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 盜厄鑰(8) 代PO

看板 Bb-Love
作者
時間
留言 0則留言,0人參與討論
推噓 0  ( 0推 0噓 0→ )
作者:鴉 噗浪:https://www.plurk.com/popo52bep --- 8. &&&& 「荒境之聲・桀洛斯塔,相傳祂以光的速度旅行,為世界帶來征戰的能量。」轟盤腿坐在 地上:「我和祂締造了一種連結,只要祂認可我的意志,我就能獲得祂的力量。」 圖莉問:「你的力量來自那個神?所以你就像牧師、聖騎士那樣?」 轟危險地看向她:「我不會治癒術,也不唱聖歌…但我是百年來第一個成功召喚桀洛斯塔 的人。」他的語氣帶上幾分驕傲,眼神透出野心。 維勒把玩著一塊碎骨,漫不經心地說:「所以,你跟那老頭一樣,追求什麼『至高力量』 ?你也要成立邪教嗎?」 轟瞪了他一眼:「混沌之力才不在乎信眾多寡。」他鄙夷地看了眼柯羅尼的屍體:「那混 蛋嘴上說要為帕格拉增加信徒,其實是想透過秘術渡取力量,難怪會激怒他的神,落得這 種下場。」 丹看向斑貓人,忍不住為對方感到擔憂。他不確定那個叫桀洛斯塔的神是善是惡,是否喜 怒無常。儘管轟對實現祂的意志這件事充滿自信,但要是哪一天,他不再認同這樣的意志 了,是否會反被這股力量吞噬?就像柯羅尼一樣? 微弱的抽泣聲打斷了他的思緒。其他三人也轉頭搜索聲音來向。大廳中的怪物依然是同樣 姿態,丹用劍一一試探,確認牠們都沒了氣息。最後他們在一處石壁凹陷處,看到一段新 生成的白骨柵欄,裡面躺著那兩個剛才差點要進行儀式的小孩。小男孩正在啜泣:「爸爸 …媽媽……」 丹收起劍,低聲說:「別怕,我們不會傷害你…」 叫作內朵的女孩又懼又怒地瞪著他們:「不…不!都是你們害的!你們殺了他們!」 「嚴格說來,他們已經不是人了。」維勒說。 「你!」少女轉瞪著魔人,大吼:「你在我的父親變形前就殺了他!如果不是你們,我的 母親也不會死!都是你們害的!」 維勒的眼神閃過一瞬震驚,接著轉為陰暗,他舉起十字弓瞄準籠中的身影。 丹擋在籠子前:「不!」 「我們現在被他們認定為弒親仇人。這是永絕後患的方法。」 「一定還有其他解決方法。」丹嚴肅地說。 圖莉拉了拉魔人的袖子:「維勒…丹說得對,不要這樣。」 維勒放下十字弓,聳聳肩:「這是個壞主意。」 丹強行拆開一部分骨欄,替兩個孩子鬆綁。他們衝去確認其他怪物和柯羅尼的屍體,接著 頭也不回地衝出大廳。 丹轉向維勒,冷冷地說:「如果你這麼想降低被暗殺的風險,先從自己壓抑殺人衝動開始 吧。」 魔人反常地沒有回嘴。黑髮青年的眼神冷硬,雙手握拳直至指關節泛白。丹也無暇顧忌對 方正在想什麼,轉身去找那些小孩。 &&&& 塔朗泰的地道錯綜複雜,丹原以為要找上好半天,但隨即注意到滴在地上的新鮮血斑。血 一路指引到柯羅尼的房間。地板上的活板門開著,可以看見下方,籠裡的怪物一動也不動 地蹲踞著。兩個身影站在籠前。小男孩問:「姊姊,李德是不是在睡覺?」 內朵沒答話,淚水卻滑落臉龐。 隨後跟來的圖莉咬著唇,維勒雙手抱胸:「…還有人有魔力施魅惑術嗎?」 丹安靜地爬下梯子。 「滾開!」一看見他,內朵就拉著男孩往後退,但男孩掙脫了姊姊的手。 「艾克!回來!」 男孩用空洞的眼神望著他:「先生,我們會死嗎?其他人都死了…我們也會死嗎?」 丹蹲在地上,讓視線和艾克齊平:「你們會活下去。」 白髮少女嘲諷道:「是嗎?因為你們仁慈地放過我們倆嗎?」 「不是。…你們在外面有任何親戚嗎?我們可以護送你們到外面,找一個村莊重新開始— —」 「重新開始?說得容易!我們這樣要怎麼重新開始!」內朵對著他尖叫:「你怎麼會懂這 種痛苦!你有看過親人在你面前被殺嗎!」 「我有。」 這句話說出口時,丹仿佛能在陰涼洞窟中聞到硝煙味。內朵安靜下來,含淚的眼露出驚慌 。丹看著她,平靜地繼續說:「我失去他的時候,只比妳大一點點。我知道那種憤怒與痛 苦。如果摧毀一切殺死他的事物可以讓他活過來,我也會這麽做。」 艾克突然放聲大哭,丹靠過去摟住他,小孩伸手環住他的脖子。 內朵用力踹了籠子一腳: 「這世界爛透了!一切都是謊言。神根本不會拯救任何人。留 在這裡、出去外面又有什麼差?」 「世界存在許多惡意,但人可以選擇如何應對。我不能替你們決定該怎麼過活,但至少先 看看洞穴外的世界…」丹頓了頓:「就算最後你們的選擇是回到這裡,我也不會阻攔。」 內朵咬著牙,哽咽地說:「我不想留在這裡。」 在孩子們的哭聲中,丹突然感覺到一道視線,他抬起頭。活板門另一頭,維勒盯著他,金 色眼裡翻騰著某種痛苦的情緒。 &&&& 內朵不記得地面上的世界。十四年前,她父母帶著還是襁褓的她,和其他教徒離開村子, 跟隨柯羅尼到塔朗泰。教團每幾年就會舉行「回歸」儀式,讓成員「轉化」為帕格拉的樣 貌。柯羅尼說轉化過的人之所以不見,是去追隨神了,但內朵和好友里德對此存疑。他們 找出教主房間的活板門,看到剛轉化的吉布森被關在籠子裡放血。他們放走吉布森,用刀 割花刺在皮膚上的符印,本想利用一條舊通道逃走,但大人們抓住了他們。地道被封閉, 里德被迫進行了儀式。 那條被封住的地道入口就位於蕈菇園一處石壁,被層層石塊與碎骨掩埋,根本看不出來。 「這條通道有多長?」丹問內朵。 她搖搖頭:「我也不知道。我們沒有走那麼遠。」 維勒說:「我和圖莉都沒有土咒,你的道具有什麼把戲可用嗎?」 「獵星只能開環形土咒。轟?」 斑貓人一臉陰鬱:「我的魔力用盡了。」 「當然…抱歉。」丹懊惱地說:「看來我們得在這裡過上一夜了。」 &&&& 他們在洞穴中找到可用物資:幾綑繩子、蠟燭與一些簡易石製鍋具。農場下層有個地下水 潭,確保了水源,至於食物…蕈菇園出產扁白菇、帶詭異藍斑的菇與白色蠕蟲。 「蟲用水燙過可以去黏液,比較好吃。」內朵提來一桶水,對正苦著臉望著鍋子的丹說。 「…你們平常都吃這個?」 她聳聳肩:「是啊。每一餐都幾乎沒變化。我還期待外地人會怎麼煮呢!」 丹嘆了口氣:「你們到地面後真的得好好吃頓飯…艾克呢?」 「在蕈菇園,別擔心,他常常在那裡玩。」內朵突然變得侷促起來:「那個…我們離開時 …可以帶上里德嗎?」 丹想起內朵的故友,即使變形後不如成年怪物巨大,但依然極具份量。「他現在的身體可 能沒辦法通過通道。」 「我知道!但、但是…我們約好了要一起離開這裡…」內朵垂下頭,聲音變小了:「這段 時間都是他保護我。如果不是他,我根本撐不到現在…拜託……」 丹為她感到難過:「只要能將他的身體帶上地面,不管用什麼形式都可以嗎?」 內朵點點頭。 「我會想辦法。」 「謝謝你……先生。我再去取水!」 白髮少女跑開了,剛好和圖莉錯身而過。她看了眼內朵的背影:「她看起來有精神多了… 呃,丹?要生火了嗎?」 「對。圖莉,妳能不能再幫忙一件事?」 圖莉專心地聽他說明內朵的請求,一綹橘黃色火焰從她的指尖躍到簡易爐灶下的盛油盆子 。「我可以幫忙。」她說。 丹露出感激的微笑:「謝了。」 圖莉臉微微泛紅:「也謝謝你之前救了我…還讓我們繼續留在隊伍裡。」 「不會。但一支隊伍能否走得下去需要所有人合作。」他無意要讓圖莉為她同伴的行為內 疚,卻還是不自覺帶上譴責的語氣。 紅髮女孩垂下眼神,用手指捲著自己的髮尾:「維勒他…其實是很好的人。他只是會為事 情最壞的發展做打算。」 這樣的警戒心以致要殺害孩童嗎?丹嚥下這句回應,這不該是由圖莉回答的問題。「我和 他的處事態度很不同…但也許我們會漸漸了解彼此的想法。」 圖莉點頭,皺起眉看向籃子裡蠕動的蟲:「你有辦法把它們煮的好吃一點嗎?」 丹艱難地看著食材。「我盡量。」 &&&& 不管丹再怎麼努力,這頓飯依然很乏味,籠罩全場的壓抑氣氛也無助於食慾。維勒倒是神 色鎮定,內朵縮在離魔人最遠的角落,陰鬱地喝湯。這兩人離席後,圖莉鬆了口氣去拿琴 。 艾克很安靜地吃飯,眼神卻一直落在轟拍打地面的尾巴上。突然,他伸出手,試著抓尾巴 的毛絨尖端。轟嗖地抽走尾巴,飛快竄到離地一尺高的石壁上。 「艾克。」丹說:「你可以告訴我這些菇叫什麼嗎?我不知道它們的名字。」 小孩依依不捨地將目光從轟的尾巴移開,小小聲說:「可是你剛才用它們做飯…」 丹笑道:「是啊,所以我剛才都叫它們一號菇、二號菇…很傻吧?」 艾克害羞地笑起來,抓住他的手:「我可以教你。」 小孩細數一遍蕈菇的名字,跟丹說:「那個姐姐唱歌很好聽。」 圖莉看向他們,露出微笑:「艾克,如果你乖乖的,我就唱歌給你聽。」 小男孩的臉亮了起來,跑向紅髮女孩。 這時轟才跳下石壁。 丹打趣地說:「看看你…在古神面前毫無畏懼,卻在躲一個小孩。」 轟瞪著他,尾巴不耐地拍打地面。「你對小孩倒很有一套。」 「我有兩個弟弟和一個妹妹。幾乎是我一手帶大的。 」 斑貓人嗤笑一聲,難得勾起嘴角:「所以你才這麼愛照顧人?我是家中老么,從來不用擔 心這種爛事。」 「每個人的性情不同。你有想過回家嗎?」 「從未。我逃家時偷走召喚桀洛斯塔的卷軸,破壞了村中禁忌。你一定覺得我瘋了,我不 用讀心術也知道。」 「不,我只是在想…」丹皺著眉,用手撫過短短的瀏海:「你拋棄家人和過去的生活,就 為了召喚這個神?你到底想追求什麼?力量?」 轟沈吟片刻。「知識。我想了解更多關於混沌之力與祂所在的世界。」 「你求知的意志令人敬佩。但我還是擔心你與那個神的連結…如果祂叫你行惡,你也得照 辦嗎?」 「桀洛斯塔不在乎這個世界的禍福,混亂之力也不偏向善或惡。至於你的憂慮…我還是保 有自主性,雖然我自己也不在乎這個世界會變成什麼樣子。」 「好吧。」丹嘆了口氣:「總之…如果有一天出了什麼差錯,我會和你站在一起。」 轟沈默半晌,別開臉。「這一次能躲過帕格拉全憑僥倖。」他幽幽地說:「如果真有那一 天,別以為還會這麼容易。」 鏗!遠處傳來武器交接的聲音。圖莉憂慮地抬頭,一手環住艾克的肩膀。 「我去看看,你們待在這裡。」丹說完,快步往通道走去。 他隱隱猜到發生了什麼事,這讓他的胸口多了幾分沈重感。 兩個人影在狹窄通道打鬥——確切來說,是內朵握著一把短刀狂亂揮砍,維勒則一一閃避 攻擊。 「怎麼不出手?你就這麼怕被我殺掉嗎?」內朵大吼。 維勒再次躲過她的攻擊,矯健地跳至遠處,手指畫出符印:「妳太緊繃了,笑一笑。」 內朵的短刀掉到地上,她的頭朝後仰,開始大笑,淚水流下臉頰。維勒走過去就要拾起地 上的短刀。 丹本欲衝上前阻止對方,卻又停下腳步。不,他不能這麼快下結論。 維勒木然地握著短刀,踱步回少女對面,中止咒語。白髮少女沒有移動,只是瞪著他,眼 裡滿是恐懼與怒火。 「妳的復仇計畫是什麼?殺掉我之後打算怎麼辦?我的同伴不可能坐視不管。妳要連我的 同伴一起殺嗎?」 「我殺你是為了替爸爸復仇,跟其他人沒關係!既然柯羅尼已死,我會去找帕格拉的其他 祭壇、信徒…我會摧毀這個信仰!」 「啊。」維勒笑起來,聲音乾澀。「妳要找神復仇?」 「你覺得我做不到?」 「我相信妳會竭盡所能去達成這個目標。」維勒輕輕地說,語氣多了一絲憐憫:「妳會為 此犧牲自己的一切,拋棄身邊在乎妳的人…」 「反正我已經一無所有了!我有什麼好怕的!」 「妳的弟弟。」 「不准動他!」 「看,妳不是一無所有,妳也不是孤身一人。」黑髮青年凝重地盯著她:「抱歉,為了要 保護我的家人,我殺了妳的。」他將刀子遞給她:「如果妳敢再試一次,我會真的殺掉妳 。」 內朵咬咬牙,搶過刀子轉身跑走了。 維勒轉頭望向丹的方向:「雖然你很難相信,但我沒興趣殺小孩。」 丹走出來:「為什麼要跟她說這些?我以為你不在乎這些人。」 維勒嗤笑一聲。「只是想確認我在她的復仇名單上是第幾位。」他拍拍丹的肩,走開了。 &&&& 火焰在他們四人最初掉落的地方燃燒。白色煙霧向上飄往裂口。待火完全熄滅後,灰燼中 只餘非人形的白骨。內朵將里德的餘燼與幾小塊骨頭收集到一個陶壺裡,緊緊抱在懷中。 「走吧。」她堅定地說。 他們移動至蕈菇園,轟揮動矛,將一道綠色電光射入坍塌的石堆。一聲雷響、短暫地震過 後,坍石被打穿一個開口。所有人皆開始挖掘。 幾小時的挖掘和搬運後,總算接上舊坑道。一路上不時有小坍石掉落,幸好都不嚴重。通 道盡頭是一面兩層樓房高的岩壁,可以看到透出光的出口。岩壁本來設了一個長木梯,但 已嚴重腐爛,不堪使用。 轟最先動身,他單靠爪子就靈活地攀上最高處,接著扔下一條繩索。其他人陸續抓著它爬 上岩壁。丹是隊伍中最後一個走的,艾克趴在他的背上,腰和他的背用另一條繩子固定。 開始攀爬時,男孩還是發出不安的啜泣聲。 丹柔聲安慰:「別怕,我不會讓你掉下去。」 孩子體重輕,嬌小的心跳聲像隻撲騰翅膀的雛鳥。 丹不禁想起很久以前,當菲力克斯在三歲時跌倒受傷,九歲的自己背起他衝回屋子,對方 的心跳聲也是如此溫暖嬌小。 他逼自己驅散這段回憶,專注在攀爬上。艾克突然停止哭泣,破涕為笑:「手!手!」 丹從眼尾看到某個藍色半透明物飛過,法術手拍了拍孩子的頭。 ——不管那傢伙怎麼說,其實心裡還是在乎的吧。丹想著。 &&&& 他們爬出洞穴時,外面似乎剛下過雨,空氣清爽又帶著濕氣,四周植被濕漉漉的。從光影 推斷已經下午了,艾克和內朵花了點時間讓眼睛適應外面的亮度,接著好奇又警戒地探索 環境。 他們在找路時,遇到一個正在清理獵物的獵人,他的村子就在附近。他不認識內朵和艾克 ,但對談時一直觀察她的臉,最後嚴肅地問:「孩子,妳媽媽是誰?」 「諾瑪。」 「眾神啊…」男人突然顯現激動的樣子。「你們真的是諾瑪的孩子?跟我來。」 他們在快天黑時抵達一個小山村。一個蒼老婦人衝出來抱住內朵,含淚述說十四年前她母 親和其他人的逃家事件,村裡人都當他們被怪物吃掉了。內朵一臉複雜地接受老人的擁抱 ,艾克不解地望著身邊又哭又笑的大人們。 當晚小村落的廣場升起了營火。 村人烤著大型獸肉,各家拿出佳釀,歡慶失而復得的孩子回家。帶他們回來的獵人拿出一 把魯特琴,用沙啞的中低音演唱。圖莉也彈薩茲琴加入,甜美歌聲立刻成為全場焦點。許 多人手拉著手,圍著營火跳舞。兩個孩子先是猶豫地接過烤肉,但咬過一口後,立刻驚喜 地大吃起來。連轟看起來都有些放鬆。 丹坐在一棵樹下,遠離喧鬧中心。一隻手朝他遞來酒杯。 「謝了。」維勒笑著說:「多虧了你,事情有了個好結果。」 「我不知道你也想要有好結果。」丹接過杯子,半開玩笑地說。 維勒揚起嘴角,毫無被冒犯的樣子:「我不相信人性。而且那孩子當時的眼神…我知道擁 有那種眼神的人可以做出什麼事…就算我是個混蛋,僅存的丁點良心也會感到不安。」 丹沈默片刻。「我可以問你一件事嗎?如果你不想說就別說……」 「乾脆這樣如何?」維勒在他身旁大辣辣坐下:「你先回答我一個問題,作為交換,我也 會回答你一個問題。」魔人微笑道:「你來決定透露多少資訊,我不得追問。相對的你也 一樣。」 丹盤算了下,也沒什麼好怕的。「成交。」 維勒收起笑,一本正經地問:「你先前跟那孩子說,你親眼目睹家人被謀殺,是真的嗎? 」 他毫不意外對方會問這件事。丹看著自己慢慢握緊的雙手,淡淡地說:「是我的么弟。他 在十三歲時被牽扯進犯罪組織而喪命。」 「所以你才這麼堅持守秩序…你一定很討厭像我這樣的罪犯。」 對方這麼直白地指出他們之間的矛盾,讓丹有些措手不及:「我沒有…我是不能理解你們 !我知道法律存在漏洞,但它們還是社會秩序的根基。」 「 更像是秩序的假象吧。人的劣根性依附它來存續。」 丹不認同這個觀點,但無意繼續爭辯。他清清喉嚨:「換我了。」 「問吧,好奇先生。」 「你向內朵說的話…是出於你自身的經驗嗎?」 維勒的眼神飄向遠方。「當我看著那個孩子,就像看著一面鏡子。她相信的一切都崩壞了 。造成她的苦難的元兇已經死了,但在我的情況,那人還活著。我知道我的復仇不可能成 功,但我沒辦法裝作什麼都沒發生過,就算時間重來,我還是會這麼做。即使這會毀了我 的人生。」 「我很遺憾。」 「不用替我感到遺憾,是我自己選擇了這條路。」 「我不知道你經歷過什麼…」丹肅穆地說:「但最開始受到傷害這件事不是你的錯。有錯 的是施暴的人,受傷的人不該為此內疚。」 黑髮青年有些訝異地望向他,眼神柔和起來,這次帶上明顯的悲傷:「是我的錯。我將身 邊的人都拖下水。我再也見不到我的家人…這是我最悔恨的事。」 沒想到他們也有一些相似之處。 丹知道維勒是個高竿的騙子,但這一刻,他相信對方是坦誠的。 營火前,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年羞澀地送圖莉一朵花,她笑著將花別在紅髮上,拉起對方 的手,加入跳舞行列。 丹問:「不阻止一下嗎?」 「圖莉是成年人了,我也教過避孕的重要性,為什麼要妨礙她找樂子。」 「你們有…很開放的關係。」 維勒瞇起眼:「等等,你以為我和圖莉是戀人?」 丹乾笑道:「呃…你們不是嗎?」 「我和圖莉確實很親近,她是我現在唯一的家人,但我們不是愛情關係。」魔人青年突然 笑地曖昧,眨眨眼:「在你眼裡真的這麼不明顯?我只喜歡男人。」 丹突然想起初見時,對方對他拋的媚眼。即使知道那是偷竊的障眼法,但在知道對方喜歡 男人後,一股陌生熱度突然在胸口竄起。 「怎麼啦?難道你還是處子?」 「當然不是!」 黑髮青年大笑著舉起酒杯,尾巴左右甩動。彎角上的環飾亮晃晃的,金色眼眸就像淬煉用 的爐火一般耀眼。丹摸了摸頸上的防魅惑項鍊——不,熱度不是來自那裡。維勒沒說什麼 ,也沒做其他施術小動作。他不懂這突然湧現的情緒出自哪裡,只能歸結於酒精和歡慶氣 氛。 他壓下困惑,與對方碰杯。 —————— 人設與相關塗鴉串:https://www.plurk.com/p/ocdk13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72.118.179.188 (美國)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623538147.A.197.html

BB-Love 最新熱門文章

29 [自創] 無人等候 16
32 bb-love 2021-07-18 19:26
15 [自創] 室友A*Vacation(7)
16 bb-love 2021-07-17 22:19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