的抽屜找到一台筆記型電腦,詢問安德森太太:「我可以打開來看看嗎 ?」   安德森太太起初想拒絕,但想想對方是調查局,她不想惹麻煩,只好點頭。   筆電的電池已經沒電,克里斯請安德森太太帶他們從後門進入廚房。不寬敞的廚房裡 ,鍋碗瓢盆堆得到處都是,她收拾了調理台上的雜物才有地方放筆電。這或許是安德森太 太之前沒讓他們進來的原因。   克里斯好不容易才找到插滿插頭的延長插座,請安德森太太拔掉其中之一後,插上筆 電插頭。   看著眼前這兩名盯著小筆電螢幕的年輕執法人員,安德森太太不解地問道:「我兒子 不是意外死亡嗎?」   「可能不是。」開口的是藍斯,「令郎是游泳好手嗎?」   「我給他學了,但也只會最簡單的自由式,大概連游一百公尺都有困難。不過我也沒 有要他去比賽,只要求他玩水時別溺死就好。」   結果還是溺死了。傷心的母親沉重地嘆氣自語。   「酒量好嗎?」   「大約喝一罐350c.c的啤酒就開始胡言亂語了。」   藍斯小聲對克里斯解釋:「血液酒精濃度10 mg/dl 大約是呼氣濃度0.05 mg/L,一般 來說若是濃度百分之五的啤酒,要喝到將近1000 c.c.的量,不過或許睡前喝的沒代謝掉 ,也要算進去,不見得全是溺死前剛喝的。」   「喝一罐就會胡言亂語,喝1000 c.c.……」克里斯思索著。   「應該連走直線都有困難吧?就算溺死,也不該跑到那麼遠。」   「漂過去的呢?」   「那要查當晚的風速了。一公里應該還是太遠。」   筆電裡沒有太多東西,最多的是照片資料夾,克里斯點開來看,確實也有馬努坦加湖 的照片,日期顯示是三個多月前。   三個多月前,差不多是疑似安潔琳失蹤的那段時間。   「令郎有提過他在馬努坦加湖看到什麼不尋常的事嗎?」克里斯問安德森太太。   她想了想,搖頭。   「有寄明信片嗎?」   安德森太太離開一會兒,帶著一個餅乾鐵盒回來,裡面是十幾張明信片,她拿起來找 一找,抽出一張給藍斯。   兩人靠近彼此,看著明信片上凌亂的字跡。   距離拉近的緣故,淡淡的車內芳香劑的香甜味飄進克里斯的鼻子裡,混著一絲男性的 體味。並沒有藍斯所說的怪味啊,克里斯不經意地想著,然後才把注意力放在明信片上 。   明信片上說東西很貴,露營區也很貴,但他找到免費的好地方。半夜還有人釣魚、划 船,釣魚也就算了,半夜划船什麼都看不到,他想不透有什麼樂趣?   半夜釣魚的人可能是昆特。不過除了昆特,還有人在半夜划船?   克里斯點開馬努坦加湖的照片資料夾,裡面有三張一片黑的照片,畫面不但黑,而且 還有些模糊,但儘管如此,還是看得出是從遠處拍的照片。   照片中有個物體,可以猜測或許就是里維在明信片上說過的划船的人,但太模糊了, 無法確定。   「那裡應該沒有二十四小時的租船公司吧?」藍斯道。   「我去那裡再問問警方,有誰和昆特一樣喜歡半夜遊湖。」克里斯在小記事本上寫下 問題,問安德森太太道:「這三張照片可以讓我下載嗎?」   安德森太太再度蹙眉,猶豫之後勉為其難點頭。   克里斯將照片傳入手機,再傳給影像分析師愛琳,請她盡可能調整清楚照片的影像。   兩人道謝臨走前,安德森太太又問:「里維的事不是意外嗎?」   「很抱歉,我現在無法給出答覆。但確實有疑點,我們會查清楚。」克里斯提出官方 回答。   車子離開那幢小屋子,藍斯好奇地問道:「你為什麼那麼在意那三張照片?」   「你大概也沒看到吧?」克里斯看著手機中的照片,「第一張照片,背景的森林像一 張臉。」   藍斯驚訝地挑眉,隨即笑道:「該不會只是陰影碰巧形成的?」   「那三張照片角度相同、距離相同,可是只有第一張照片有臉。」克里斯滑著手機畫 面,交互看兩張照片,「我拿回去給巴頓看看。」   為了開回自己的車,他們先回到鑑識中心的停車場,藍斯問道:「你的車在哪裡?我 也想看看貝列斯的指紋。」   「還不知道有沒有咧。」   按照克里斯說的車位號碼,藍斯找到克里斯的藍色福斯,並順便停在旁邊的空位,克 里斯下車走到自己的車後方,後擋風玻璃上面與下方果然都是粉,而且粉末不只一種顏色 ,有橘色、紅色和黑色,表示羅莎和她的小夥伴弄了老半天。   他們的努力是有結果的,擋風玻璃上有兩個淡淡的黑粉手印,像曾有個小孩趴在上面 。   藍斯推了推眼鏡,小心翼翼地靠近看,「是這個嗎?好小。」   「當時牠看起來是個小女孩。」克里斯道。   「所以真的是這個?」藍斯的語氣有些興奮。   「只是……看起來就只像是普通的小孩手印而已。」克里斯有點失望。做這種指紋檔 案有意義嗎?還把他的車弄得這麼髒。   「這倒是,看起來一點也不特別。」藍斯好奇問道:「貝列斯,是那個傳說中脾氣很 壞的惡魔丘比特嗎?」   「照巴爾的說法,應該是。」   「那就是有人暗戀你,想讓你愛上她。」藍斯用興味盎然的眼神看他,「你心裡有底 嗎?」   克里斯攤手搖頭,「不知道。不過用這種方式得來的愛情會好嗎?而且貝列斯不會白 白服務,一定會要求代價。」   「我最近會多注意你,看你有沒有和哪個人走得特別近,你就得小心──」   藍斯說到一半停住,沉思起來。克里斯問道:「怎麼?你有懷疑名單?」   「那個巴爾是目前最可疑的人。」   「應該不是,巴爾說他把貝列斯打跑。」   「真的嗎?」藍斯用詢問的目光看他,「你看到他打貝列斯嗎?說不定他是騙你的? 」   克里斯回答不出來,那確實只是巴爾的一面之詞。   「可是……他要我看到貝列斯,就盡量電死牠。」克里斯回想著,「所以應該不是他 ……吧?」   藍斯不置可否地挑了眉毛,「那就再看看有沒有人刻意接近你吧。」   告別藍斯回到調查局,辦公室裡只有凱特和羅莎,男同事都不在,巴頓也是。   羅莎一看到他就興奮道:「採到指紋了!」   「我知道。」克里斯沒什麼興趣,「可是看起來只像個普通小孩的手印。有特別的地 方嗎?」   「你幹嘛和諾瓦克說一樣的話。」羅莎的興致並沒被澆熄,「指紋檔案都是備而不用 的啊,下次再採到不明指紋,就可以知道是貝列斯啦!」   「克里斯車上的也必須真的是貝列斯的指紋才行。」凱特揶揄她。   克里斯中止指紋的話題,對凱特道:「我有三張照片,其中一張有個臉孔,妳來看一 看。」   凱特是他們之中靈感最強的,克里斯想知道她能不能從照片得到其他感應。   「哪裡有臉?」羅莎反覆看著三張照片。   「這裡。」克里斯點出第一張,用滑鼠游標圈出一片黑暗的背景中顯露出來的臉孔, 「眼睛、鼻子、嘴巴……像是個女人。」   凱特分別仔細凝視那三張照片,她是從裡面看出了一些情況,但是和克里斯所指出的 不一樣。   凱特細瘦的食指指著螢幕上疑似小船與人的黑影,「這裡……有死人。」   「死人?」克里斯與羅莎都吃了一驚。   「死人不會駕船,所以是有個活人和死人一起搭船。」凱特推測。   「棄屍嗎?」克里斯更靠近螢幕想看清楚,可是在他眼裡依舊只是一團黑,「我也傳 給愛琳,不知道她能不能把影像弄得清楚一點。」   如果沒有實際的證據,凱特感應到的事只是虛無的猜測。   「去打撈呢?」羅莎提議。   克里斯搖頭,「那個湖很大,如果真的是棄屍,就算準確知道當時的位置在哪兒、 屍體也還沒泡爛,現在應該也漂到其他地方了。」   「非也。屍體沒浮起來,對吧?那表示牠綁了重物。」羅莎分析道:「只要知道那個 黑影的位置,說不定還在那下面!」   「難說,馬努坦加湖的水溫很低,也可能只是還沒分解才沒浮起來。」凱特說。   「也是可以試試看,只是要先知道位置。」克里斯環抱胸口,看著周遭一片漆黑的照 片,「等我到現場再看看。」   凱特歪頭看著克里斯說的照片,「可是真奇怪,我怎麼看不到你說的臉。」   「看不出來嗎?在這裡啊。」克里斯又用游標圈一次。   「該不會只是陰影造成的錯覺吧?」羅莎開玩笑道。   「怎麼連妳也這麼說。」克里斯苦笑。   凱特皺起眉心瞇起眼睛,努力感應,仍舊徒勞無功。她攤了攤手,「我感覺不到。你 傳給巴頓看看?」   「他們還沒找到沙人?」克里斯滑著手機,把照片附進電子郵件。   「沙人那麼小,很難找吧?」羅莎看一眼螢幕右下方的時間,急忙跳起來跑回自己的 座位,「糟了!我和德約里歐約好要練習……都是貝列斯花我那麼多時間!」   德約里歐是超自然科學調查部的部長──皮耶‧德約里歐,一位高瘦的中年男子,他 時常面無表情,有一股高深莫測的魔法師一般的氛圍,雖然為人不會很嚴厲,不過也因為 他很少出現,總覺得不易親近,與身材不高又中年發福、充滿親切感的巴頓截然不同。羅 莎指的「練習」應該是她個人的特殊能力,克里斯的放電能力也是皮耶引導出來的。   「咦?可是皮耶不是臨時去北區總部嗎?巴頓有發信通知喔。」凱特提醒她。   剛寄完信的克里斯也看到了,「對,我也有收到。」   「我還沒看信箱嘛。」羅莎呼一口氣,笑著比一個YA,「那今天沒事了,可以準時 下班!」   「真好,我要回去收行李。」克里斯檢查信件,不忘抱怨:「還得清一清車上那堆粉 。」   「你開車的時候,風吹一吹就不見了啦!」羅莎道。   「最好是。」克里斯不以為然。   「你要去馬努坦加湖渡假,很棒啊。」凱特嚮往地說。   「才不是渡假。」克里斯苦笑。   「那裡現在好像很冷,搞不好會下雪。半夜等湖妖的時候小心別感冒了。」   「下雪喔……」   下雪會讓調查工作變得麻煩,克里斯一點都不期待,而且他還得煩惱巴爾該穿什麼外 套才好,那件二手的紅色鋪棉外套在深山裡肯定不夠保暖。      藍色福斯奔馳在高速公路上時,黑夜早已降臨,即使路況不錯,開到山區所在的L市 也晚了,克里斯想先去警局看一看之前的檔案,所以明天才能上山。   起初巴爾很開心,看起來好像要遠足的小孩,不過一直坐在車上,沒多久他就無聊了 。   「好遠喔。還要多久?」他懶懶地斜靠著車門,「我餓了。」   「出發之前不是才吃過漢堡和熱狗堡嗎?」克里斯覺得巴爾的胃口好像愈來愈大,幸 好他有準備,「你打開前面的置物箱,裡面有餅乾。」   裡面有蘇打餅乾和起士夾心餅乾,可惜兩種巴爾都不愛,對起士夾心餅乾更是厭惡。   「這什麼鬼東西?嗚啊……」感到噁心的巴爾伸長舌頭,上面還有一些餅乾渣,「都 黏在我的舌頭上了!」   他大灌幾口水,克里斯抱歉地道:「我以為你喜歡起士。」   「這不是起士啊,是用什麼怪東西弄出來的吧?」   這種餅乾多半是用人工添加物調出起士濃厚的味道,巴爾竟然吃得出來,克里斯很驚 訝,「你的舌頭真敏銳。還是該說真挑?」   所以巴爾沒吃過人工添加物?這更加深克里斯之前認為巴爾是有錢人的想法。   「對了,貝列斯後來沒再去煩你吧?」巴爾提起這個話題。   「喔,對,貝列斯。」克里斯對這件事也有疑問,「你怎麼知道那個女孩是貝列斯? 牠說的?」   「『牠』,哈哈哈!」巴爾不知為何覺得這個第三人稱很好笑,「對喔,你們都叫惡 魔是『牠』。『牠』最近喜歡用小女孩的模樣出現,人們對小女孩沒有戒心。」   「所以貝列斯也會變成其他模樣?」   「會啊,神和惡魔都有各種樣貌。貝列斯以前流傳下來的模樣,好像是個羊角的騎士 ?」   「那你怎麼知道那女孩就是貝列斯?」   「一看就知道啊,就像我一看到你就知道你是克里斯。」巴爾說得理所當然。   「我又不會變臉。」克里斯蹙眉,「所以,是你自己以為牠是貝列斯?」   「什麼自己以為,牠就是啊。」巴爾不滿克里斯的說法。   巴爾認為自己不會認錯,但也有可能那根本不是貝列斯。克里斯沒打算和他爭辯,自 己在心中下了這個結論。   「那個『貝列斯』為什麼找我們?」   巴爾搖頭晃腦,「不知道。」   「那你幹嘛打牠?」   「沒事跑出來,不就是欠打嗎?誰知道牠打算做什麼。」   好暴力啊這小子。克里斯無奈笑道:「不要隨便打惡魔鬼怪,不知道牠們的力量有多 大,萬一出事就不好了。」   「不會有事啦!」   看巴爾自信滿滿的笑臉,克里斯只能叮嚀他:「別得意忘形了。」      到L市已經很晚了,克里斯只能先找個地方投宿,第二天再自己單獨到警局。   之前的調查報告都已經全部交給調查局了,之前負責的刑事隊長也沒有其他事可以再 告訴克里斯,頂多就是在觀光地圖上標出當時安德森露營的地點,以及發現兩人屍體的位 置。   「你認為,里維‧安德森的屍體可能是乘著水流漂過去的嗎?」克里斯問。   「就算漂也不會漂很遠,頂多移動十幾公尺吧?那裡不像海上會有大風浪。」   「醉了還能游一公里是挺厲害的。」   「他辦到了。」   「關於女孩的歌聲,怎麼知道是湖上傳來的?」   「因為溺死了兩個人,以訛傳訛吧。」   「安潔琳‧埃格的案子有進展嗎?」   「如你所見,沒有。」   克里斯覺得這個隊長不是很想理他,於是改為詢問當時在山上值勤的員警,只是得到 的內容和報告內容相去不遠,一樣沒有新的發現。   「當時你有去湖邊等歌聲出現嗎?」克里斯問。   「有。」大肚腩卡在皮帶上的中年員警答。   「結果呢?」   「報告上不是寫了嗎?」員警的語氣有點不耐煩。   「沒聽到嗎?可是很多當地人說有。」   「他們聽錯了,或者是哪一家音樂開太大聲吧!」   克里斯又找另一名當時一起值勤的年輕員警,這個員警小心翼翼地注意左右,然後小 聲道:「哈維探員,其實我有聽到。」   「什麼?」克里斯也壓低聲音。   「歌聲。我還看到湖上有藍色的光,淡淡的。」員警怕被別人發現他們在講悄悄話, 說得很快,「局長說不可以講,要說沒事、什麼都沒有,免得引起恐慌。」   「可以告訴我藍光的位置嗎?」克里斯打開剛才隊長給他的地圖。   「天很黑,我不太確定。」   員警的手指先指著岸邊一處,那裡是他們之前徹夜守候的地點,接著憑印象將手指往 北北東方向滑出去,「這個方位吧?」   從那個方位延伸出去的線,會經過安德森與貝格姆溺水地點附近。   那兩人果然是被某種東西吸引過去的。克里斯心想。   「謝謝。」他收起地圖,拍了拍年輕員警的肩。   走出警局,克里斯呼出沉悶的氣。另外租渡假小屋果然是正確的決定,要是分駐所的 員警也這麼不歡迎他,住起來肯定痛苦。      推開小咖啡店的黑鋁框落地玻璃門,克里斯走向坐在窗邊的巴爾,巴爾面前只剩一杯 熱奶茶,他離開前點的火雞肉三明治早已不見蹤影。   明明早上吃過飯店的自助早餐,克里斯還記得巴爾解決兩大盤用一堆培根、火腿、荷 包蛋、炒蛋與香腸疊成的小山,所以他還以為火雞肉三明治會剩下,沒想到又被掃得一乾 二淨。   克里斯坐下點了一杯熱咖啡,對巴爾道:「我打算吃過午餐再上山,你還吃得下嗎? 」   「沒問題。」巴爾笑嘻嘻地說:「我想吃牛排!」   「好。」克里斯啜飲一口剛送上來的黑咖啡,看看手錶,「那再坐一下,餐廳應該還 沒開。」   巴爾注視著克里斯的臉,克里斯用詢問的眼神看他。   「你的心情不太好,他們對你不好嗎?」巴爾難得用鄭重的語氣說話。   克里斯不否認,「常有的事。我們接手,就表示他們辦事不力,女孩失蹤三個月還沒 下文,那兩件溺水意外也有草草結案之嫌……總之對他們來說,我來就是找碴,當然不受 歡迎。」   巴爾不高興地皺起眉心,「他們想讓你也查不到原因嗎?」   克里斯挑了眉毛,不置可否。真相有時對某些人不重要,只要有個交代就行了。   「不過這次明明巴頓說是他們局長請我們來看看的……」克里斯一邊喝咖啡,一邊自 言自語似地喃喃道。   「那就跟他們局長投訴!」巴爾還是忿忿不平。   「算了。」   克里斯拿出手機檢查郵件,看到凱特寄來的文件檔。他昨晚臨時請她幫忙找資料,是 關於馬爾科‧埃格所領養的孩子,以及埃格太太的就醫記錄。   埃格在十一年前領養了當年六歲的安潔琳,隔七個月領養五歲的卡莉娜,兩人都有輕 度智能障礙,埃格因此讓她們在家自學;五年前領養的九歲與八歲兩個男孩,有中度智能 障礙,也一樣在家自學。   看起來埃格是個好人,領養的都是一般家庭不太考慮的智障兒,可是也令人起疑,因 為很少有人會全部領養智障兒。   男孩們從在育幼院時就有心智科的就醫記錄,兩個大女孩是領養後才由埃格帶去看醫 生。最小的兩個女孩尚未診斷,而且也不是育幼院的院童,一個是埃格在湖邊的竹籃裡發 現的,一個是被遺棄在別墅門前,送往醫院檢查過後,他就辦理了收養手續。   看到這裡,克里斯也不禁認為埃格真是個慈悲的實業家。   妻子莎莉‧埃格的健康狀況原本很普通,七年前時常出現嘔吐、腹瀉、手腳無力的症 狀,就診四個月之後,醫療記錄就中斷了。   照埃格不信任警方的情況,他也可能不信任醫院,自己找了某個高明的醫生私下為妻 子看診。不過就貝蒂‧貝格姆所言,莎莉似乎一直臥病在床,足不出戶,可見那些醫生也 沒有多高明。   巴爾見他看手機看得專心,好奇問道:「你在看什麼?」   「這次還要找一個失蹤的女孩。不過已經三個多月了,如果她不是已經離開那裡,就 凶多吉少。」   「可能也被湖妖溺死在湖裡了嗎?」   也是有這個可能,不過克里斯忽然想起凱特說她在照片中感應到死人,羅莎還說是不 是棄屍。   那是三個多月前,安德森偶然間在半夜拍到的照片。   說不定那真是棄屍,有人殺了安潔琳,趁月黑風高,悄悄划小船到湖上棄屍,可能屍 體上綁了重物才沒浮起來。事後兇手發現被安德森撞見,所以也一樣殺了他,棄屍湖上。   這個情節乍看來很合理,可是那麼黑的夜晚,兇手就算知道有人看到他棄屍,怎麼會 知道是安德森?又怎麼會知道他會再去同一個地點露營?而且第二次安德森還有兩個朋友 作陪,怎麼沒有殺錯人?   而且過了一個多月事情還沒爆開,表示安德森並沒看清楚兇手在做什麼事,與其冒險 殺人,兇手還是可以靜觀其變。   還有貝格姆呢?也是因為看到兇手棄屍而遭毒手嗎?還是看到兇手殺安德森?或者根 本他就是兇手,去察看安潔琳棄屍地點狀況時發生意外……   貝格姆和埃格家的關係很好,確實很有機會接近安潔琳。可是一個七十幾歲的老人, 是以什麼動機與方法殺害輕度智障的十七歲女孩,還有二十五歲的成年男子里維‧安德森 ?   克里斯在小記事本上寫下昆特‧貝格姆的名字。本來他的嫌犯名單只有馬爾科‧埃格 與自稱安潔琳男友的貝洛‧奧拉,這下嫌犯又多了一人,必要時他得去看看貝格姆在山上 的住家。   克里斯思考到一個段落,一回神就看到對面的巴爾雙手撐著下巴,笑盈盈看著他,好 像在欣賞他的模樣。   克里斯被他看得有點不好意思,問道:「怎麼了?」   「你專注的表情好好看。」巴爾不加掩飾地說出內心話。   這句話說得太直接,克里斯不知該怎麼回應,索性一口氣喝完剩下的咖啡,收起手機 站起來,「走吧,去吃牛排。」 -待續- -- 匿名意見箱~ https://reurl.cc/ynK3Oq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4.45.180.242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617889277.A.D24.html
1Fukiru: 越來越覺得巴爾可能是貝爾則步了~ 04/08 23:09
2Fcae724: 啊嘶越看越可怕QAQ 04/09 01:53
3FGAMBA: 一口氣追到這邊~ 好好看~ 04/09 12:02
謝謝推文~(ノ>ω<)ノ 知道有人在看真開心!。:.゚ヽ(*′∀`)ノ゚.:。
4Fnocturnetear: 一口氣追到這邊+1 很期待後續! 04/10 05:28
全文已經完稿,目前是修稿階段 所以會維持日更 還請繼續支持~謝謝!^O^ ※ 編輯: IamHoney (114.45.180.242 臺灣), 04/10/2021 08:44:05

bb-love 最新熱門文章

20 [週一] 禁忌AA 薄暮(限)
21 bb-love 2021-04-15 23:19
29 [自創] 爸爸的秘密 微限
29 bb-love 2021-04-14 22:59
17 [自創] 無人等候 09
21 bb-love 2021-04-11 19:01

最新文章

[Holo] 露娜科技!?
c_chat 2021-04-21 16: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