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 風之子 第三十一章 跟屁蟲

看板 Bb-Love
時間
留言 0則留言,0人參與討論
推噓 0  ( 0推 0噓 0→ )
第三十一章 跟屁蟲 「好久不見。」跟屁蟲先打招呼了。 「……」 「看來你沒有遇到危險,太好了。」 「……」 「哈哈,我剛好退朝,所以還沒換下官袍。」 「……」 「火統的袍色是大紅色,這裡跟這裡都繡有金絲哦,很好看吧!你看,這個袍子的袖子有這麼長,我這樣搧像不像一隻火鳳?」 「……好,很像,你別搧了。」 紹羽怕他再不說話,熾炎可能會開始雜耍起來,趕緊開口阻止那個把廣袖當翅膀搧動的男人。 「……你是不是早知道了?」 「知道什麼?」熾炎笑的天真無害。 「……唉,算了。」 現在追討戒指的運作模式也沒趣,人都來了呢,又不能把人傳回去。 「你乖乖的,跟著我,不要亂跑知道嗎?」 要是火統大人憑空出現在瑟宅的事給人發現了,這種驚天駭俗的奇聞軼事絕對會傳的大街小巷漫天八卦。 「好。」熾炎接到命令,立刻一個箭步站到紹羽旁邊,像是在宣告他絕對不會離紹羽比這個距離還遠。 「但是你剛剛遇到什麼事了,為什麼戒指裡的靈氣都空了?」 「是這個。」 紹羽走到牆邊,把牆裡的木盒拿出來。 「這是什麼?」 「我也不知道。」 紹羽端著木盒,上下左右看了一下。 木盒上的花紋的確繁複又扭曲,而且有個奇怪的感覺,好像看的越久,精神也開始恍惚起來。 熾炎皺眉:「這盒子不是什麼好東西。」 紹羽也覺得此物挺邪門:「裡頭不知道是什麼,會用這種木盒子來裝。」 兩人不敢多看那令人幻眩的圖紋,紹羽手指摸上木盒上的鐵製鎖扣,只輕壓那個鎖扣,鎖扣「噠」一聲,木盒便應聲而開。 木盒裡,只見一個半巴掌大的乾癟屍胎,被已經泛黃發黑的布裹著,房裏頓時臭氣沖天。 「這是…養小鬼?」熾炎只聽說過,有些婦女會把自己流產的小胎拿來養成小鬼,但他這還是第一次親眼見到鬼胎。 小小蜷曲的鬼胎縮躺著,而他身上的布纏的很緊,可以看到他臉部的輪廓、凹陷的眼窩、微張的嘴,還可以看到屍胎那細小的指頭,一根根微縮著,狀似握拳。 紹羽不可思議:「想不到吏部尚書的二房夫人居然養小鬼。」 「什麼?這裡是吏部尚書的家?」熾炎微微訝異,這時書房外突然傳來鬼哭狼嚎般的哭聲,把熾炎嚇了一大跳:「是小鬼嗎?!我們打開小鬼的盒子,小鬼要生氣了!」 「不是,小鬼不會生氣,但是我們再不走,二房夫人就要生氣了。」 紹羽迅速把盒子闔上,小心翼翼放回原位,並把牆上機關關起來,又把書房內所有東西物歸原位,拉著熾炎從窗戶翻了出去。 * 兩人翻出窗戶,落到一個院子裡。紹羽直接往一座假山的後面躲,從這裡探個頭,可以看到靜思院書廂房的窗框。如果任夫人發覺書房被動過,而且還看出有人從窗戶逃走,那紹羽就能立刻看到追出來的人。 「所以我們現在要做什麼?」熾炎眉開眼笑地看著紹羽。 「先等等。」紹羽拍拍身上沾到的灰塵,順便趁這個空檔坐下來休息一下。 「哇,你看,這片葉子上有好多毛毛蟲喔。」 「什麼?!」 紹羽正聚精會神盯著遠處,被熾炎這樣一講,嚇得一個回頭,眼角瞄到熾炎的手指指的位置在他肩膀的旁邊,反射性就往後彈,直接撞進熾炎懷裡。 「唔!」 熾炎是蹲著的,身子本來就不穩,給紹羽這樣一撞,直接往後倒去,於是兩人就這樣倒作一堆。 還是熾炎及時抓住假山上一塊突出的石頭,他的腦袋才沒有被紹羽的衝力給叩到地上。 「你還好嗎?」 熾炎手肘撐著上半身,低頭看趴在他身上的紹羽。 「唔——撞到了。」 紹羽捂著鼻子,確定沒有被撞歪。 「痛嗎?」熾炎伸手摸上紹羽的臉,想看他哪裡撞疼了。 「……當然痛啊。」 誰知道熾炎的胸膛硬成這樣,撞到居然這樣生疼。 紹羽心裡嘀咕著,然後他抬起頭,就對上熾炎的臉,近的可以看見熾炎瞳孔裡自己的倒影。 「!」 紹羽嚇得迅速坐起來,劈頭就斥:「都是你,你幹嘛突然說有毛毛蟲!」 「很可愛啊。」 熾炎被紹羽壓著,臉上還是笑嘻嘻的。 「一點都不可愛!」 毛毛蟲那麼可怕的東西,熾炎居然用「可愛」來形容。 雖然紹羽知道熾炎就是喜歡這些蟲子之類的東西,但他還是受不了熾炎這樣的審美。 這讓他想起來,那時他們還在學堂的時候,有次下雨天,熾炎捧著一隻又肥又大的金錢蟾,興沖沖敲著他宿房的門要他出來看。 於是紹羽一開門,就是「嘓」的一聲響亮又驚悚的迎接,和又濕又黏的對臉擁抱,嚇得他當場原地發瘋,在一陣亂跳亂叫把蟾蜍甩掉後,一頓臭罵叫熾炎把蟾蜍丟掉。 「可是牠很可愛誒。」熾炎幫蟾蜍叫屈。 「放牠回去!你哪裡抓的,就把牠放回去!」 後來熾炎就沒有再捉奇奇怪怪的蟲子到紹羽面前了。但是紹羽知道,每次經過池塘,熾炎都一定會駐足停留片刻,就是想再看看那隻金錢蟾的身影。 「好啦,不鬧你。」熾炎看紹羽漲紅的臉,於是幫他把散亂的髮絲勾到耳後:「嗯,好了,你可以起來了。」 經熾炎這一說,紹羽這才後知後覺發現自己剛剛從頭到尾都坐在熾炎身上,根本沒下去。 「抱歉。」 紹羽騰一下跳開,想著熾炎給他當了墊背,心裡頗不好意思,於是在兜裏翻了一陣,找出一個小藥瓶:「擦跌打損傷的,給你。」 熾炎沒接藥,只撒賴的說了句:「幫我擦。」 紹羽:「……」 我可以把那個抱歉收回來麼? 總之,任夫人應該是沒發現自己東西被人動過,因為紹羽他們在假山後面躲了許久,直到太陽都快下山了,都沒有任何人追出來。 紹羽起身,特意繞過那枝爬滿毛毛蟲的枝葉,從假山後頭出去。 「你打算做什麼?」熾炎跟出來。 紹羽盯著書廂房的窗戶:「我要再偷一次那個盒子。」 ----- Sent from JPTT on my iPhone -- https://www.facebook.com/DoubleCat1224/ --

BB-Love 最新熱門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