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 死神醫生 Case6 嗑瓜子的上司

看板 Bb-Love
時間
留言 0則留言,0人參與討論
推噓 0  ( 0推 0噓 0→ )
死神醫生 Case6 嗑瓜子的上司 我有時候覺得,也許黎朝陽要考慮改姓賴。 他自從天山回來之後,就給我看他手臂上的傷口,我必須承認那傷口很深,但依他的法力 ,不可能治癒不了,而他也老實地說他是故意留回來讓我看會不會心疼他的。 我簡直想呼他一巴掌。 說真的,我並沒有那麼冷血,提魂只是我的工作,也許看透了人世間的分分合合,該有的 情緒都已麻木,原本以為平靜的心湖不會再泛起漣漪時,黎朝陽出現了。 鬾的話在我腦海裡徘徊不去,我真的不記得五百年前我曾經和黎朝陽碰過面。 「你在想什麼?」 一道男聲突然出現嚇了我一跳,我看向來者,沒好氣地對天一翻白眼。 「關你什麼事?」面前的來者,就是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對象。 「你的事就是我的事。」黎朝陽笑笑地說。 「油腔滑調。」但其實,我並不討厭,也許是我孤單太久了,開始眷戀起有人關心我的感 覺。 「所以你在想什麼?」他不死心地繼續開口。 「想你……」我巧笑倩兮地說道,「怎麼還不讓路?」 他臉上的表情由一開始的興奮到後來的失落,那變化之速度足以媲美翻書。 「太絕情了,你不能心疼我一下嗎?」 「為什麼要?」 「因為……我是這個世上唯一一個理解你的人。」 「謝謝,微臣惶恐。」不想再跟他浪費時間,我越過他準備要離開,不一會他立刻追了上 來,摟住了我的肩。 「對了,奣讓我捎話給你。」 「什麼話?」奣是我的頂頭上司,也就是掌管閻羅殿的第六殿閻王,他和黎朝陽好像認識 很久了,兩人的私交一直很好。 「他說,我會永遠對你好,讓你快點接受我。」他湊在我耳邊小聲地說道。 聞言,我停下了腳步,看著他深吸了一口氣。 「黎朝陽,我很認真的問你一個問題。」 「請說。」 「我到底是哪點吸引你?你說,我會改。」 他先是明顯一愣,接著大笑出聲。 「這是你改也改不了的魅力,既然是本能反應,何必要改?」 「你是M嗎?」 「我不是,本王是很有原則的,五百年過去了,從沒改變過。」 說到五百年,鬾好像也提過這個數字,但我怎麼對他一點印象都沒有?黎朝陽長的這麼帥 氣,如果看過的話應該不太可能會忘記才是。 「你為什麼要等我五百年?」我修行了兩百年,當了死神三百年,這中間他有大把的時間 可以追求我,為什麼要等到這個時候才來糾纏我? 「因為月老說的,讓我等你五百年。」 我張大了嘴,簡直不敢相信自己所聽到的,我不知道月老他老人家的業務範圍除了人類外 還管到仙班來。 「嘛……我們家的老大也占了一大部份的原因,不過我可以是聽從月老的話等了你五百年 了,他說你五百年後會心動,到時我就有機會追求你了。」 正當我還想說些什麼時,一名護理師走了過來。 「黎醫師,這是後天手術室的病患資料,還有一些問題主治醫希望跟你討論一下。」 「我知道了,等下就去。」黎朝陽接下了資料,向我眨了眨眼,「夜醫生,晚上見。」 看著他和護理師離去的背影,我不由得握緊了筆,不知道為什麼心裡有一陣莫名的酸澀。 搖搖頭,想甩去那不適的感覺,我走向了自己的門診室,開始我接下來半天的工作。 ** 我跟著黎朝陽來到了市中心的日式料理餐廳,在服務人員的帶領之下,走進了其中一間包 廂,裡頭已經坐了一個西裝筆挺的男子。 「你好,好久不見。」西裝男子看到我露出一抹笑意。 「都已經快要一千歲了,不要這麼幼稚。」我在他對面坐了下來,待服務人員離開後,沒 好氣地開口。 「請你解釋為多禮。」他對我的嘲諷不以為意。 「我還多福多壽咧。」 西裝男子就是我的頂頭上司奣,他和上一代的閻王不同,喜歡西裝Look,梳好頭髮戴上了 粗框眼鏡,跟現代人完全沒什麼兩樣。 「軍荼利還沒把你拿下嗎?」他看向坐在我身邊的黎朝陽,托著腮慵懶地問道。 「我距離成功只差一步。」黎朝陽回答的很有自信。 不想理會他們兩人你一言我一語,我在喚來服務生點完餐後,喝起了我的茶。 奣偶爾會到凡間走動,美其名是視察,其實只是來看他的屬下有什麼八卦可以嗑,如果被 世人知道現在的地府最高領導其實很愛聊八卦,大概會跌碎不少人的眼鏡吧。 老實說我覺得奣這樣的上司挺好相處的,隨和又不會擺架子,唯一的缺點就是太愛吃瓜。 「你們家不動明王怎麼樣?要回天山了嗎?」奣像是想起什麼似的開口。 「烏樞問過了,說是近期沒打算。」黎朝陽替我的空杯子再倒了茶,也給自己倒上一杯。 「惡……不好處理啊,你上次不被他打傷了?」 我聞言明顯一愣,原來他是真的受了重傷? 惡是從天山逃走的羅剎,聽說他是原本的不動明王,但因為觸犯天條被佛祖關在天山的地 牢裡,在這段期間他走向歪路墮入羅剎道成為了滿腦子只想著復仇的羅剎,在不動明王不 在天山的這段期間伺機逃逸。 不動明王原本被佛祖派到凡間要對付惡,但不知道為什麼他就這樣直接留在凡間沒有再回 天山,其他四大明王們達成了共識,不推選任何一位接管不動明王的位子,要一起再將惡 抓回天牢。 只是隨著時間一點一滴的消逝,傳聞惡暗地裡成立了自己的組織,如果再不儘快將他抓出 來,事情會越來越棘手。 「傷痕是男人的勳章!」 我看出了黎朝陽是故意這麼說的,因為我捕捉到了他向奣示意的眼神,在那之後奣就閉上 了嘴巴。 「為什麼不動明王不回天山?難道他不知道事態緊急嗎?」我忍不住問道,在我知道惡這 個羅刹居然強大到可以傷了黎朝陽,內心閃過了一絲的焦急。 黎朝陽和奣在聞言後,相視了一眼。 「因為不動負責的是凡間,他的範圍比起其他的明王都還要來的多,而我除了幫他分擔一 些事情外還要負責蒐集情報,所以我也一起下來凡間。」黎朝陽邊解釋邊湊向我的臉,「 提燈,你在擔心我嗎?」 「到底是哪來的自信讓你可以這麼的誤以為?」我嫌棄地推開他的臉,往旁邊移了兩個位 置。 我不想承認的是,當近距離看到他的臉時,我心跳的很快。 「我的傷口真的挺痛的。」他拉高了自己的衣袖,露出那個還沒完全好的傷口。 「這是小意思,對你來說。」 就在這個時候,服務人員送來了菜打斷了我們之間的對談,待他們離開後,奣拿起了筷子 ,臉上有掩不去的笑意。 「提燈,真的很不老實呢。」 我不想針對他的話發表意見,只是默默地吃著我的飯。 --

bb-love 最新熱門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