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 [綴歌] 奈威‧隆巴頓的抉擇 013 草藥學

看板 C_Chat
作者
時間
留言 29則留言,19人參與討論
推噓 21  ( 21推 0噓 8→ )
自肥一下(`・ω・′) 最終決戰 #1V6mdpne (C_Chat) 決戰之後 各自的覺悟 #1V6r5j-o (C_Chat) 後日談 愛的定義 #1V6tUfMQ (C_Chat) 寢室小事 #1V7UlDc1 (C_Chat) 11歲的初衷 #1V9OW-g3 (C_Chat) 萬應室追撞文 #1VAQOaZg (C_Chat) 綴歌的惡夢 #1VBDNhih (C_Chat) 001 ~ 010 #1VAqksDt (C_Chat) 011 #1VBf0BGY (C_Chat) 012 #1VC8UaYK (C_Chat) 013 #1VCWMpGp (C_Chat) -- 原本核心都想好了 結果很多東西卻是越寫越出來 哈綴素真的是很可怕的東西呢........ -- 014 膽小鬼的勇氣 早餐時段。 教師組的人員,罕見的都沒有到場,只有幾個家庭小精靈、幽靈、畫像在擔任臨時指揮。 飛七老樣子站在大廳門口,懷中抱著拿樂絲太太。 不過,比起教師組的缺席,對學生來說,有其他更大的事件。 奈威.隆巴頓瘋了。 不,這不是平常那種奈瘋子的狀況。 平常的奈威,雖然瘋瘋癲癲、沒事搞事、怪吼怪叫的情況,但至少是處於那種,會勇於過 自己的人生,不在乎他人看法的個性。 就算被扣分這麼多,也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而大大方方的性格,其實也是讓人不太會讓人 計較的原因。 順帶一提,之前不斷被扣分以上這點,中、高年級重視分數的人,已經大為光火,見到奈 威就不爽。 但自從被扣到300分以上之後,這些人也就放棄了。 當然,因為奈威大剌剌的個性,瘋瘋癲顛的模樣也是讓他們不想靠近的原因之一。 可是現在,狀況完全不一樣了。 現在的奈威,正畏畏縮縮的吃著飯,同時對周遭的目光感到恐懼。 和以往的奈瘋子完全不一樣。 就連稍微拿個餐點,都提心吊膽的觀察周圍,深怕觸動什麼反應。 這副模樣,有股說不出的懦弱與可憐。 榮恩和妙麗擔憂的看著奈威。 他們不清楚這位朋友發生的什麼事情,但並沒有因此遠離。 唯一能做的,就是先給奈威一些空間,兩人只坐在奈威的對面。 或許是因為和榮妙兩人比較親近,就沒有什麼大動靜,只是默默的吃著飯。 「奈威……還好嗎?」 「……嗯……我沒事……」 榮恩看著奈威那不怎麼好的臉色,不太相信。 「有什麼不舒服嗎?」 「…沒有,我很好……」 「你平常吃得很多呢~今天吃一點點而已嗎?」 「我有點吃不下………我、我有吃到你的東西嗎?!」 「沒、沒有沒有!沒事沒事!這些菜都可以吃啦!不用擔心沒有!」 榮恩趕緊安撫快哭出來的奈威,同時傷腦筋的看向妙麗。 「妙麗,妳有什麼辦法嗎?」 「我不知道……聽說龐芮夫人有給他好好治療了,但完全沒用。」 「………果然是草藥學教室的那個房間嗎?」 「嗯……」 「那個……奈威怎麼了嗎?」 「隆巴頓這個樣子是怎麼回事?」 聞聲一看,只見史萊哲林的朋友也到了過來。 哈利和綴歌老樣子,如影隨形,只是感覺更親密了一些? 總是找尋樂子與八卦的潘西,以及個性溫柔卻認真的月桂,也在兩人身後。 哈綴二人,連同月桂、潘西來到了葛萊芬多的餐桌,卻發現氣氛有些奇怪。 本該活潑的葛萊芬多,此時卻沒有以往的和樂,而是充斥著大大小小的談論聲。 而談論的焦點,便是他們熟悉的一位人物。 奈威有些恐懼的看著他們,但並沒有逃離。 「哈利,你來啦?」 榮恩看到救星似的笑了。 「榮恩,奈威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哈利不解的詢問。 「隆巴頓是受到什麼刺激嗎?」 看到奈威這份德性,綴歌也是一臉困惑。 「這個嘛……」 「昨天發生了很多事情……」 榮恩和妙麗不知從何談起。 兩人回憶起昨天的事故。 奈威突然刻意觸發曼德拉草,讓大半的學生被曼德拉草的尖叫給震懾的昏迷過去。 芽菜教授又驚又氣的將所有學生都急救完畢之後,發現奈威不見了。 等到她用搜索咒之後,發現奈威在一面牆壁後面。 芽菜教授生氣的破壞牆壁,結果卻看到另一個奇怪的房間。 奇怪,但是非常美麗的房間。 奈威就在中間的一張椅子上,整個房間的植物則是都伸出樹枝或是藤蔓,把奈威包了起來 ,像是在保護他一樣。 等到奈威回來之後,就變成一副畏畏縮縮的樣子。 什麼人和他說話,他都很害怕。 「可以的的話,你先坐在奈威旁邊吧?」 榮恩請求著哈利。 「可能你來和奈威說話會好一些……」 哈利聽了,看向奈威。 卻不見以往的瘋癲與嬉笑,只看到一位膽顫心驚的11歲小男孩。 「奈威……我可以坐這邊嗎?」 哈利出聲詢問。 奈威猶豫了一下,點點頭。 有些誇張的將餐具挪了挪,給哈利一個位子。 哈利坐下之後,綴歌也在哈利旁邊入坐。 看著畏畏縮縮的奈威,哈利輕柔的拍拍奈威的手、奈威的背部。 感受到溫柔的觸碰,奈威這才有些安份。 「………」 「……噫…」 但是綴歌那不太爽的眼神,讓又奈威更加瑟瑟發抖。 「綴歌……」 「哼!」 哈利有些無奈的看著綴歌。 綴歌卻是沒好氣的撇頭。 「……妙麗?妳怎麼了?好像有點失望?」 「………沒有啊?」 榮恩關心的問,妙麗卻表示沒事。 但還是一副,有什麼東西想看的影劇被中斷的感覺,有些失落。 而這副失落,赫夫帕夫也有同樣的氣息傳過來。 「那我們坐這邊吧~」 帶點惡作劇心態的潘西,直接坐到奈威的另一邊。 月桂也緩緩的、優雅的從旁坐下。 奈威被突然到來的潘西嚇了一跳,一臉驚恐。 潘西卻是露出更加開心的笑容。 「哼~聽說你突然變成什麼都很怕的樣子呢~」 潘西饒有興趣的看著。 「不過,這樣也感覺挺可愛的?」 「潘西,別嚇到他了。」 月桂看著潘西喜歡捉弄的老毛病又犯了,無奈的勸阻。 「沒關係啦~他可是奈威,奈瘋子欸。」 潘西說著,手指輕輕的點戳著奈威的肩膀。 「怎麼辦?要不要養一隻呢?」 「不要把別人說得像是寵物一樣。」 「月桂真沒幽默感。」 「是妳真的很可能這麼做。」 「還是月桂妳想養?」 「並沒有。」 潘西和月桂鬥嘴,接著轉向奈威。 「隆巴頓,怎麼樣啊?只要好好付錢,我就保護你喔?」 奈威先是楞住。 接著開始害怕的流淚。 「等、等等!怎麼哭了?!」 「潘西!就跟妳說了不要嚇他!!」 這一哭,連潘西都嚇到了。 周遭的人也是一陣慌張。 卻見奈威努力的拿出錢包,掏出了好幾金加隆。 「欸?真的拿錢了?」 潘西看到,趕緊伸手準備接錢。 即便是純血貴族,金加隆也是永遠不嫌多的。 奈威拿著錢,將錢拿向潘西的方向。 越過潘西,放在月桂的桌上。 「欸?」 「嗄?」 金加隆的框啷聲響,清脆、清晰。 潘西和月桂都錯愕的看著奈威的舉動。 「………為、為什麼是給月桂?」 潘西納悶的問。 即將到手的錢,居然給了別人。 還是和自己吵說不要嚇人的同學。 即便潘西本身也真的只是打算打鬧一下。 奈威被周遭的眼神嚇得哭哭啼啼的。 他緩緩的開口解釋。 「嗚…嗚嗚……奶…奶奶說……被威脅的時候…………看起來最乖的人,可能才是主謀… …就算不是,把東西給別人,也可以逃過一劫………」 「………噗!哈哈哈哈哈……」 潘西聽了,捧腹大笑。 甚至還用很嘲諷的表情看著月桂。 「……拿、拿回去啦!」 月桂回神,一臉生氣的把錢推回去。 「好心沒好報!哼!」 「不…不收下嗎?」 「才不要呢!我又不是幕後黑手!」 「妳……妳不會把我當狗嗎…?」 「才不會!」 「哈哈哈哈……!」 月桂臉色漲紅,潘西則是笑到趴在桌上。 「我才不會把人當狗!」 月桂幾乎是在怒吼。 「可……可是帕金森不就是嗎?」 「哈哈哈哈…………………………嗄?」 潘西笑到一半楞住,錯愕的起身,看著困惑的奈威。 「潘西是……我的狗?」 月桂也是傻眼,不知道奈威怎麼會有這個結論。 不過,報仇的機會來了。 「………對,潘西是我的狗。」 「等等,月桂?」 月桂回神,接著冷笑。 那是一個有些妖艷的笑容。 她笑著看著潘西。 潘西有些不知所措,反應很像是被抓到什麼。 月桂只當做是潘西慌張了。 她還從後環抱住潘西。 「嘿嘿……潘西小狗狗,最近真的很壞呢?」 「等、等等!月桂!」 潘西在沒心理準備的狀況,感受到月桂的擁抱和清香,內心一陣慌張。 月桂卻不讓潘西掙扎,加大擁抱的力氣。 「壞壞的狗狗,需要處罰呢~」 「…!?!?!?」 月桂直接在潘西的耳邊耳語。 潘西的臉頰逐漸染上櫻紅。 眼神開始有些濕潤,甚至還微微喘息。 「……月…月桂,差不多可以了……」 「綠茵……那個……可能很不妙……?」 這其中,只有極度早熟的綴歌和妙麗看透了真相,兩人嘗試制止月桂。 月桂其實只是被逼到有點想惡作劇。 但懷中的潘西恐怕不是這麼想的。 潘西緩緩轉頭,看到那映照自己神情的雙眸。 那逐漸盪漾的神情,讓潘西的胴體也開始酥軟…… 「那……那妳…妳們要這個嗎?」 奈威恐懼的收回金加隆。 接著拿出一條非常精緻的項圈。 項圈本身,是用墨西哥土龍皮精緻而成,充滿彈性與韌性,舒適又不傷皮膚。 項圈鏈子,則是用水觸手海草為基底來製作,能依照使用者的希望來伸縮。 「………這個就太超過了呢。」 月桂看了看,搖搖頭,鬆開了潘西。 潘西緩緩坐好,卻是一臉可惜。 月桂沒有注意到,只是純粹的拒絕奈威。 順帶一提,綴歌則是因為認識到了朋友不為人知的一面而表情複雜。 「話說回來,你怎麼會有這個?」 月桂不以為然的看著奈威拿著的項圈。 「嗚……這個是……萬一有需要的時候……可以收買綴歌.馬份的重金……」 奈威說著,小心翼翼的擺在桌上。 哈利則是好奇的看著項圈。 「收買本小姐?憑這個項圈?」 綴歌不以為然的恥笑。 「太小看本小姐了吧?馬份家的資源,什麼都不缺!」 「……邁向女王的48技……」 「……本小姐說,幾乎什麼都不缺!」 「不可能擁有所有東西的,但項圈絕對沒問題。」 綴歌稍稍改口,重新振作。 「本小姐家裡可不缺這個項圈!還有很多精緻的鞭子呢! 母親大人更是能教導我最棒的技巧!」 綴歌抬頭挺胸,神氣的說著。 雖然沒什麼胸部。 「果然,馬份家的人都……」 「我也聽說過,綴歌.馬份有這方面的傾向……」 「她的兩個跟班也都一直被打的樣子?」 「最近是哈利吧?」 「哈利看起來是真愛啊?」 「就是真愛才會更想打吧……」 周遭議論紛紛,對於綴歌的評價再度的浮動著。 奈威這次卻是沒怎麼害怕,反而轉向哈利。 「哈利……要穿穿嗎?」 「嗯?」 「這個項圈。」 唰! 瞬間,整個大廳有數十人同時猛然起身。 為了能看清楚葛萊芬多的餐桌。 「幹、幹什麼?!給我坐下!」 被突然竄起的學生給嚇到,飛七怒吼著。 然而這些人完全沒有理會飛七。 因為有更重要的事情。 這些人的理念是不會屈服於單純的喝止的! 剛剛豪言壯語,不屑項圈的綴歌,此時安靜異常。 妙麗兩眼發直,死死的盯著哈利和奈威。 榮恩一臉困惑,不過下意識的把衛生紙準備好。 月桂一臉「你們來真的?」的錯愕神情。 潘西卻是一臉惋惜的看著項圈。 「漢、漢娜?妳幹嘛踩上餐桌……」 「默默靜。」 「~~~~~~?!?!?!」 蘇珊看著站在餐桌的漢娜,想問話,卻直接被靜音。 「嗯……會不會痛啊這個?」 哈利摸著項圈,感受上面的材質。 意外舒服的觸感,更讓他好奇。 「我…我不知道……可是好像很多人喜歡……」 「……好吧,我套套看,不舒服我就脫下來喔?」 「好……」 奈威點頭之後,解開項圈的扣環。 哈利微微抬頭,露出白皙的脖子,同時緩緩的閉上眼。 大廳的聲音還是有些吵雜。 但能明顯的聽到大廳充滿著重重的呼吸聲。 而項圈,緩緩的套上哈利。 * 「…嗯…」 土龍皮項圈的內側滑順,但有些冰冷。 哈利不自主的小聲呻吟了一下。 奈威緩緩的、小心翼翼的將項圈繞過哈利粉嫩的脖子,輕輕的繫上扣環。 項圈微微的晃動,自動的調整成哈利最舒服的大小。 框啷啷…… 項圈和鏈子相連的金屬部件,發出清脆的聲響。 哈利緩緩的睜開雙眼,轉向奈威。 奈威溫柔的幫哈利做最後檢查。 奈威湊近哈利的脖子,稍稍查看。 近距離的呼吸,讓哈利有些發癢,稍稍挪了挪身體。 奈威點頭,表示沒問題,並將鏈子交給了哈利。 哈利拿著鏈子,把玩一下之後,找到前端。 「……奈威。」 「嗯?」 哈利將前端交給奈威。 奈威接了過去。 「嘿嘿,變成奈威的狗狗了。」 噗! 妙麗直接噴出鼻血向後倒。 榮恩趕緊接住失血過多的妙麗。 * 「不~~~~~~~~~~~!不行!不可以!」 綴歌高聲尖叫。 她瘋狂的從嚇到哭出來的奈威手中奪取鏈子。 「是我的!波特是我的!」 「嗚哇!?」 綴歌二話不說,拉起鏈子,扛起哈利,美腿一抬,往大門狂奔而去。 「是我的!就算是狗也是我的!啊啊啊啊……!」 「給我站住!」 飛七看到狂奔而來的綴歌,英勇的站上前線,伸出手掌,示意綴歌停下。 「滾開啊啊啊啊!!!!」 「噗呃!?」 手持鏈子,懷抱哈利,綴歌卻是踱地騰飛。 如同假面騎士一般,綴歌一腳灌入飛七的面部。 在飛七倒下之後,綴歌毫不猶豫的衝出大門。 只留下昏迷的飛七,以及不斷巴著飛七的頭的拿樂絲太太。 「那個該死的女人!!!!」 赫夫帕夫,西追等人正努力的壓制暴走的漢娜。 「艾、艾寶同學,妳冷靜點!冷靜點啊!」 「放開我!快放開我!」 漢娜瘋了。 力氣大到完全不像11歲的孩子。 「就差一點!就差一點啊!!! 就快要親下去了啊!! 我唯一支持奈威x哈利啊!!!!!!!!」 「………………上課了呢。」 月桂說著,起身收拾書本筆記。 潘西楞了楞,也跟著離席。 隨著月桂的離去,大廳的其他學生也是開始收拾,準備迎接早上的課程。 只有赫夫帕夫在努力的安撫發瘋的漢娜,以及被沉默之後,被遺忘在角落的蘇珊。 * 上午的課程,和以往相比,奈威的表現非常的不穩定。 符咒學,簡單的生火咒卻不斷失敗,黑煙白煙滾滾來。 後面的漂浮咒,更是讓自己不斷貼在天花板。 最後被孚立維教授給制止,禁止使用魔杖整整一節課。 P.S. 榮恩的漂浮咒,一直不斷的把妙麗的裙子弄到飄起來。 明明目標是桌上的茶杯。 後來榮恩成功的時候,開心的看向妙麗。 卻發現妙麗正試圖掀起自己的裙子。 榮恩在問話之前,就被妙麗灌了鼻樑一拳。 * 原本還算高分的變形學也不斷失控。 前半堂的摺紙,奈威不斷的弄成粉碎的碎紙。 後半堂的木造變形更是直接被把木頭弄得粉碎,幸好麥教授即時出手,不然木屑就飛散整 間教室了。 P.S. 今天變形學是和史萊哲林共同授課。 哈利和綴歌兩人卻是遲到,引來同學的嬉笑。 不過當看到哈利脖子的項圈痕跡之後,大家從嬉笑變成竊竊私語。 而當看到綴歌脖子也有項圈痕跡的時候,大家就都沉默了。 所幸麥教授沒參加早餐時段的鬧劇,因此沒有注意到細節,只是讓他們快點回座位。 框康! 突然,奈威猛然起身,動作大到把椅子都撞倒了。 大家都困惑的看過去。 「…………我、我好像應該講什麼………可是我忘了………」 奈威說完之後,丟臉的結巴,緩緩坐下。 看到沒有吐槽的奈威,大家終於意識到問題有點嚴重了。 如果沒有奈威的吐槽,哈綴二人的的味道也喪失了一些。 不知不覺,眾人都開始希望奈威能快點恢復。 恢復成真正的奈瘋子。 而不知道眾人心思的奈威,此時只是一臉苦惱的看著壞掉的木頭,不知所措。 * 「啊!我忘記拿我的魔杖了!」 下課之後,回去交誼廳的路上,奈威哭喪著臉大叫。 這還是他下意識拿出記憶球之後,才想起來的。 記憶球紅光大作,彷彿在提醒很重要的事情。 但不確定是魔杖,還是其他的東西。 「回去拿吧?」 「反正等等就要吃飯了。」 榮恩和妙麗表示就一起回去拿。 但奈威卻堅決的拒絕。 「我……我感覺可的話……盡量不要打擾妳們……兩個……」 奈威有些紅著臉,賣力的說出口。 雖然榮恩一頭霧水,但妙麗卻是紅著臉,小聲道謝之後,拉著榮恩離開了。 而拿到魔杖,回來的路上,奈威遭受了校園的惡意。 * 「喂!隆巴頓!」 「噫?!」 突然,三個葛萊芬多的學生從旁邊走了出來。 看了看標記和身高,似乎是中年級的學生。 奈威被突然出現的三個人阻擋去路,恐懼的呆在了原地。 這三位學生有些顯眼。 第一位的髮型蓬鬆,還將瀏海附近,一小搓頭髮束成一條,染了些顏色。 第二位則是幾乎是光頭的小平頭,眉毛粗厚,眼神有些兇狠。 第三位就沒什麼有特色的髮型,但卻有副浮誇的項鍊。 「………欸這傢伙嚇到快尿了吧?」 「真的是他?」 「我是聽說昨天的草藥學之後,他就怪怪的了?」 小平頭,染色頭,浮誇項鍊分別說著話。 看到這樣的奈威,三人也是有點困惑,但還是圍了過去。 奈威怯生生的看著三位年者靠近,不知所措的皿著嘴唇發抖。 「問一下,你是奈威.隆巴頓吧?」 小平頭不耐煩的問。 奈威緩緩點頭。 接著就被一拳打出去。 奈威狠狠的摔趴在地,東西散落一地。 染色頭和浮誇項鍊則是藉機把玩奈威的物品。 「欸這魔杖不錯欸。」 「記憶球欸,這個還挺貴的吧?」 兩人評價著這些物品,然後很自然的收進口袋。 「?!???!?」 奈威緩緩起身,撫摸著火辣的,腫起來的臉頰,困惑而不解。 「你們一年級有個妙麗.格蘭傑對吧?」 小平頭看到奈威這副樣子,更加不爽的走過去,一把拎起奈威。 「她的成績很不錯對吧?我們需要找她幫忙。」 奈威無法好好呼吸,痛苦的掙扎。 小平頭的話也沒怎麼聽進去。 「動三小啦?」 小平頭不耐煩的又把奈威摔在地上。 奈威搖搖晃晃的跌坐著,無聲無助的哭泣。 他無法理解,這些人到底想幹嘛? 「反正啦,叫那個妙麗明天中午到八樓的占卜學教室旁邊,一個人過來。」 小平頭粗魯的說。 「她旁邊的衛斯理就不用了,知道嗎?」 「………嗚……嗚…嗚嗚………」 奈威聽了,卻是開始哭泣。 「哎呀,嚇到人家了呢。」 「其實就是想睡那個妙麗而已,那麼大費周章的……」 後面的兩人,嬉笑的看著,完全沒要插手的意思。 「才沒有呢!是我的魔藥學需要報告,結果居然都沒人能幫忙!」 「不是啊,你每次請別人幫忙,不是打別人,就是請到床上去欸。」 「那些人才11、12,你也真敢。」 「放心啦,半套又沒差。」 「半套就夠嚴重了吧?」 「而且你都專挑麻種下手欸?」 「麻種退學也不會有人管的啦!」 「反正你爸媽也能壓下去。」 「你爸媽和那個恩不理居到底有多好啊?」 「也沒多好啦,就一點事情的時候可以處理一下。」 看到嬉戲訕笑的三人,奈威無法理解。 奈威不知道為什麼,可以聽懂他們在講什麼。 奈威也能感受到這些人的囂張與惡意。 為什麼可以這麼輕易的談論這種很誇張的事呢? 為什麼可以這麼隨意的傷害完全不認識的人呢? 為什麼,這種人也可以好好上學? 為什麼,這種人也可以父母健在? 「………啊你是聽到沒有啦?!」 「噗呃!」 小平頭一腳側踢,將奈威再次踢了個倒栽蔥。 「啊你都不用魔法喔?」 「魔法就容易被抓到齁!」 「呵呵,你拳腳就夠了呢。」 奈威原本只有臉頰,現在是連左眼都腫了起來。 加上不斷流淚,奈威的視線已經完全看不清了。 「記住喔!中午,八樓,占卜學教室。」 小平頭說著,和其他兩人漫步離開。 留下開始滲出鼻血的奈威。 「…………………你們……這些………壞蛋…!」 奈威一邊大哭,一邊衝向三人。 「欸欸,他衝過來了!」 浮誇項鍊看了,邊笑邊提醒。 「三小啦?」 小平頭一臉不耐煩的轉過去。 此時奈威也剛好靠近。 小平頭衝著奈威就是一腳。 奈威卻在快被踢到的前一刻,巧妙的側身躲開,抱住小平頭的腳。 在小平頭錯愕發楞的時候,抱緊腳並奮力往後跳。 小平頭來不及反應,被一瞬間拉出去,失去平衡的往前倒。 奈威迅速放開小平頭的腳,同時屈膝,將膝蓋放在小平頭倒下的位置。 「噗呃!」 奈威的膝蓋直接衝擊了小平頭的鼻樑。 小平頭感覺自己的臉部整個麻痺了一下,接著重重摔倒。 染色頭和浮誇項鍊的笑容立刻凍結。 卻見奈威緩緩起身,哭喪著一張臉。 「把爸爸的魔杖……奶奶的記憶球……還來……嗚嗚……」 哭喪著,眼神卻格外嚇人。 「幹!」 小平頭起身,卻無法停下臉上的鼻血。 鼻樑似乎斷了。 「你她媽找死!」 小平頭又羞又怒的像奈威揮拳。 囂張習慣的他,無法忍受一個廢物居然讓自己跌倒,還受了傷。 「噫!」 奈威一臉驚恐。 同時流暢的閃躲,接著一個側身,高抬腿踢擊。 對著小平頭的鼻樑又是一擊。 「呃………你這…」 小平頭只感覺頭昏眼花,同時憤怒的想再度出手。 卻看到奈威的腦袋近在眼前。 砰! 小平頭當場昏死過去,倒地不起。 「……欸……艾克他倒了欸?」 「他不是還說自己有去學麻瓜的什麼空手道嗎?」 後面的染色頭和浮誇項鍊眼看有些不妙,也準備拿出魔杖…… 「你們幾個在幹什麼!?」 * 聞聲看去,只見有對史萊哲林的知名一年級正巧經過。 大喊的人正是綴歌.馬份。 而身旁的,則是一臉驚恐的看著奈威的哈利.波特。 兩人只是剛好想順路去看看葛萊芬多,看看奈威的情況,卻沒想到聽到了一陣吵架聲響, 還有誇張的地板撞擊聲。 等兩人到的時候,卻是一個中年級學生倒在地上。 旁邊則是臉腫了一半,留著鼻血的奈威。 「嘖,葛萊芬多的事情關你屁事?!」 浮誇項鍊一臉不爽的說,同時魔杖對準著綴歌。 「去去,武器走!」 綴歌卻用更為迅速的動作,打掉了浮誇項鍊的魔杖,同時收到了手中。 「小婊子!把魔杖還給我!」 「……真是有夠失禮的野蠻人。」 面對浮誇項鍊的怒吼,綴歌只是一臉鄙視。 「奈威!」 哈利則是往奈威的方向衝過去。 染色頭見狀,又驚又怒,拿著魔杖對準哈利就是一發。 「咄咄失!」 「噴噴障!」 哈利雖是後手,卻是俐落流暢。 一手障礙惡咒,屏障迅速而起。 染色頭的昏擊咒先是被障礙惡咒放慢速度,接著被哈利用魔杖輕觸引導。 哈利將昏擊咒給甩了回去。 染色頭的一陣錯愕,就這樣被自己的昏擊咒給打中,倒在地上。 染色頭雖然受到衝擊,卻只是頭昏腦脹,意識還在。 由於法力和施法技巧都不佳,加上哈利的障礙惡咒,這昏擊咒已經效果減半了。 「你這…!」 「哇嘀哇唏!」 「嗚呃!」 浮誇項鍊想對著哈利出手,卻被綴歌用一顆施展了加速咒的意若思水晶球,狠狠的砸中腹 部,痛得跪倒在地。 「他搶了我的記憶球!」 奈威指著浮誇項鍊哭喊。 「咄咄失!」 哈利正趕向奈威,一聽,一個轉身,一個昏擊咒。 浮誇項鍊直接被打中臉部,昏死過去。 哈利過去幫忙搜索記憶球。 奈威則是從染色頭長袍中,搶回魔杖。 「奈威!我找到了!」 「哈利!謝謝!」 哈利搶回記憶球,趕緊交給奈威。 奈威感激的又哭又笑,鼻血直流。 「真是的……你真的到處都能搞出事情呢。」 綴歌看到事情告一段落,也來到兩人身邊,對著奈威抱怨著。 奈威一臉歉意的低頭。 「綴歌,奈威不會隨便對人出手的。」 「別擔心,我只是說說而已,隆巴頓是什麼樣的人,我們都知道。」 綴歌對著哈利苦笑,然後捏了捏哈利的臉頰。 「波特!你剛剛突然就給我衝過去了!很危險你知道嗎!?」 「會、會戶洗……」 哈利臉頰變形,艱難的道歉。 「……可、可是綴歌會保護我的對吧?」 哈利一臉純真的微笑。 綴歌則是害羞的紅著臉。 「………哼,那也不能亂來啊。」 「嗚嗯!……對不起。」 綴歌輕輕的彈了彈哈利的額頭。 哈利則是摀著額頭再次道歉。 兩人相視,同時淡淡的微笑。 看著哈綴二人的互動,奈威也不自主的彎起嘴角…… 「幹你娘的……」 小平頭緩緩的起身,同時抽出魔杖。 滿臉鮮血,扭曲的鼻樑,讓小平頭面目極為恐怖。 那雙佈滿血絲的雙眼,充滿了怒火與殺意。 見狀,哈綴奈三人再次緊張的舉起魔杖。 哈利眼神銳利,嬌小的身軀也無法減少此時所散發的冰冷。 有別於平常小天使的模樣,相比魁地奇比賽之時更加兇狠。 閃電的疤痕似乎散發著光芒。 綴歌站於哈利旁邊,魔杖和哈利平行,對準著目標。 戰鬥姿勢優雅而美麗,碧眼之中,充滿鬥志。 而因為法力蔓延而飄逸的金髮,更是增添了綴歌的璀璨。 奈威一臉害怕,卻是毫不退縮。 一手握著通紅的記憶球,一手持著父親繼承的魔杖。 護在哈綴二人的前面,宛如日本傳說的金剛護法,無所畏懼。 只要三人在一起,就沒有什麼好怕的了。 三人同一時間,有著共同的意念。 「你、你們知道我是誰嗎………我要把你們通通退學!」 小平頭一瞬間被三人的氣勢壓過,又看到倒在地上的同伴,心生畏懼。 逞強的大喊,卻沒有讓三人有所動搖,反而開始凝聚法力…… 「夠了!通通給我住手!」 * 麥教授從旁出現,喝止了眾人。 同時,石內卜也跟在後頭。 「麥教授,這群一年級的突然就對我們動手了!」 突然,小平頭毫不猶豫的惡人先告狀。 他一臉悲情的看著麥教授,似乎他才是最大的受害者。 「我們只是要去吃午餐,結果那兩個史萊哲林的就和那個隆巴頓一起動手,不知道在發什 麼瘋! 肯尼還有金被他們偷襲,倒在旁邊!」 小平頭說著,指向了倒在地上的染色頭還有浮誇項鍊。 「………對……我們……被攻擊了……」 還有一是的染色頭艱難的說道。 「他們在說謊!是他們先欺負奈威的!」 哈利氣憤的反駁。 「本小姐堂堂馬份一家,根本沒必要去偷襲這種浪費時間的事情。」 綴歌也是沒好氣的開口。 奈威什麼都沒說,一臉害怕。 「……石內卜教授,這走廊有監視水晶球嗎?」 「……………這邊的水晶球今天早上被皮皮鬼偷走了……」 麥教授皺眉,和石內卜詢問。 卻得到了石內卜一臉不爽的回答。 此時,石內卜手上正拿著剛剛從皮皮鬼那邊搶回來的水晶球。 「皮皮鬼?怎麼會?他怎麼會去搶那個東西?」 「哼…只要你能讓皮皮鬼覺得有趣,他什麼都能做。」 石內卜鄙視的回答麥教授,同時讓水晶球緩緩的飄起,回到該有的位置。 同時,他惡狠狠的看著小平頭,似乎知道了皮皮鬼動手的原因。 「麥、麥教授!妳別聽他們的!史萊哲林什麼學院,教授妳是知道的!」 小平頭對石內卜感到畏懼,趕緊像著麥教授求救。 「史萊哲林就是一群邪惡巫師的工廠!之前那個人的軍隊也都是從裡面出來的! 馬份也是!明明就曾經給他們做過事情!還很會裝乖! 那個活下來的男孩可能也是謠言而已,說不定……」 「夠了!」 麥教授受不了的制止小平頭。 然而小平頭的話語,卻早已讓綴歌還有石內卜滿臉怒容。 那可是他們最不想被觸擊的地雷。 「總之,先把受傷的人全部帶去給龐芮…」 「嗚嗚……你演夠了嗎?……壞人……」 奈威哭哭啼啼的出聲。 同時緩緩的拿出從胸口拿出一棵水晶球。 奈威的長袍,胸口竟然有一個很薄的,自己縫製的隱藏口袋。 而這顆水晶球,正式一顆小小的監視水晶球。 「奶奶說……壞人最喜歡在沒有人看到的地方欺負人……所以要好好保護自己……」 奈威說著,走向麥教授。 在小平頭錯愕又挫敗的神情之中,將水晶球交給了麥教授。 「他們……嗚嗚……想強姦妙麗……」 轟! 麥教授聽到的瞬間,法力略微失控。 一股強大的氣壓震了出來,走廊上的窗戶都被震的嘎嘎作響。 麥教授用充滿殺意的眼神看著小平頭,無聲的詢問。 「他……他在說謊!」 小平頭慌了,臉色極度驚恐。 「那些都只是………我……」 小平頭一時之間說不出話。 平常都有萬全的準備,所以才會過於囂張,結果犯案的時候都沒在顧慮。 現在好了,證據全部被錄製了下來。 奈威的水晶球也不用怕造假,檢查的手段一堆,現在又直接交給了最公正的麥教授,根本 沒有機會翻身。 「……史萊哲林……和學壞……………根本沒有關係……」 此時的奈威,看著小平頭,緩緩開口。 還是哭喪著臉。 還是腫著臉頰。 但眼神,卻充滿堅毅。 「史萊哲林……是有野心,有理想,對自己感到驕傲的人會去的地方……根本不是變壞的 原因…… 會去找厲害的人跟在後面,也不用是史萊哲林……誰都會這樣……」 奈威說著,看向了倒地的兩個跟班。 「葛萊芬多的人……都很容易有永無謀…什麼都是很看心情,隨意的去做事情…… 很多人還好愛面子,覺得自己最厲害…… 結果發現事情不如預期的時候,就什麼都不會了……」 奈威說著,看向了惱羞成怒,氣到臉紅的小平頭。 「跟學院沒有關係………你………你們…這種欺負人都覺得沒什麼的人,才是真正的壞人 !」 奈威最後努力的咆哮。 哭腔嘶吼著。 那顫抖的身軀,膽小、懦弱,卻充滿勇氣 那結巴的話語,沙啞、哭腔,卻充滿力量。 衝擊著,石內卜滿是傷痕的內心。 奈威的話語,讓石內卜想起了不希望想起的回憶。 那像是被詛咒的過去…… 那屬於自己的罪孽…… 「你們才是壞人………才是壞人……………………才是壞人……………………」 突然,奈威的樣子不太對勁。 眾人回神。 見到奈威的動作開始有些僵硬。 「……你們才是……真正應該去死掉的人………」 「很多好人都死掉了。 很多很厲害的人想幫忙,也死掉了。 很多爸爸媽媽,也死掉了。 為什麼你們可以隨隨便變得就欺負人? 為什麼你們可以覺得自己很好就好,大家都要對你好?」 奈威說著,同時語氣變得冰冷。 哭腔不見了。 眼神變得空洞。 「……奈威?」 「隆巴頓……?」 眾人都感覺到有些異樣。 奈威的身體似乎有什麼東西跑出來的樣子。 「為什麼?你們都能過得很好? 為什麼?總是有人保護你們? 為什麼?傷害別人之後你們都沒有事情? 為什麼,你們這樣的人……還會有爸爸媽媽?」 奈威說著,以極為迅速的朝小平頭,靠了過去。 他一腳猛踹了小平頭的膝蓋。 「呃啊啊啊啊…!」 伴隨著一個不舒服的聲音,小平頭的膝蓋骨頭直接踢斷。 「呃喀?!」 下一刻,奈威直接伸手掐住跪倒的小平頭的脖子,手指毫不猶豫的用力。 「隆巴頓!停下!」 麥教授慌張的喊叫。 奈威沒有反應,手指繼續出力。 呼吸困難的小平頭,看著那神情冰冷,如同人偶的奈威,直接嚇到尿出來,死命的掙扎。 眼看奈威就要把小平頭掐死,麥教授趕緊舉起魔杖…… 「奈威,沒事的。」 「隆巴頓……奈威,不要沾污你的手。」 「隆巴頓,這種人不值得你動手。」 兩隻稚嫩的手,一隻滄桑的手,緩緩的放在奈威的手上。 哈利溫柔的安撫。 綴歌柔聲的勸阻。 而石內卜,神情平靜的握住奈威的手腕。 對於第二次見到這樣的奈威,哈利和綴歌卻是不急不徐。 他們很清楚,奈威是什麼樣的人。 不論是瘋瘋癲顛的奈威。 亦或是哭哭啼啼的奈威。 而石內卜,只單純的,不想讓說出那種話的奈威從而受罪。 能夠好好理解史萊哲林,視角更遼闊的奈威,不值得去沾染這種垃圾的鮮血。 處罰葛萊芬多的垃圾這種事情,交給最擅長的自己就可以了。 奈威感受到三人手掌的溫度,緩緩的鬆開。 接著暈了過去。 石內卜趕緊抱住奈威,並扛了起來。 小平頭痛苦的跌坐在地上,瑟瑟發抖。 麥教授趕緊叫了家庭小精靈。 「……不用了,麥教授,隆巴頓由我帶去給龐芮吧。」 石內卜緩緩的開口。 麥教授一臉錯愕,彷彿自己不小心吃到了蟑螂串。 「……波特、馬份,你們看起來沒事,先趕去用餐吧。有問題之後再聯繫妳們。」 「……知道了,教授。」 綴歌點點頭,和哈利就先去大廳了。 「麥教授,這群人……就先交給妳了。」 石內卜說著,同時輕蔑的看了小平頭一眼。 「想必之後又會是要開個大型會議了,到時候……我會好好處置他們的。」 留下比警告更加兇狠的宣告,石內卜扛著奈威,頭也不回的離去。 剩下的麥教授,疲憊的嘆了一口氣,接著兇狠的看著崩潰的小平頭。 「起來,艾克.牙克厲,我這邊有很多事情要問你……尤其是格蘭傑的事情……你最好給 我一一招來。」 這是以深愛著學生為名的麥教授,這輩子還是第一次,想直接把學生給驅逐出霍格華茲。 * 一件件的小事情,也許就充斥著蝴蝶效應。 也因此,造就了許多人的轉捩點。 也許只是一個小變動。 也許會是一個大變故。 有些人變得更好。 有些人變得更糟。 也可能,有人的思想會逐漸得不再狹隘。 變得,能夠原諒自己。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80.218.0.241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597415241.A.3F0.html
1FFeiYue: 先推 08/14 22:31
2Flaswish: 前半噴了一桌子茶,後半有些苦澀到想要來點甜食,不錯 08/14 22:34
3Fken40220a: 今天這篇口味偏重喔 08/14 22:48
車子目前保養中 現在還好啦
4FRfaternal: 推推 這次寫得很深刻喔 08/14 22:53
5FFeiYue: 前面嗑藥 然後後面突然鹽 幫原本的奈威QQ 然後老石一整個 08/14 23:04
6FFeiYue: 暖男 08/14 23:04
7Fqazbamboo: 重口味 08/14 23:05
8FFeiYue: 不只有鹽 還有洋蔥 08/14 23:08
9Fjugularnotch: 前面還覺得這些腐女在幹嘛,後面我居然覺得奈威默 08/14 23:10
10Fjugularnotch: 默攻略完老石了(腐化中 08/14 23:10
剛剛收到情報說 某個假想英國盛產腐女.........嗯......
11Ftiaushiwan: 這篇真棒 有甜有鹹還有洋蔥 08/14 23:11
12Fjugularnotch: 這個原奈威心思細膩,言語中的智慧也不輸作弊仔啊 08/14 23:12
老奶奶的智慧
13Fbc007004: 看來隱藏溫室事件之後兩個人格好像融合起來了 08/14 23:12
14Fjugularnotch: 話說奈瘋子還會回來嗎? 08/14 23:12
15Fjugularnotch: 我喜歡跳來跳去的神經病奈瘋子啊 08/14 23:13
16FFeiYue: 應該會吧 畢竟需要他來推劇情 08/14 23:13
17Fhankiwi: 這個視角真棒 08/14 23:32
18Fsai007788: 這篇真的長,然後等一下,作弊仔是誰? 08/14 23:32
19Fg06cj6: 轉生到奈威身上有上帝視角那個衰鬼啊 08/14 23:51
申請表亂數決定 不可抗命! 反正直接沒命抗了
20Farcanite: 轉生仔不會出現了嗎? 08/15 00:03
21Fasefcian: 牙克厲自己就是食死人出身,還敢嘲笑蛇院啊 08/15 01:43
水喔 我還擔心這個家族會不會太冷門呢 ※ 編輯: counter65 (180.218.0.241 臺灣), 08/15/2020 02:58:05
22Fy12544: 推 這奈威體術超猛啊 08/15 02:58
23Flelo7410: 前面覺得奈威不瘋就換其他人瘋了,後面突然變得好感人。 08/15 03:51
24Fjadefly: 哈綴兩人打學長竟然像大人打小孩一樣XD 08/15 11:53
25Flisoukou: 看來從草藥學之後的奈威是真奈威了 08/15 11:58
26Flisoukou: bc007004的推文才是對的 08/15 12:02
27Ffishcrazy: 牙克厲居然是葛萊芬多? 08/16 17:40
28Ffishcrazy: 另外作弊仔感覺比奈瘋子冷血啊 08/16 17:40
29Fweebeer626: 港動QQ 08/17 10:17

c_chat 最新熱門文章

41 Re: [Holo]跪了
172 c_chat 2020-09-28 09:00
53 Re: [Holo]跪了
114 c_chat 2020-09-28 08:29
67 Re: [よむ] 加油啊同期醬
82 c_chat 2020-09-28 07:05
23 [holo]某會長失業以後?
72 c_chat 2020-09-28 04:45
19 Re: [Holo]跪了
40 c_chat 2020-09-28 04:30
19 Re: [HOLO]氣到還願
61 c_chat 2020-09-28 03:27

最新文章

Re: [Holo]跪了
c_chat 2020-09-28 10:11
Re: [Holo]跪了
c_chat 2020-09-28 1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