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 古木新花年年發、肆

看板 Bb-Love
作者
時間
留言 3則留言,2人參與討論
推噓 2  ( 2推 0噓 1→ )
  仲春,繁華太平的明瀾谷和往年一樣舉行不少宴會和祭典,這個城鎮雖然沒有 城主、鎮長這種職務,但這些花仙木靈也有公認的谷主,那就是常家,該家族多是 松柏一類的樹靈。   城中央有個能容千餘人的大廣場,每年春季常家會擲籤抽出鎮裡負責以藝獻神 的表演者,表演的內容多是舞樂為主,幾乎每一族都有屬於自己的樂舞。   蘭家自然也有獨屬於他們的樂舞,而且只由嫡出子女傳承,不過蘭虹月對那些 一向興趣不大,畢竟他這樣的體質,學了也沒多少用處。今年蘭家被抽中了籤,蘭 弘萬在築好的高臺上跳起神樂舞,蘭家旁系和其他家族也會在臺下配合演奏或起舞, 能取悅天地日月諸神明,谷中仙靈皆以此為榮。   蘭虹月也是為此,特地前一天回家住一晚,天沒亮就被竹秋叫醒,不過這樣的 場合,無論他出不出席都不重要,會被叫來這裡露臉,只因為他的身份是蘭弘萬的 長子罷了。他又一次以袖掩面偷打呵欠,留意到廣場斜對面的梅蘊春正帶著客氣笑 意應付呂洲來的那二位,這才想起自己還沒把香囊還人家,可是香囊好像落在鳳先 生那裡了。   他左右張望,想到鳳先生並不喜歡到這樣的場合,就想溜去暉羽軒拿香囊,他 走到秋麗雨那兒找藉口說:「母親,我肚疼。」   秋麗雨淡漠看他一眼,吩咐竹秋說:「妳陪他回去吧。」   坐在附近的蘭熙雯一聽就知道大哥裝病,起身說:「不用竹秋,我陪哥哥回去。」   秋麗雨拉著女兒的手親切淺笑:「妳真懂事,不過妳還是留下來看妳爹他們, 把舞認熟了。妳哥不會有大礙,竹秋最懂如何照顧他。」   蘭虹月擺手說:「不用,我自己能回去的。」他沒讓竹秋陪同,逕自離開廣場, 方才他聽秋麗雨的語氣似乎也不怎麼在意他是不是裝病,不過他也已經對母親的想 法不太在乎,一遠離廣場他就恢復原來有精神的樣子,一路跑回蘭家,先去看桐夢 的情形。   桐夢在床裡聽到動靜,趕緊爬下來躲到床底下,蘭虹月出聲喊他說:「是我啦, 不必躲著。」   「原來是虹月少爺。」桐夢訕訕然爬出來,蘭虹月拉他過去桌邊。   「一早怕別人發現你,才讓你躲進衣箱裡,春天和秋天很多事情要忙,家中僕 人也會四處走動,再過陣子就好一些了。」蘭虹月把食盒裡的飲食端出來,叮囑桐 夢說:「先吃些東西再服藥,藥還是老樣子放床頭小櫃裡。我帶回來一些祭典上的 東西,吃了對你身體好。」   桐夢一一點頭應聲,蘭虹月聽出他有些喘,拿手背摸他額頭疑道:「你發燒啦? 看起來臉色很不好,傷勢惡化了?」   桐夢搖頭,接過蘭虹月遞來的帕子擦著臉上和脖子的冷汗,虛弱的開口回應: 「我也不清楚,就在你方才進門那時,我忽然感到一陣沉重的壓迫,彷彿有什麼神 靈降臨,我有點喘不過氣,不過坐一會兒等附近神靈離開,也許就沒事了。以前也 有過類似的事,那時也是碰上有神靈出現在附近。」   「神靈?難道是廣場的樂舞引來上界神靈?」蘭虹月歪頭,試著感應,半晌聳 肩說:「可我怎麼一點感覺都沒有?是不是你傷勢惡化?你過去躺著,我幫你看看。」   桐夢抬手婉拒:「不是、真的不是。我坐一會兒就好。虹月少爺不必擔心。」   「叫我虹月就好啦,不必見外。」   蘭虹月吁氣說:「好吧,不勉強你,我還有事,先走了。你真的沒事吧?」   「沒事。」桐夢這次回答得很乾脆,等蘭虹月出房門後,他立刻趴在桌上休息, 身軀不住的發抖,簡直快被無形的威壓輾死了。   前往暉羽軒途中,蘭虹月想著桐夢說的神靈降臨,他雖然沒什麼感應,卻留意 到原先那些蟲鳴鳥叫都消失了,就連風都微弱到好像沒在流動,但除此之外也沒什 麼特別的變化。他熟門熟路跑進暉羽軒前院,看到大門虛掩著,推開門要找鳳初炎 拿香囊,誰知一進前廳他就如墜冰窖,渾身冷得冒疙瘩,頭皮發麻,這陣寒意又消 退得很快,彷彿一瞬間的陰冷悚懼都是錯覺。   「鳳先……」蘭虹月剛喊二字就看到廳裡情形詭異,鳳先生坐在廳裡,在他和 鳳先生之間還站著一個非常古怪的傢伙。   那傢伙臉上戴著銀白鏤刻的面具,頭冠上鑲嵌的寶石璀璨華美,是他一個也不 認得的,面具上刻繪的不是花草雲紋或鳥獸,而是某種符文,一頭深黑長髮都能拖 到地面上了,可是過腰以後的長髮卻懸浮在半空,一綹綹飄散開來,素雅的淺色衣 著上那些衣帶和佩飾也跟長髮一樣飄浮在半空,就好像整個人泡在水中。   最奇怪的是,都已經有面具罩住臉了,卻還要再用一塊黑紗把整個頭臉都罩起 來,外面掛了一些細小的銀亮飾片,蘭虹月忍不住多看了那些飾片幾眼,那些似乎 不僅是裝飾,更像是一種符?   蘭虹月的喊聲戞然而止,還因眼前高大的怪客而驚愕得倒退一大步,踉蹌往後 跌,那位怪客微微回首,一股無形的力量把他托住,這才不至於摔屁股。   「這、這是哪位?」蘭虹月嚇傻了,脫口就問,鳳初炎嚴肅說道:「這是上界 來的貴客,你不得放肆。」   蘭虹月僵在原地,像隻被凍住的小魚,不知為何他覺得怪客明明不是面向門口, 卻好像在打量他,讓他不安得想躲起來。   廳裡靜得落針可聞,鳳初炎忽然出聲說:「我還不能離開這裡,你不必再勸我。」   怪客似乎也不打算再講什麼,沉默的轉身朝門口邁步,蘭虹月愣在那兒擋住了 去路,可是怪客剛抬腳,身影就挪移至前院裡,然後停頓下來微微回首,緊接著身 影消失在日光中。   「呼……」蘭虹月長吁一口氣後腿軟跪下來,坐在門邊拍拍胸口,吞嚥口水問: 「他是哪位啊?上界來的神仙?」可是怎麼看都不像神仙,倒像魔……魔神麼?什 麼亂七八糟的。   鳳初炎走到蘭虹月那兒,察覺小孩子的念頭,屈起指節輕敲了那顆小腦袋說: 「不要胡思亂想。有沒有哪兒不舒服?」   「沒、沒有。」蘭虹月終於知道桐夢說的威壓是什麼,無關惡意、敵意,那是 純粹而龐大的力量帶來的衝擊,就好像濤天巨浪拍下來,弱小者不是被沖走就是被 拍死。那位上界怪客甫離開,蟲鳴鳥叫聲都回來了,他也回過神來,發現自己被鳳 初炎帶到桌邊坐下,手裡捧著先生倒來的水。   「怪客是來找先生、要帶先生走?」蘭虹月捕捉到方才那些隻字片語,心裡很 不安,他問完又急忙講:「可是我不要你走。」   鳳初炎被孩子那雙清澈雙眼盯著,不覺溫柔淺笑:「嗯,暫時都不走,時候未 到。」   「先生將來要到哪裡去?我能跟著你麼?你養好傷就走了是不是?」   「這個嘛……」   鳳初炎早已習慣在任何地方,他都是被眾星所拱之月,短暫到明瀾谷養傷,當 這西席也只是尋個消遣,但是蘭虹月這麼依賴和喜歡他,還是讓他多少有些愉快。 雖說小孩子的依賴和喜歡也不過是因為他能充當一時的靠山,不過那份心意也比誰 來得都純粹。   他哄蘭虹月說:「你若勤加修煉,也沒什麼去不了的地方,所以你現在開始別 偷懶。」   蘭虹月問不出任何承諾和結果,也就沒再追問下去,有些失落的低頭答應: 「知道了。」   鳳初炎很滿意蘭虹月對自己千依百順的樣子,好像馴服了明瀾谷最頑皮的傢伙, 他摸摸蘭虹月的腦袋,蘭虹月抬頭問:「對啦,先生,蘊春姐姐的香囊是不是落在 你這裡了?」   「怎麼?」   蘭虹月尷尬低頭嘟噥:「那個得還她的啊。我記得是落在這裡的。」   鳳初炎承認說:「的確在這裡,我封了梅花香氣收起來了。你下回別再招惹這 些是非了,因果糾纏過甚,於修煉不利。」   蘭虹月鬆了口氣,又開始耍嘴皮:「知道啦,那我就糾纏先生你,讓你一直在 這裡陪我長大。」   「你這孩子。」鳳初炎把香囊變出來,蘭虹月擱下杯子,抓走香囊就要跑去還 人家,鳳初炎食指在虛空畫圈讓蘭虹月飄在半空,他說:「我不放心你自己去還, 一起去吧。」   蘭虹月一臉歡喜,有鳳先生陪著他就安心,不過鳳初炎卻不是帶他去城北梅家, 而是施法一起來到了城外西北邊的山林裡。某座山的山腳下設有數道結界,但並未 阻擋他們二者,鳳先生帶他往山上飛,一路都有柔和微涼的雲霧籠罩他們,不到一 盞茶的工夫他們就抵達一間寺廟的山門前。   蘭虹月被放下來,他好奇走近看清寺廟何名,認出了石碑和稍遠處牌匾上的字: 「玉果寺?哦,就是明瀾谷佛修的聚集地,蘊春姐姐會在這裡?」   「進去就知道了。」鳳初炎逕自入寺裡,蘭虹月看他如入無人之境,也不覺得 有什麼可擔心的,悠閒尾隨其後。寺廟裡到處都有大大小小的銀杏樹,正殿前方還 有一棵大銀杏樹,雖然現在已非它們變成金葉的季節,但那棵大樹高聳入雲還是很 壯觀。   蘭虹月走到大樹下讚嘆:「這少說也有幾百歲了?」   「至少三千歲了,是在此作主的。」鳳初炎簡短應付一句,繼續走向正殿,殿 前兩個小沙彌跑來招呼道:「二位檀越可是蘭家過來的?」   鳳初炎點頭稱是,沙彌們伸手比了偏殿的方向說:「住持正在偏殿禪室等候二 位。」   蘭虹月有些驚奇:「一早就知道我們要來?」   鳳初炎沒接話,隨他們往偏殿走,蘭虹月緊隨其後,甫入殿內就見到岳林海、 雲清陽面對面坐著像在論經似的,那二者神色平和,語氣沉穩,不像先前交談即是 交鋒。只不過蘭虹月憶起假扮梅蘊春那晚的事仍心有餘悸,悄然躲到鳳初炎身後尋 求庇護。   雲、岳二者並不認得蘭虹月,只以為那男孩怕生,老遠就躲到別人身後,他們 聽說會有鳳族的客人來,紛紛起身點頭致意。鳳初炎也點頭回禮,客氣詢問:「知 雪大師可在此?」   雲清陽隨和一笑,回答說:「對,大師在禪室裡和蘊春娘子說話。」   岳林海又上前一步,拱手道:「沒想到能在這裡遇上傳說中的鳳族族長,幸會。」   蘭虹月看他們三個要開始講場面話應酬,一臉無趣的走到一旁隨處亂看,偏殿 其實沒什麼特別的,只是空氣中有一股淡雅又難忽略的梅花香,也不曉得蘊春姐姐 和知雪大師在談什麼,莫非是在談出家當尼姑的事?不會吧,是被心上人拒絕,傷 透了心想遁入空門?他有些擔心的望向那間禪室,碰巧有個緇衣僧人走出來和他對 上眼,那僧人生得十分好看,寶相莊嚴的模樣。僧人朝他微笑,他愣了下也露出傻 笑。   還以為住持是個老者,但聽鳳先生他們喊那緇衣僧人知雪大師,原來那位青年 僧人是這兒的住持!蘭虹月很詫異,這麼說來,外面那千歲銀杏樹是這位大師的真 身?   知雪的真身確實就是銀杏樹,深色的僧衣讓他的皮膚看起來更白皙如玉,他的 長相乍見並不搶眼,但臉上溫潤和善的笑意卻令人難忘,不僅無法心生厭惡,還會 產生好感,不由自主想親近。   蘭虹月有些挪不開眼,看了那位知雪大師好一會兒才明白為何雲、岳二者在這 裡不吵架鬥嘴,在那樣的知雪大師面前哪吵得起來?   知雪看向蘭虹月說:「蘊春她在等你,你進去見她吧。」   「喔。謝大師。」蘭虹月又瞄了眼鳳先生,鳳先生下巴微抬示意他去還東西, 他點點頭跑去找梅蘊春。   入室後只見梅蘊春閉目坐在團蒲上,睜眼就對他微笑招手,他走過去就被梅蘊 春拉近抱住,他嚇一跳,梅蘊春帶著笑意跟他講:「呵,你沒事真是太好了,扮成 我也沒露餡啊。」   蘭虹月感覺到梅蘊春好像也是在關心他,放鬆下來回話:「不,露餡了啊。鳳 先生發現我是冒牌的,不過也因此救了我,沒被外面兩位叔叔抓住。」   梅蘊春掩嘴笑了一會兒,拍拍蘭虹月說:「外面那兩個年青氣盛,可容不得有 誰喊他們叔叔,你學聰明點,要改口喊哥哥,嘴甜才討人喜歡。」   「知道了,姐姐。這個還你。」   梅蘊春接過香囊,她望著眼前這靈氣聰慧的男孩,抿著一抹笑提議道:「吶, 小月,我們結拜當姐弟吧?」   「什麼?」   「我是獨生女,一直都想有個手足。」   蘭虹月皺了下鼻子說:「那有什麼好的,成天吵吵鬧鬧。」   「吵吵鬧鬧也好,熱鬧。當我弟弟吧?」   蘭虹月聳肩:「好啊。」   梅蘊春開心抱住蘭虹月揉了揉臉頰和額髮,蘭虹月笑著掙扎,梅蘊春說:「太 好了,我有個弟弟了,真可愛。」   「可是我身上沒味道,妳不嫌棄?」   「那你自己怎麼想?」   「有時羨慕你們,但多半沒感覺,有也好,沒有也好,都是我自己的事,我自 在就行了。」   梅蘊春感慨淺笑,輕捏男孩的鼻子說:「年紀輕輕就想得這麼通透,不愧是我 想認作弟弟的小孩,很好啊。別人都有的,我們不一定也要有。」   蘭虹月燦笑點頭,心裡也歡喜,他多了一個姐姐,真好。不過他忽然收笑容, 抓著梅蘊春的手問:「姐姐妳來這裡是不是想入空門?是因為妳的心上人拒絕妳? 可是、可是就算入空門也是要到尼姑庵吧?」   梅蘊春低笑幾聲說:「傻孩子,我的心上人就在這裡啦。今早我們不是都在廣 場那兒看神舞?後來我又半途溜走,跑上山來,雲清陽和岳林海又追著我,趕也趕 不走,我就引他們到這裡讓知雪和他們談,感化一下他們,化除一身戾氣。」   蘭虹月聽得一頭霧水:「我聽說玉果寺的住持是銀杏化身,想修佛的花木精靈 都會慕名來此,因其佛法高深的緣故,也是這地域最有可能飛升的,可是……」   這時蘭虹月瞄到梅蘊春掛在腕上那串鍊子,上面有顆染金的銀杏果,立刻聯想 到了什麼,恍然大悟說:「姐姐妳喜歡的是、是知雪大師?」   梅蘊春抿唇揚笑,並不否認。   「妳真的喜歡大師?那那、那大師他、他……」   梅蘊春搖頭,垂下眼幽幽低語:「我已經把心意都告訴他了,他只回我一句佛 號。」   「喔。」   「我引禽獸來也是想看知雪會不會吃醋,給他一點麻煩。」   「咦?」   「可他根本不覺得麻煩,多了兩個傻瓜聽他講經說法,他好像挺開心的樣子。」   「這樣啊。」   「哼,就讓他們三個笨蛋自己在外頭待著吧。」   「可鳳先生也在外頭。」   「那位傳聞中的鳳族族長,對你好像挺不錯的?」   蘭虹月點頭:「他對我可好了,還讓我住進暉羽軒,又教我許多法術,先生他 什麼都懂,也不驕傲,從來也不嫌棄我問蠢問題,總之先生最好了。」   梅蘊春淺笑:「你眼睛都在發亮,看來是很喜歡這位先生了。」   「當然啊,他對我,比我父母都還好,和竹秋一樣重要。」蘭虹月表情微赧, 低頭小聲說:「有時我真希望先生和竹秋他們,一個當我爹,一個當我娘,那該多 好啊。不是明瀾谷的也無妨,在人間當凡人也可以。」   蘭虹月講完怕梅蘊春笑話自己,不過對方沒講什麼,他抬頭發現梅蘊春表情溫 柔對他微笑,他也微微笑,自己的奢望被理解也挺感動,他反過來關心道:「姐姐 既然喜歡知雪大師,就算他沒回應,也不代表他對妳無情吧?」   梅蘊春輕嘆:「我也是這麼想的,未必是無情,但也絕對不像我一般心動得厲 害啊。我喜歡他好久了,開始有點累了,也許是我一直在梅家,他一直在玉果寺, 少了什麼變化吧?所以方才我說,我想去呂洲住一陣子。」   「那他們怎麼講?」   梅蘊春闔眼,好像忍著不在孩子面前翻白眼,她說:「他們三個倒是樂見其成 的樣子,說我多出去走走也很好,知雪根本不緊張我,還說有那兩個傢伙陪伴他也 安心。」   「要是搞到最後他們三個都喜歡妳呢?」   梅蘊春輕扯嘴角冷笑:「好啊,那我三個都收了當夫婿,也挺好的。不過哪有 這樣美的事,罷了,我就當出去散心,說不定另有機緣,我也不必再惦念那棵老銀 杏樹。」   蘭虹月想了想,拍拍梅蘊春的肩安慰道:「也說不定知雪大師有天能和妳互通 心意在一起呢。竹秋說過,佛修也能結契的。」   「呵呵呵,多謝你安慰,我心情好多了。反正我也不抱期待,哪天感覺不錯, 找個伴一同雙修也行。」   「雙修?」   「嗯,就是一種比較複雜的法門,兩個人緊密的一同修煉,因為關係親近,彼 此會逐漸心意相通,久而久之容易結為伴侶,不過也不一定都是那樣。唉,你還小, 很難解釋得清楚,等你將來見識多了,慢慢會懂的。   雙修的好處不少,但也有壞處,而且不少妖道會利用這個誘騙無辜,你可別隨 便找個人說要雙修,很危險的。」   蘭虹月點頭:「知道了。我不會的。」   「你還小,剛入門修煉,慢慢來吧。」梅蘊春和蘭虹月聊了會兒,姐弟一同走 出禪室,外面也差不多把應酬話講完了。   蘭虹月走到鳳初炎那兒說:「先生,我回來啦。」   鳳初炎見他乖巧的模樣,心裡覺得可愛,不禁用食指往小孩面龐蹭了下,語帶 戲謔說:「還個東西用了一柱香的時間。」   蘭虹月小聲回嘴:「哪有這麼久。」   雲清陽感覺不出那男孩的氣味,想起侍從曾跟他聊的一些緋聞,試探道:「這 位就是秋夫人的那位小公子?」   鳳初炎的手自然搭在蘭虹月肩上,代其回應:「正是。」   蘭虹月朝雲清陽行了一禮:「見過雲前輩。」   「喊我雲哥哥就好了。」雲清陽搧著扇子,笑容親切。   蘭虹月聞言就含笑朝梅蘊春看了眼,梅蘊春俏皮的眨單眼回應。蘭虹月也沒冷 落另一位,立刻又用相同禮數打招呼:「見過岳前輩,我也能喊你岳哥哥麼?」   岳林海朗笑回應:「當然可以。都聽說蘭家公子生得俊俏漂亮,那小千金和你 是雙生,肯定也是聰明可愛吧。」   蘭虹月想起蘭熙雯一些糗樣,口是心非答:「是啊。」   岳林海抱臂道:「聽聞你是蘭家小霸王,如今看卻不像。」   「訛傳啦。」蘭虹月擺手,笑得有些輕浮,被鳳初炎一瞥才又立刻端正站姿。   梅蘊春說:「剛才我認了虹月當弟弟,往後誰也不能欺負他,就算他是霸王, 我也要他逍遙自在的當霸王。」   「唉呀,姐姐這樣講我會害臊。」蘭虹月開心笑著,聽到鳳初炎清嗓又趕緊收 歛笑聲。   鳳初炎還惱這個梅蘊春利用蘭虹月的事,故意說:「聽聞梅家千金英姿颯爽, 卻孤高神秘,不好親近,沒想到能與虹月結下善緣,委實難得,我今日來也是為了 謝謝妳對虹月的照顧。」   梅蘊春聽出鳳初炎話尾二字像是咬牙加重語氣,自覺理虧,那番話絕不是真心 謝她,反而是揶揄,她訕訕淺笑,心虛應著:「哪裡的話,客氣了。」   知雪瞧出梅蘊春心裡難堪,欲出言相救,沒想到梅蘊春解下腕上手鍊交給蘭虹 月,還朝他看了一眼,他心中頓生異樣,似乎不願看到她把銀杏手鍊交給別人。   梅蘊春說:「這就當作信物吧,這是我戴了很久的,今日諸位做個見證,往後 我就是蘭虹月的姐姐,我會對他很好的。」   鳳初炎反應卻有些冷淡,他挑眉說:「這事還得問過蘭家的家主吧。」   蘭虹月收好銀杏果手鍊,拉著梅蘊春喊:「我也會對姐姐好。我就是想要這個 姐姐,才不管父親答不答應。再說,他們本來就不管我的,先生也知道啊。」   鳳初炎不悅睨視蘭虹月,蘭虹月此時眼中只有姐姐,哪會察覺他有多不高興。 梅蘊春並不想得罪鳳族的族長,但也不喜歡方才鳳初炎那陰陽怪氣的道謝,隱隱覺 得自己扳回一成而開心,她摸摸蘭虹月的臉頰說:「好,那就這麼認定了。不過有 些可惜,我很快就要遠行了。」   雲清陽和岳林海都亮了眼睛,岳林海高興問:「妳決定好了?」   「嗯。」梅蘊春輕點頭,忍著不去看知雪什麼表情。   「此事不妥吧?」這會兒輪到知雪大師開口了,他面上仍掛著溫和笑意,語氣 也無變化,只像個關心人的長輩說:「此事可有告知妳父親?遠遊是大事,家裡都 會掛心。」   梅蘊春緊盯住知雪大師問:「你呢?你會掛心我麼?」   知雪微笑說:「自然會的。」   梅蘊春眼中的光亮有些黯淡,這傢伙果然對誰都一樣啊,是她自做多情了。她 把方才收回的香囊也交給蘭虹月說:「這個也送你,裡面的靈玉是我常年帶著的, 養得很好,有我的靈氣,往後不管你到哪裡,天下的梅樹都會知道你是自己人。」   鳳初炎並不希望蘭虹月和他們牽扯過深,牽起蘭虹月的手說:「時候不早了, 我還得送這孩子回家,先告辭了。幾位保重。」   梅蘊春和知雪他們送蘭虹月和鳳初炎離開,蘭虹月走沒幾步就回望,頻頻朝姐 姐揮手道別,鳳初炎不喜歡小孩只顧著看別人,將孩子一臂拎起,騰起雲霧下山去。   鳳初炎也沒急著帶小孩回去,途中刻意繞去買了點心。蘭虹月回到暉羽軒就倒 茶給先生喝,先生把點心交給他,他也給自己倒茶水,配著點心吃,吃完一份點心 以後,他左思右想都沒自己的事了,走去向鳳先生道謝:「今日多謝先生相助,請 先生早早歇下,學生這就回房不打擾了。」   蘭虹月腳步輕快跑開,跳沒幾步就被無形的牆彈回來,他一臉茫然回望坐在原 位的鳳初炎,有些不安詢問:「先生是不是還有什麼要吩咐的?」   鳳初炎表情淡然看著男孩:問:「你不是還有事情沒交代清楚?」   「先生指的事情是?」蘭虹月更不解了,他自認把對梅蘊春所知的事都毫無遺 漏交代了,還有何事啊?   鳳初炎冷哼一聲:「近日你和熙雯帶了什麼東西藏在蘭府,要我幫你說出來?」   蘭虹月聞言瞠目,倒抽一口氣:「先生怎知……」   「兩個孩子草率行事,若不是竹秋暗中幫忙,你們早就被發現了。」   「竹秋也知道?」   鳳初炎輕嘆:「你和蘭熙雯以為自己藏得滴水不漏?」   蘭虹月低頭咬唇,思索該從何講起。他知道鳳先生表面溫和,但多的是手段收 拾他,他也不敢有所隱瞞,草草敘述事情經過,簡單講就是蘭熙雯同情小流民將其 救下,而他受妹妹請求幫忙將流民藏回房裡養傷照料。   鳳初炎聽到這裡,提醒道:「流民出身如此,若在蘭家被發現,下場都不會好 到哪裡去。不只蘭家,整個明瀾谷都不接受流民。」   「可是他很可憐,也不會傷害我們,他脾氣比熙雯都好一百倍,比我還無害, 絕對不惹麻煩的。先生能不能……」   「明瀾谷不歡迎蟲族,特別是這樣年幼的,誰知他將來會變成什麼?」   「先生,求你了……」蘭虹月小步踱近鳳初炎那兒,揪著袖擺央求:「求你幫 幫桐夢。」   鳳初炎長吁一口氣,不久前還惱這孩子眼中只有梅蘊春,現在還敢惦記那什麼 流民,可是一看到蘭虹月可憐兮兮湊過來央求,一雙小手小心翼翼抓他的袖子,他 便心軟了。   「我是不可能收留他的,蘭家也不會,不過我是蟲族所忌憚的鳳族,若由我出 面擔保,明瀾谷誰也不會貿然傷他。」   「那桐夢能住哪裡?他真的很可憐,一出世就沒見過父母,孤苦伶仃又受了傷, 先前還不知道吃多少苦。」   鳳初炎又聽不慣蘭虹月拼命替流民講話,收起稍微溫和的神色,冷淡抽走袖子 平音訓斥道:「你連他的過去都不清楚就替他求情,一如你當初答應梅蘊春一樣, 你這般輕率的言行不可能次次都有好結果,一次、兩次順利就以為都是自己的本事?」   蘭虹月錯愕望著鳳先生,卻發現他無話可說,因為事實如此。他驀地回神,仍 不死心繼續說:「我確實沒本事,可我、我盡量了,而且竹秋也幫我呀……」他說 著瞅向鳳初炎,捉摸不透先生的心思,忽然不敢再講下去。   鳳初炎反問:「你一個小孩能有什麼辦法讓事情善了?」   蘭虹月雙手交握於身後,被逼得窘迫無語。鳳初炎看夠孩子的可憐樣,神情稍 霽,提議道:「我這裡雖然容不下來歷不明的蟲子,不過看在你面子上,我會和他 們說這是我和你去玉果寺途中救下的流民,為結善緣,將那孩子養在澄瑛園,當你 的侍從。」   蘭虹月疑問:「澄瑛園哪能住啊?」他被鳳初炎冷眼一掃又噤聲了,有個棲身 之處總好過顛沛流離,往後他和熙雯再多關照桐夢就好了吧。   「多謝先生。」蘭虹月低頭道謝,覺得今日特別疲累。「學生先回房了。」   「虹月。」   「先生?」蘭虹月被喊得無由一顫,不自覺站直了等對方發話。   鳳初炎又恢復平日溫和笑容說:「往後不許你有任何事瞞著我,知道麼?」   蘭虹月懵懵望著鳳初炎,心想這男人神通廣大,他一株小草什麼都瞞不了,於 是乾脆回應:「知道了。」 --------------------- 我沒騙人,真的慢熱。但是攻有光速出現了一下。0rz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4.40.48.147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BB-Love/M.1659801706.A.97A.html
1Fsillyping: 有,真的只看到一秒XD 08/07 12:19
光速蒙面俠。(喂)
2Ftess605605: 鳳先生吃醋好可愛www所以攻是那位怪客壓!我還以為 08/07 12:29
3Ftess605605: 是鳳先生呢(喂!) 08/07 12:29
哈哈哈,接下來的陸跟捌也會出現,戲份會逐漸增多的。(掩面) ※ 編輯: ZENFOX (114.40.48.147 臺灣), 08/07/2022 15:14:28

BB-Love 最新熱門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