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 死神醫生 Case5 動心的死神2

看板 Bb-Love
作者
時間
留言 0則留言,0人參與討論
推噓 0  ( 0推 0噓 0→ )
黎朝陽說他要暫時回天山一趟,歸期未定,天上一天人間一年,所以他留了一隻白蛇陪我 。 那隻蛇化成了手鐲纏在了我的右手上,我雖然不是很明白他真正的目的到底是什麼,不過 不知道為什麼,我相信他不會害我,於是我也欣然接受。 我聽黎朝陽說,那天我對付的羅剎並不是天山逃走的那個,只是一個小嘍囉,什麼都不知 道,抓回去也審判不出結果來,再加上逃走的那個羅剎擁有強大的法力,當初和烏樞沙摩 明王戰的幾乎是不相上下,最後還是讓他逃了。 如果到時真的要生擒他,可能得請不動明王出馬。 而他這次回去天山的目的,就是要想辦法和其他幾位勸說不動明王,因為聽說他為了一個 人類留在凡間,沒有回天山的打算。 黎朝陽消失一周後,我一如既往的繼續我的工作,雖然他不在的時候沒有人煩我,但世界 突然變的好安靜,我竟莫名的感受到些許的孤寂。 三百年過去了,這是我第一次感覺到有人陪好像也不是件壞事。 白天的我是醫生,晚上的我就是死神,我負責聽從判官的命令勾引亡魂,這是我的工作所 在,也是我三百年來一直在做的事,這三百年來我歷經了歷史的更迭,一路走來孤身一人 ,其實我並不後悔,畢竟如果不是現在的閻王,我早就被打入十八層地獄永世不得超生。 生前的我是個大夫,也就是現在俗稱的醫生,一輩子懸壼濟世幫助過不少人,卻因為被陷 害而枉死,死後我徘徊在凡間,陽壽未盡的我無法到地府報到,只能在人世間四處留連。 我記得有一天我來到了荒郊野外,遠處傳來的光芒讓我忍不住前去一探究竟,就在那個時 候我看到了兩個對打的身影,其中一名明顯屈於下位,眼見對方手裡的劍要刺進另一抹身 影,我想都沒想就衝向前去當在他的面前,就在那個時候光芒突然消失,劍在我眼前停了 下來,沒有如我所想的貫穿了我。 「為什麼這裡會有孤魂野鬼?」持劍的身影開口,口吻有著掩不去的威嚴。 「抓去找奣問個仔細。」 我還沒有意識過來就失去了意識,等到我再度醒來人已經在閻羅殿上,閻王感念我生前積 了不少德,讓我去修行並歸列仙班,於是便開啟了我的死神生涯。 在地府工作的日子我看了不少,當初如果我沒有被派去修行,也許現在我就不會站在這裡 了。 其實死神的工作很枯燥,但三百年來我堅持了下來,或許是我心早就沒有任何的掛礙,才 會心如止水,變的有些麻木不仁。 我坐在醫院的中庭裡,看著右手上的白蛇手金鐲,忍不住伸手戳了一下。 我有耳聞蛇是軍荼利明王身上的裝飾品,但他本人其實也將蛇視為他的好伙伴,自古以來 白蛇一直被視為守護的象徵,牠們有靈性且深闇法力,聽說軍荼利明王當初修行時保護他 的就是一隻大白蛇。 而如今,對他來說重要的守護者就這麼的纏在了我的手上,該說他是心大呢還是太看得起 我了? 我不是傻子,自然明白黎朝陽對我的感覺,即使如此我還是有些擔心,或許他只是一時興 趣,畢竟在我的記憶裡從來沒有和他打過照面,他為什麼會喜歡我? 「唉……」嘆氣的人不是我,而是我身邊的白影。 「鬾,你可不可以不要不聲不息的就出現?」我沒好氣地對天一翻白眼。 「夜夜,你怎麼寄身人類膽也跟人類一樣小?」白影逐漸清晰,現出了他原本的樣子。 「我只是心有旁騖。」不想承認自己內心在想黎朝陽,我將話題給帶了開來,「有什麼事 要交待嗎?最近應該沒我的事吧。」 鬾是判官,就現代人的用詞算是我的直屬上司,平常不太會出現在凡間,有時候他會直接 派魘來找我,我都不記得上次見到他是什麼時候的事了。 「哇!夜夜你真絕情啊,我們那麼久沒見面了,不跟我話個家常嗎?我好傷心啊。」 我雙手環胸,有些冷漠地看著他那浮誇的演技,淡淡地開口。 「我走了,你慢慢在這裡自怨自艾吧。」 「欸等等,你有看到魘嗎?」 終於願意說出自己的目的了嗎?我嘴角勾起一抹弧度,轉身看向他。 「他的行蹤向來很來捉摸,再說我也無權過問他要去哪裡啊?」魘算是我的同事,但一直 以來都是孤身一人,他不太擅長和別人打交道,不像我偶爾會去地府跟同僚喝茶嗑瓜子。 比起我,魘更像浪跡天涯的孤狼。 「上次把那個羅剎押回去後,他就拒絕和我對談生死簿以外的事了。」 鬾的臉有著沮喪,他的輩份雖然比我和魘都還要來的大,但個性就像個長不大的孩子一般 ,不管喜怒哀樂總是很容易就展現在臉上,他在地府裡活的更像是人。 身為判官本不該有人類的思緒,但鬾很聰明,懂得在人與鬼之間做出區別,因此閻王也就 任由他去,至少他從來沒有出過差錯。 「這麼說來……我似乎看到黎朝陽跟魘說了什麼……」那天被他困在白光裡無法仔細聽到 他兩的對話,只看到黎朝陽低頭在魘的耳邊說了一些話,我可以看出魘的眼神裡閃過一抹 複雜,但很快就消失不見。 魘和鬾相反,他的臉上永遠都只有一號表情,雖然他長的很好看,可以稱得上是美男子的 等級,但天生散發出的冰冷氣息讓人不敢接近,再加上他話少,地府裡大概也只有鬾能和 他自在的相處了。 看來黎朝陽是讓魘失常的關鍵人物。 「軍荼利明王聽說回天山去了。」 「嗯,我不知道他會去多久,你等他回來再問他吧。」我下意識看向白蛇手鐲說道。 「夜夜,你怎麼好像變了。」 「變了?哪裡變了?」我不解地看向鬾。 「變的……願意接納別人了。」鬾直視我的雙眼,我被他盯的有些不太自在,「你真的接 受了軍荼利明王?」 「我不懂你在說什麼。」拒絕承認被他看透了自己的內心,我別過頭去,「我和他,本來 就不可能,再說了,也不適合。」 「哈哈哈哈哈……」鬾大笑出聲,他的這個舉動有些惹惱了我。 「你笑什麼?!」 「笑你傻,你還真的什麼都不知道。」他搖搖頭,擦去眼角笑出來的眼淚,「不過也不意 外啦,因為你從來沒想過這樣的事。」 鬾說的沒錯,我沒有經歷過戀愛,在生前為人的時候我滿腦子只想著救人,連婚都還沒有 結就被陷害了,從來沒有接觸過名為愛的感情,又要怎麼去正視自己愛人的心? 「夜夜,為了報答你透露重要的訊息給我,我也決定投桃報李,其實明王早在五百年前就 認識你了,只是你一直不知道而已。」 「五百年前?」我修行前的事? 「等他回來,你可以試著問問看他……肯定很好玩,到時別忘了喊我看戲啊。」 鬾離開之後,我眉頭深鎖,在腦海中搜尋著五百年前的回憶。 然而讓我失望的是,我記憶裡完全沒有黎朝陽的存在。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73.155.55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620186401.A.B0C.html

bb-love 最新熱門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