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生] [棋魂] 糸 - 3

看板 Bb-Love
作者
時間
留言 1則留言,1人參與討論
推噓 1  ( 1推 0噓 0→ )
  光亮。   前言   個人解讀不同,OOC有   因劇情發展有重要角色死亡,及原創角色出現   進藤名人一席話止住了後續可能的相關發言。   謝八段趕忙出聲詢問「還有人想提問的嗎」,連續兩回無人舉手後,活動便直接結束 了。   趁著眾人沉浸在方才的憂傷裡,進藤跟伊角微一行禮,跟在工作人員身後離開會場。 一走到安靜處,兩道此起彼落的嘆息聲佔滿走廊,進藤也沒等伊角和青木九段發難,急忙 詢問一旁的工作人員,「所以機票有改成功嗎?九點半那班。」   「有的,電子機票資訊已經轉寄給老師,也叫了計程車,等會就可以直接出發去機場 。」   見進藤立刻打開手機確認信件,一副就要起跑的模樣,訂單號碼、時間、目的地看清 後,他露出笑容,大步起跑,感謝的話聲輕飄飄地落在身後,「謝啦。」   即便年過三十,進藤仍彷若年少說變就變,偶爾像塔矢棋聖.王座.天元,這或許是 兩人過於靠近彼此影響了也不一定。   伊角霎時覺得自己也回到當初替和谷和進藤玩鬧不休的時光,略帶歉意地和在場棋院 人士致意,才離開現場回房速速整理行李。   人生總有幾件事能使人不知所措,生老病死、戀愛、婚姻亦是,對伊角而言或許還有 下錯棋,再度錯失一次晉級的那時。   這種時候雖然內心苦澀孤獨,但作為朋友,伊角希望自己至少能幫上些小忙。   夜幕已垂,看不清雨水大小,只聞外頭聲音淅瀝,接待大廳自動門開開合合,潮濕悶 熱的風一股股地灌入,逼得等待的人們擠在乾爽深處。   幾群明顯剛散場的民眾,遠遠觀望比進藤名人行李收得更快些,正在和和谷傳訊息, 詢問國內狀況如何的伊角九段。   和谷速讀速回:「新聞報得天花亂墜,比當年名人退役還要誇張。」   那塔矢跟名人遺孀呢?   伊角沒來得及問,隨侍一旁等待的工作人員叫喚住拖著行李箱走出電梯的進藤名人, 他順手把手機塞進褲口袋,帶著安慰跟鼓舞輕拍方才還是對手的肩膀。進藤一愣,掛上泛 苦的笑。   兩人在飯店人員和司機的協助下將行李塞入後車箱,才先後上車,遠離背後那一雙雙 好奇的目光。   計程車由南往北貫穿整個臺北市都心,擋風玻璃上的雨刷將水珠刷往兩側車窗,表一 直跳,好似進藤急促的心跳,整個人散發著焦慮。   「塔矢有傳訊息給你嗎?」見進藤正看著手機螢幕,伊角忍不住詢問。   他點頭,「比聽見消息還早,剛才回話也是秒讀秒回,只是……」   「只是?」   進藤搖頭,掌心上的手機螢幕頻頻亮起,他低頭查看幾個聊天室窗內的訊息,全是塔 矢名人逝世的消息,連同青梅竹馬的藤崎明都傳了訊息來致哀,這是少數知道他和塔矢在 交往的圈外人。   進藤動動手指,「連妳都知道,是新聞在播了嗎?」然青梅竹馬並沒有回應。   突然一聲突兀鈴響,是伊角許久沒開鈴聲的手機。裡頭和谷續道:「塔矢夫人跟塔矢 到現在都沒有消息,連早上本來要來我這的蘆原先生一聽到消息改去塔矢家就消失了,估 計他們現在都在忙著處理大小事……對了,進藤還好吧?我看他比賽中途跑掉,不會是聽 成塔矢走了吧?」   伊角瞄了眼似在神遊的進藤,「我也覺得稍早應該是聽錯了,但現在還行,就是有點 焦燥。總之我跟進藤會搭晚上九點半的班機回去。」   「我去接你們吧,班機資訊給我。」伊角把班機資訊傳給和谷。   車道兩側的昏黃路燈讓水暈開,在眼前漫成一片,又被橡皮刮刀掃去,顯露出夜色中 一匹翱翔的金色飛馬。   他們進入臺北松山機場。   強勁的空調帶來宜人的乾燥,兩人以中文與櫃檯交談,示出電子票證和紅色護照,目 送秤完重貼上條碼的行李被輸送帶送進匣門,滑過X光機早他們一步踏上歸途。   進藤步履匆忙,沿途所經的繁華璀璨都入不了眼,離日本越近他越感覺自己無法等待 。伊角何時離開去買輕食,又是何時遞給他,被他囫圇吞下的,都記不太清楚。   在候機室等待近一個半小時中,人們來來去去,從精神奕奕到呵欠連連者都有,進藤 不感疲憊似地,頻頻拿出手機確認時間。   備受煎熬的等待終於盼來登機廣播,他再發送一則消息:我登機了,等我。   三加一的飛行時間對現在連著兩日絞盡腦汁下棋,又驟聞壞消息緊繃了好幾個小時的 進藤而言,實在不短。   機身穩定地行駛在平流層,夜晚的機艙內剩下幾盞閱讀燈,和窗外規律閃爍的警示燈 兩種光線。   從一起飛,伊角就順應起飛姿勢靠著椅背,環胸閉目進入短暫休息,他四周的乘客除 了進藤外,一個接一個閉眼小憩。   靜不下來的進藤頻頻打開手機螢幕,想藉由反覆看著塔矢回應的那句「嗯,我等你」 來緩和焦慮,卻只是越來越心急如焚。   儘管這件事發生的並不意外。   他比許多人早知道塔矢老師的身體狀況,也密切注意著,可職業生涯需要維持長時間 的坐姿與高強度比賽的壓力,更別說平日的生活幾乎都在備戰。就算退役、就算以遊歷的 心態造訪世界尋找對手,尋找神之一手,消耗掉能補回的都有限。   有限。   腦裡冷不防竄出一個身影,佐為。   如果是佐為,他肯定會跟塔矢老師一樣,拖著病體下棋到最後一刻……   遺失的疼痛感再度襲來,痛得進藤靠回椅背,連做幾回深呼吸。   下午誤聽消息,以為連塔矢都徹底離開自己的生命裡,那種椎心刺骨的疼,麻痺了指 尖的觸感,落下的白子跟找不到方向的心同步在縱橫天地間迷惘。在那瞬他感到深深的後 悔——人,總是最學不會教訓。   身後的窸窣低語聲不知不覺間變大,像雨聲淅瀝,也像影像雜訊,進藤恍惚聽見解鎖 開門、關門落鎖的聲響,再伴隨著漸行漸遠的腳步聲,喀答喀答反覆不止。 --------------------   對不起小亮到現在還沒有出現(掩面   連我自己都想吐槽這就是灌水 -------------------- -- 任性人寫的任性故事。 只有一詞:任性。 http://colorful4.blog126.fc2.com/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36.229.76.162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623422484.A.AC7.html ※ 編輯: begoniapetal (36.229.76.162 臺灣), 06/11/2021 22:42:01
1Farnus: 推,快點讓他們見面吧啊啊啊 06/12 00:59

BB-Love 最新熱門文章

20 [自創] 無敵醉寂寞(全)
27 bb-love 2021-06-15 00:41
30 [自創] 政治很髒不要碰
33 bb-love 2021-06-13 12:42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