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 [綴歌] 勝利女神的狼:迷拉的鐵拳(4)

看板 C_Chat
作者
時間
留言 46則留言,9人參與討論
推噓 13  ( 13推 0噓 33→ )
勝利女神的狼:迷拉的鐵拳(4) Victoirewolf : Fist of Veela(4) 前篇: 勝利女神的狼:泰迪與薇朵兒(1) #1W16OQ2Q (C_Chat) 勝利女神的狼:泰迪與薇朵兒(2) #1W21AGDL (C_Chat) 勝利女神的狼:泰迪與薇朵兒(3) #1W3GmZK5 (C_Chat) 勝利女神的狼:迷拉的鐵拳(1) #1W5FzkbK (C_Chat) 勝利女神的狼:迷拉的鐵拳(2) #1WCX6LL7 (C_Chat) 勝利女神的狼:迷拉的鐵拳(3) #1WEVNwbv (C_Chat) Hackmd網頁版: https://hackmd.io/@kagami3421/HkP2bajfu 後來想想根據時間軸安排,先到這個段落。 先行開下一個新章好了,這章還沒結束。 同時因為時間因素,下一篇會隔久一點。 Change Log: 2021/03/04 - 根據讀者意見,更新情緒轉折的節奏和安排 2021/03/14 - 修正稱謂 ==================================================== 「這是哪裡?」 棕髮的男孩——泰迪,漫步在一處白色的空間。 白色的空間中,只有天際與地面的分界才有黑色的漸層。 泰迪現在不斷好奇地轉著頭,在空間內四處張望的時候。 突然被一聲成熟的男聲所叫住了。 「嘿,小夥子。」 「哦哦果然很相像,你就是路平的兒子吧。」 「不過,也算是波特的兒子?」 泰迪的視線一轉,看到一位裝著西裝的中年大叔。 他有雙充滿睿智眼神的雙眼,並蓄著稍短並從側臉延展到下巴的棕色鬍鬚。 穿著合身的灰色西裝背心和白色襯衫,灰色西裝褲的腳上穿著棕色的孟克鞋。 現在把自己的臀部靠在空間中的一處牆壁上,左手上拿著一盒柏蒂全口味豆。 發覺泰迪看見自己後,對他舉起手打招呼。 泰迪這時才從耳後發覺,空間內除了自己之外還有別人。 並驚異地轉頭看向聲音的來源,道起內心疑惑的話語。 「你是誰?!怎麼會知道我是誰?」 「嗯...我是誰呢?」 『鳳凰甦醒之時,必有要事發生。』 西裝大叔這時瞇起眼睛,並摸了摸自己的鬍鬚。 緩緩地道出,泰迪完全聽不懂的艱澀話語。 泰迪只好狐疑地皺起眉並歪著頭。 看到此處光景的大叔,挑起眉頭並對著他微笑了一下。 「小夥子,我知道你在煩惱什麼。」 「畢竟,你的臉上可是說明了一切。」 「照照鏡子吧。」 西裝大叔現在從原本靠著牆壁的姿勢,用臀部向前一彈。 輕輕地踩穩腳步之後,右手上的魔杖大筆一揮。 在泰迪的面前,冒出了一片會反射的鏡面。 鏡面反射出的,是泰迪那皺起眉頭既痛苦萬分。 又抿起嘴唇焦慮不已,有著複雜表情的臉龐。 隨後,鏡面上從原本反射著自己臉龐的畫面。 慢慢漸變成一位有著鷹勾鼻,留著油膩膩長髮的少年。 對這張臉龐有些許印象的泰迪,他的內心驚異了一下。 『月有陰晴圓缺,但破鏡不能重圓。』 「很久很久以前,在你親生父親的時代中。」 「有個個性灰暗的男孩,和他的青梅竹馬。」 「從小就說好約定要在一起。」 「但是他成為少年之後,在學校並不是過的很好。」 「面對關心自己的青梅竹馬。」 「卻不斷道出他的違心之論,甚至是違心之舉。」 講到這裡,大叔的臉上稍微籠罩一層陰影,並垂著眼露出遺憾的表情。 同時舉起空著的左手,彈了一聲響指。 泰迪面前的鏡面,突然瞬間裂開成好幾瓣。 並馬上粉碎成粉末,稀稀落落地落在地上。 大叔放下手繼續開口道出,艱澀但富含道理的口語。 『逐漸加深的裂縫,終成不可跨越的海洋。』 「一但誤會開始後,什麼都不解釋。」 「甚至是反其道而行,那一切就來不及了。」 這時他又抬起頭,回到嚴肅但充滿慈祥的眼神看著泰迪。 「所以小夥子。」 「好好向對方,也就是你心愛的人坦白。」 「不要步上他的後塵,這是你接下來要做的事。」 『天龍座(Draco)庇護的天狼座(Lupus),離巢後終有一番大業。』 「聽不懂的話,就來吃顆柏蒂全口味豆吧。」 西裝大叔語畢之後,對著泰迪露出他意味深長的微笑。 把柏蒂全口味豆拿在夾著魔杖的右手上,往左手掌上倒了兩顆出來。 臉上已經是坦然表情的泰迪,對著西裝大叔點了點頭。 用右手從他手掌上拿一顆全口味豆走,並馬上吞嚥下去。 「好甜。謝謝你,沒有報上名的大叔。」 西裝大叔吞下剩餘的一顆全口味豆後,皺起眉頭露出想吐的表情。 「嗯...在這裡還是吃到耳屎口味的。」 「大叔嗎...這樣說也沒錯,雖然你回去之後提到我的話。」 「也許他們只會認得,那垂垂老矣的我。」 這時從大叔的身後,突然冒出強烈的光芒。 白色光芒的強度逐步增大,開始把大叔的身影給掩蓋住。 「小夥子,看來迷離幻境要把你趕走了呢。」 「而大叔我也該回去了。」 在光芒把西裝大叔的身影完全蓋住之前。 他回復到原本微笑的表情,並對著泰迪揮了揮手。 被光芒照到而瞇起眼睛的泰迪,也彎起身驅對著大叔回禮,同時心裡不斷想著。 (好,就好好對薇朵兒坦白這一切吧。) ==================================================== 「看來,我們的任務已經達成了~~」 「是啊姊姊~~」 夜叉姊妹雙雙叉著腰,站在一旁靜靜看向衝向泰迪的薇朵兒。 事實上,泰迪從變身之後所看到的光景,其實是夜叉們所下的幻覺魔法。 狼人的怒吼所帶來的威壓,確實讓她們招架不住。 但也不到像在幻覺中,那樣被輕易擊倒的狀況。 泰迪因為使用變形術頭一次變成狼人,所造成的負擔而失去意識。 薇朵兒這時留著汗咬著牙,不管自身體力疲累的狀況。 這時趕緊衝上前,在泰迪摔倒在地上之前即時接住他。 褐皮膚的夜叉姊姊現在露出惡作劇的笑容,對她開口說道。 「放心吧,薇朵兒小妹妹~~」 「他只是暈過去而已~等等就會醒來了~~」 「既然預言已經順利達成了~~」 「我們就和妳坦白一切吧。」 「預言...妳們剛剛就一直強調這個,到底是?」 方才順勢抱住泰迪坐在地上,滿臉是著急表情的薇朵兒。 聽聞夜叉姊妹突然正經地發言,抬起頭來好奇但又狐疑地看著她們。 「其實我們是~達成預言的輔助者(Prophet)~~」 「根據我們天目(Inner Eye)的能力,所帶來的預言~~」 「發覺這個世界的你們,最有機會能夠拉近彼此的關係~~」 「我和泰迪哥的關係?!」 「那在其他世界的我們,會變成怎樣?」 保持著魅惑微笑的夜叉姊姊,向薇朵兒表明自身的身分。 對夜叉所述彼此的關係,而內心中的興趣被激發出來。 薇朵兒這下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忍不住開口繼續詢問。 「嗯~其他世界的泰迪小弟迪,依舊對妳鬧著彆扭~~」 「之後妳們兩人逐漸形同陌路~~」 「因為沒有妳去制止他的狀況下~~」 「依靠教父母的名氣,幹盡各種骯髒的勾當~~」 「最後變成一個不擇手段,且心狠手辣的人呢~~」 從夜叉姊姊口中所述,得知泰迪會有機會在未來誤入歧途。 薇朵兒的臉龐現在顯現了不可自信的表情,並倒吸了一口氣。 「所以~讓泰迪小弟迪能夠狼人化,不是我們首要的目標~~」 「而是藉由他來找我們這點,讓他和妳的關係有所進展~~」 「所以才刻意引導泰迪小弟迪~藉由這個機會好好對妳坦白~~」 「還有,雖然我們是夜叉~難免對那方面很有渴望~~」 「但是妳心愛對象的靈魂和身體~~」 「我們可是一~~~丁點都沒玷汙呢~~」 「如果我們真的那麼做~~」 「就真的會把預言破壞掉了~~」 「根據下一個任務,之後我們會接觸妳的妹...」 「姊姊等等~妳又說太多了~~」 滿臉得意且滔滔不絕的夜叉姊姊,這時被一旁的妹妹提點之後。 才發覺自己說錯話的不對勁,趕緊停住透露出關鍵的話語。 聽聞自己親妹妹的名諱,薇朵兒又再次露出驚異的表情問道。 「妹妹...妳說多莉她?!」 「真是的姊姊~妳每次得意忘形老是都說溜嘴~~」 「總...總之就是這樣~~」 「那可愛的泰迪小弟迪,就交給妳囉~~」 淺膚色的夜叉妹妹,在旁邊皺起眉頭訓戒著說錯話的親姊姊。 夜叉姊姊以三兩撥千金的態度,趕緊結束這個話題。 隨後話語剛落下,馬上轉過頭也不回的往巨木上的門扉走去。 在一旁帶著無奈表情的夜叉妹妹,也趕緊三步併兩步地跟上。 薇朵兒的內心,還沒搞清楚對方提到有關妹妹的情報之下。 只能再對著夜叉大聲追喊著。 「喂?!給我等等!」 但是夜叉們不理會她的追喊,自顧自地進到門扉後方。 她們馬上把門把帶上,隨著發出一聲清脆的鎖門聲之後。 巨木上的門扉,開始像風吹過的沙雕般逐漸瓦解。 直到門扉的模樣已不成形體後,只徒留下巨木那原本粗糙的表面。 現在的森林內只留存著,坐在地上滿身汗水且疲累不已的紅髮女孩。 以及在她懷中現在正沉睡不已,臉上不斷皺著眉頭的棕髮少年。 ==================================================== 白光再次退去,泰迪眼前的景色再次發生了變化。 隨著景色變換成模糊的暗綠和火紅為基調,他試圖睜大自己的眼瞳看個清楚。 最後,眼前的視野終於慢慢地回到清晰的狀態。 泰迪先是注意到,自己的視野方向是對著森林的天空看過去。 以及那熟悉再不過,低下來看著自己的紅髮女孩臉龐。 她的臉龐上,有著無數看似是汗水和淚水所流過的痕跡。 那眉心重重皺起,下方的朱唇被門牙咬住的焦慮表情。 這時他不禁轉動眼珠四處張望,開口緩緩問道。 「...這裡是?」 「剛剛那個大叔呢?」 「哪來的大叔?你可是躺在我的腿上呢。」 泰迪被薇朵兒這麼一提醒。 才發現自己的後腦勺,一直都有股柔軟且溫熱的感覺。 以及鼻腔中,不斷聞到陣陣微弱的不明香氣。 說時遲那時快,薇朵兒左手的拳頭越來越接近自己的視野。 在拳頭的衝擊下,讓腦袋稍微往右邊轉了幾度。 過了幾秒泰迪才發覺,自己的左臉頰開始疼痛和發燙。 就算是她隔著手套,這一拳的威力依舊覺得疼痛不已。 『磅!』 「泰迪哥你這笨蛋!」 泰迪不禁伸出手,摀著自己被拳頭重擊而發燙的臉。 並不自主地張開嘴巴,對著她露出目瞪口呆的表情。 「你的事情,我大致上從夜叉那邊了解了。」 「為什麼!不坦白地告訴我呢?!」 薇朵兒帶著憤怒的情緒,繼續大聲地質問泰迪。 他趕緊收起驚訝神色,轉而以慚愧不已的表情回答。 「我...對不起薇朵兒,之前一直都難以啟齒。」 「我一直很迷惘,自己對妳的感情到底是真心的。」 「還是,純粹是被迷拉的能力所魅惑。」 「在前一個月,聽到夜叉姊妹們出現在這裡的消息。」 「於是找上同樣具有魅惑能力的她們。」 「讓她們訓練自己能不能分辨自己的內心。」 「而讓我從中獲得到解答。」 這時泰迪的心底,依舊害怕薇朵兒聽完之後的反應。 但他知道這時候不好好解釋,兩人的關係就不會有進展。 只好勉強地吞了吞口水,轉換心情繼續娓娓道來。 「而且。」 「在這兩年多來,會一直逃避妳。」 「是因為從小到現在,妳在我的眼中是多麼的耀眼。」 「不斷的保護我,無條件的包容我那彆扭的個性。」 「而我自己卻只是個,內心陰暗且沒有能力的傢伙。」 「認為現在的自己,一點也配不上妳。」 「而且我自從來到霍格華茲,遇到更多比我更厲害的人之後。」 「這個念頭就更加強烈了。」 「對不起薇朵兒,從以前以來一直不能保護妳。」 「這次沒用的我,又讓妳添麻煩了。」 隨著泰迪把他藏在心裡很久的自白,甫全部一掃而盡之後。 在這兩人之間,突然產生了好幾秒的沉默。 而打破沉默的,則是薇朵兒那從細如蚊聲,到五雷轟頂的回應。 「...泰迪哥,你真的是笨蛋。」 「無以復加的大笨蛋。」 「居然為了確認對我的感情,而來這裡和夜叉接觸。」 「我...我真的很高興。」 「但是你依舊是個不計後果,自己什麼都不說魯莽行動的笨蛋!」 「你害我有多擔心,你知道嗎!?」 薇朵兒這時的內心,憤怒和高興的矛盾情緒交雜著。 因為了解到泰迪為了自己,充滿行動力而高興。 但另一方面,也了解他是個不顧危險的人,擔心他的安危而憤怒。 她的臉龐上不禁皺起眉頭,怒視著泰迪。 泰迪面對她的憤怒,一時語塞只能道歉。 「對...對不起。」 「還有!」 「在這兩年多來,總是一直躲著我!」 「還變成一個花心大蘿蔔!」 「在學校就比我更受歡迎,旁邊都圍繞著不同的異性!」 「明明對你來說,你還有其他選擇!」 薇朵兒這時又想到,泰迪方才解釋過往躲避自己的原因。 因為泰迪在這兩年來依舊專情著自己,內心充滿欣喜。 但又是因為他的自卑而躲避著他,而燃起心底的憤怒。 驅使朱唇忍不住再次張開,繼續大聲地發洩。 招架不住對方話語的泰迪,還是只能繼續道歉。 「對...對不起。」 「呼呼...真是的...泰迪哥你從小到大總是這樣。」 對著泰迪好不容易宣洩完脾氣,薇朵兒這時氣喘呼呼地說著。 臉上的怒氣隨著憤怒的消退,而維持不住。 這時轉露出平靜的臉龐,和無奈的眼神看著泰迪。 開始平淡地對他表示,內心另一方面開心的部分。 「總是在我看不到的地方,背地裡偷哭。」 「總是和麻瓜同學打架,都是我來救你。」 「總是趁我睡著的時候,怕我冷到幫我蓋外套。」 「總是有好吃的食物,第一個先跟我分享。」 「那時的你,親口說要送給我這雙手套的時候。」 「我真的很高興。」 「看到現在的你,還是我所熟悉的泰迪哥。」 「而且還一直惦記和喜歡著,個性老是被說像男生的我。」 「我真的很高興。」 薇朵兒的眼神,隨著話語推進而逐漸溫和,消逝的怒容終於開始微笑著。 以靦腆的口氣表達她內心對泰迪,從小時候到現在逐漸昇華的感情。 「泰迪哥,你給我聽好了。」 「就算你之後變成什麼樣子。」 「你在我的心中,還是那個在海岸邊跟我約定。」 「長大後要成為保護我的英雄。」 「也是我從小到大,到現在甚至是永遠。」 「我最喜歡的人。」 薇朵兒心底儲藏已久對泰迪的感情,終於在這時忍不住溢出。 原本白嫩的臉龐開始紅潤,溫柔的眼神逐漸迷濛。 她開始彎起身子慢慢地靠近,腦袋現在躺在自己腿上的泰迪。 而泰迪不抗拒,也不須抗拒。 開始對脖子施力,稍稍撐起自己的腦袋,並用雙手緩緩勾住對方的脖子。 薇朵兒臉龐上那最重要,也飽含濕潤和性感氣息的器官。 逐漸和泰迪的同樣部位接合上之後,她馬上閉起眼睛。 開始不斷地享受,對方唇上那帶有野性氣息的味道。 (啊啊...這就是泰迪哥的味道...好棒...) 她開始情不自禁的,把舌頭伸入到泰迪的口腔。 泰迪也不干示弱伸出舌頭,也往薇朵兒那滿是氣息的腔室內前進。 他們互相貪婪地從情人那邊,獲取充滿野性或是魅惑的氣味。 兩人的臉龐結合了數分鐘後,才逐漸依依不捨地放開彼此。 唇與唇分離之後,在彼此之間形成了完美的弧線。 弧線反光所造成的閃耀只有沒幾秒,便因為重力和距離而失去連接。 薇朵兒帶著依舊紅潤的臉龐並瞇起眼睛,以爽朗的表情對著泰迪說道。 「泰迪哥(Edward)。」 「嗯?」 「決定了。」 「還是喜歡小時候的叫法,以後我要叫你 泰迪(Teddy)!」 說完話的薇朵兒露出她招牌的開朗微笑,這時泰迪不禁怦然心動。 同時鼻子不斷吸著情人身上,那從身體上陣陣飄散的香氣。 薇朵兒是八分之一的迷拉混血,身上的體味其實與人類無異。 但是對是迷拉的戀人來說,聞到的卻是對戀人想像的香氣。 就這點來說,其實和意亂情迷水有類似的效果。 泰迪這時忍不住打起惡作劇的心態,笑了笑並刻意調侃起薇朵兒。 「好好好,不過我看妳的身上滿身都是汗,襯衫都還有點濕濕的。」 「什麼!難道你想說很臭嗎?」 薇朵兒這時舉起手往自己身上的襯衫吸了吸,並對泰迪露出害臊的表情。 泰迪稍微抓了抓自己的頭髮,不好意思地笑著說。 「其實味道很香,我只想好好吸上幾口。」 「...泰迪你這變態!就給我吸到窒息吧!」 聽到泰迪的回答,這時薇朵兒滿臉通紅又更加害臊了。 同時往泰迪的胸口上,嘺嗔地輕輕揍了幾拳。 ==================================================== 霍格華茲學院的門廳中央,站著兩位似乎正在等待著什麼的人。 其中一位帶著斗大的巫師帽,帽簷的下方有著盤起並置於帽內的白長髮。 臉上遍佈大大小小皺紋,現在保持淡然表情的老人。 而另外一位有著金白色頭髮的女人,身穿高領的教師套裝,並著黑色絲襪踩著高跟鞋。 臉龐上的灰色眼瞳,一直保持著嚴肅的神色望向門外。 這時她們突然從學院的大門前,聽到一聲女孩子的呼喚。 「麥教授和波特教授,我把泰迪帶回來了。」 薇朵兒現在維持著單手攙扶泰迪的姿勢,疲累地看著麥教授和綴歌。 而站在一旁跟著他們進來的飛七,臉上堆滿喜不自勝的表情。 那粗糙的雙手正興奮地摩拳擦掌,等著看泰迪被處罰的樣子。 綴歌這時候擺過頭,狠狠地瞪了現在樂不可支的飛七一眼。 「哈哈哈!這次終於抓到這傢伙的把柄了!這次他絕對逃不了開除」 「好了阿各,你先請回吧,泰迪這孩子的懲處先讓我定奪。」 「怯...」 講到一半被麥教授打斷話語的飛七,心情就像被從頭上澆了一桶冷水。 低聲地撇了撇不削的語氣,也拿不出主意的他只好忿忿地離去。 麥教授這時注意到了薇朵兒對泰迪的稱謂,滿是皺紋的臉上稍微笑了一笑。 並轉頭對著站在身旁,依舊滿臉嚴肅表情的綴歌說道。 「不過...泰迪(Teddy)?看來你們之間已經沒事了嘛。」 「波特教授,妳應該也有話要說吧。」 綴歌現在表現一貫的冷冽態度,兩眼不斷瞪著泰迪。 張起那能冒出冷若冰霜話語的朱唇說道。 「是的,麥教授。」 「愛德華.雷木思.路平,因為你擅闖禁忌森林。」 「已經不是赫夫帕夫扣個五十分,或是勞動服務地獄能解決的了。」 「是的,波特教授。」 「我願承擔一切的懲罰。」 泰迪撐著原本剛甦醒的精神,淡然地回應綴歌。 心中認知到她對於自己的過失,所下的嚴重警告不無道理。 並已經做好,甘願接受處罰的心理準備。 對於泰迪果斷認錯的態度,她無言地點了點了頭。 臉上還是維持著嚴肅的表情說道。 「好,很好。」 「不愧是我和哈利的教子,沒有白教你了。」 「不過,畢竟我不是你所屬學院的教師。」 「要把芽菜教授請來討論後,才能請麥教授作裁決。」 「波特教授說的沒錯,不過現在時間已經晚了。」 「衛斯理。」 對綴歌的回答感到滿意的麥教授,閉著眼睛稍微點了點頭。 立刻從懷裡拿出一張對摺好的羊皮紙,張開眼並帶著嚴肅的表情看著薇朵兒。 並伸出滿是皺紋的右手遞給她,再語重心長地說。 「以後這個問題兒童,就麻煩交給妳照顧了。」 「以後他有任何狀況發生,就直接到我這裡來報告吧。」 「如果他硬是不來的話,我就斟酌扣點分數。」 「是的,麥教授。」 被麥教授叫住的薇朵兒,她小心翼翼地接下紙條之後。 以慎重的態度答應麥教授後,把它放到裙子側邊的口袋內。 「路平你明天早上,和衛斯理來校長室一趟。」 「討論有關你的重大過失,以及如何裁決的事情。」 「「好的,麥教授。」」 泰迪和薇朵兒這時正經八百地回應麥教授,有關明天到校長室的事情。 這時麥教授看了看,現在嚴肅地看著泰迪,臉上的肌肉欲言又止的綴歌。 滿是皺紋的臉龐上不禁莞薾一笑,並開口說道。 「波特教授,我就和衛斯理先行離開。」 「那路平這邊就先交給妳了。」 「我想,妳應該有很多懲罰要給他吧。」 話語剛落下的麥教授,轉頭看著薇朵兒。 並對她使了使眼色後,頭也不回緩緩地走離開原地。 理解到她言下之意的薇朵兒,也趕緊往旁邊通往餐廳的長廊離開。 這時漫步離開門廳的麥教授,同時抿了抿嘴唇。 感嘆地輕聲佩服,已故前校長的先見之明。 『天龍座(Draco)庇護的天狼座(Lupus),離巢後終有一番大業。』 「鄧不利多,你的預言果然再次應證了。」 ==================================================== 現在的門廳徒留兩個人。 一個是有著灰色的雙瞳,現在不斷瞪視著男孩的金白髮女人。 以及被不斷瞪視著,害怕到滿身是冷汗的棕髮男孩。 「路平。」 「有聽清楚麥教授剛剛說的話吧。」 「明天我也會去那裡一趟,畢竟是你的教母。」 「是...是的,波特教授。」 泰迪很清楚,現在的綴歌媽媽相當生氣。 也知道平時對自己很溺愛的她,生起氣來連哈利都壓不住。 他只好強壓住內心的害怕,認真地回應綴歌。 「然後。」 「你現在唯一能被我赦免的方法。」 「就是,馬上過來好好地抱一抱我。」 綴歌的話語落畢,原本冒著冷汗的泰迪心底突然一驚。 看了她一眼並點了點頭,慢慢地走近不斷瞪著自己的教母。 泰迪忍住害怕張開雙臂,這時候慢慢地環抱住綴歌的背部。 被泰迪抱住的她,終於維持不住自己。 在學校為了不要太溺愛泰迪,總是克制並裝成嚴母的形象。 身上的嚴肅氣息和臉上的怒容開始瓦解,並不受控制地不斷滑下眼淚。 取而代之的是,五官扭曲並不斷抽泣著的表情。 泰迪抱住綴歌後,感覺到教母那清新的香氣和溫暖的體溫後。 從原先的害怕慢慢緩解,心底那給教母添麻煩的愧疚情緒不斷湧上。 「嗚泰迪...你能平安回來真是太好了...」 「對不起...綴歌媽媽又給您添麻煩了...」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綴歌這時身體微彎,同樣抱住泰迪的肩膀和頭。 右手並不斷地輕輕撫摸著,泰迪那滿是慚愧表情的臉龐。 愧疚不已的泰迪,臉龐上也不禁開始滴下幾行淚。 這對教子和教母,現在藉由互相抱在一起哭泣的動作。 毫不保留地表達內心中,那十幾年不斷累積的母子情。 -- Kagami - Artist & Programmer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22.118.36.98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14693196.A.F09.html
1Fken40220a: 海邊?我忘了什麼嗎? 03/02 22:10
窩不好說
2Fken40220a: 阿不思是夜叉弄出來的嗎? 03/02 22:10
窩不好說
3Fken40220a: 可惡,黑道泰迪…真是對不起,還要鏡子大幫我擦屁股 03/02 22:11
沒事 就照你說的當平行世界吧
4Fken40220a: 愛德華改泰迪那邊不錯欸~ 03/02 22:12
臨時想到的靈感
5Fken40220a: 狼的口水,迷拉的汗味,嗷嗷嗷!! 03/02 22:12
6Fken40220a: 興奮!! 03/02 22:12
香!
7Fken40220a: 綴歌也要泰迪的抱抱,大家都愛泰迪抱抱 03/02 22:13
8FATHEM7: 我也要泰迪的抱抱 03/02 22:41
少年的抱抱讚
9FRfaternal: 推推 老鄧出來亂www 薇朵兒的汗水啊嘶~~~ 03/02 23:43
迷拉少女的汗水香
10Flelo7410: 專業工具人夜叉姐妹。 03/03 03:21
劇情推動的工具人XD
11Falanalg: 推 夜叉還要出任務好辛苦XD 03/03 08:50
真的XD
12Fcs2208209: 覺得有些對話的情緒好像有斷點,像是薇朵兒罵到一半突 03/03 09:16
13Fcs2208209: 然說自己很高興,或是綴歌說要懲罰卻說來抱一個。 03/03 09:16
14Fcs2208209: 找回失蹤的教子,應該不太可能有心情再開這種玩笑吧? 03/03 09:18
15Fcs2208209: 個人意見啦,不是批評 03/03 09:18
很好的意見 其實是想表達綴歌原本很生氣和擔心 但是看到人沒事就氣消的感覺
16Fcs2208209: 就算以教授身份作出裁決,說出「來抱一個」感覺還是有 03/03 09:22
17Fcs2208209: 點突兀 03/03 09:22
18Fcs2208209: 這句台詞感覺cue點意味太重了,好像講完之後就是一個 03/03 09:24
19Fcs2208209: 從生氣教授轉為擔憂母親的timing 03/03 09:24
20Fken40220a: 我倒是覺得綴歌突兀的抱抱表現出鏡大所說的雙重情緒 03/03 09:25
21Fcs2208209: 可以試想一下這樣的雙重身份在這樣的情緒下,真的說得 03/03 09:29
22Fcs2208209: 出「我對你的懲罰就是來抱一下」這種半開玩笑的話嗎 03/03 09:29
23Fcs2208209: 不管是作為母親衝上去抱住,還是作為教授先予以訓斥感 03/03 09:30
24Fcs2208209: 覺都合理,但加起來除以二就怪怪的 03/03 09:30
如果把那句台詞改掉 應該就會比較好吧? 自以為第三人稱敘述不到位 確實是問題
25Fjojoshoe: 夜叉要變世界線的魔女了嗎?感覺戲份越來越多 03/03 11:54
26Fjojoshoe: 離巢終有大業,這是大長篇的預感 03/03 11:54
後面還有沒錯
27Fjugularnotch: 薇朵兒要泰迪吸到窒息?吸歐派嗎(x 03/03 12:53
好像已經吸過了(?
28Fmonica21: 嗚也覺得情緒轉得有點快,而且旁邊還有麥教授在 03/03 21:44
29Fmonica21: 感覺綴歌不會那麼願意直接表露情緒 03/03 21:44
30Fmonica21: 如果是自己寫,也許會先描寫綴歌在等待時始終閉著眼 03/03 21:55
31Fmonica21: 見到泰迪的瞬間,眼睛睜開的同時眼波流轉 03/03 21:55
32Fmonica21: 直到瞬間瞇上眼,才漸漸恢復清冷的眼神 03/03 21:55
33Fmonica21: 雙唇卻在麥教授責罵時,始終泯成了線 03/03 21:55
34Fmonica21: 然後接綴歌罵泰迪,結束後用哈利或麥教授的視角側寫 03/03 21:55
35Fmonica21: 說從綴歌始終緊緊瞇上的雙眼,以及適才的一言不發 03/03 21:55
36Fmonica21: 認出了她久違地用鎖心術強忍著心情 03/03 21:55
37Fmonica21: 在綴歌罵完後,麥教授或哈利才會心接著說 03/03 21:55
38Fmonica21: 雖然綴歌不是獾院導師,但她也許有更多教訓要講 03/03 21:55
39Fmonica21: 要泰迪與綴歌留下,自己離去。 03/03 21:55
40Fmonica21: 然後兩人無聲沈默,綴歌始終瞪著泰迪 03/03 21:55
41Fmonica21: 泰迪懊悔的低著頭,因為讓綴歌失望而難過自責 03/03 21:55
42Fmonica21: 才接上綴歌慢慢開口說「你真的知道錯了嗎?」 03/03 21:55
43Fmonica21: 還有泰迪點頭認錯後的輕輕抱抱 03/03 21:55
再次感謝妳昨天給予我的意見XD
44FATHEM7: 我來混亂邪惡了:直接在「那你現在唯一能被我赦免的事… 03/03 23:32
45FATHEM7: …」之後直接插入內心轉折,從教授轉到母親,然後接續抱 03/03 23:32
46FATHEM7: 抱段落 03/03 23:32
這也不錯XD ※ 編輯: Kagami3421 (122.118.12.22 臺灣), 03/17/2021 23:45:22

C_Chat 最新熱門文章

40 [心得] 影宅好棒!!
75 c_chat 2021-04-21 23:56
15 [閒聊] 颱風圖
24 c_chat 2021-04-21 23:13
36 [問題] 換過名字的主角
51 c_chat 2021-04-21 23:04
44 [Vtub] HACHI 突擊歌回#9
53 c_chat 2021-04-21 23:02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