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 [綴歌]惡夢,亦或是恩仇的呼喚

看板 C_Chat
作者
時間
留言 15則留言,7人參與討論
推噓 9  ( 9推 0噓 6→ )
討論串 59
前篇連結 #1Xu1rFxp (C_Chat) 感謝lee大,最近辛苦了 https://i.imgur.com/MOtG8mQ.jpg
https://i.imgur.com/VA85CTZ.jpg
大家晚安,Vinです。 今天,亂源上線(各種意義上) 正文開始 「親愛的日記, 我今天終於見識到波特兄弟開我玩笑的那個遊戲了。 他們還用我的名字創建了一個新角色, 在一個荒涼的世界裡到處滾來滾去 躲避各種瘋狂的東西。 看他們駕輕就熟的,我卻一離開篝火就死了。 那個世界好可怕……」 隔天起來後,莉亞沒有馬上去吃早餐, 卻也不是待在床上賴床。 雖然還是待在床上, 但她是坐在床上拿著兩隻魔杖工作。 等等就要跟哈利還有夏瞳練習了, 而且這一次莉亞打算第一次拿著魔劍去參加。 但是拿著摩根的魔劍上場未免太危險了, 所以她現在要照著上面的符文 把自己的魔杖也加上魔劍的功能。 用惡魔血魔杖寫上符文, 然後變形個幾次測試性能沒有問題, 莉亞才收起一拿出來就開始發熱的魔杖, 穿好衣服下去吃早餐。 但是一到樓下, 就看到大人們已經匆匆忙忙地在準備出門。 「哈利叔叔,發生什麼事了?」 察覺不對勁的莉亞問。 「破釜酒吧好像昨晚被闖空門了, 現在奈威跟漢娜都在醫院。」 哈利迅速地說。 「沒事吧?」 想起在學校對她愈來愈好的奈威, 莉亞也不由得七上八下起來。 「不知道,所以我們現在要去探望他們。」 「好好待在家裡,沒事不要出門。」 綴歌告誡孩子們一句,才跟哈利一起消影。 去到聖蒙果醫院,十萬火急地爬上樓梯, 就看到奈威跟漢娜, 手裡還牽著莎提跟加里亞諾站在走廊上。 令人意外的是旁邊的椅子上還坐著金妮。 「奈威!」 「漢娜!」 「你們沒事吧?……」 所幸他們幾個看上去都別來無恙, 但是發現哈綴前都憂心忡忡地看著病房裡面, 尤其是金妮焦慮的十指交握, 甚至晚了一拍才注意到他們的出現。 「我們沒事,只是……」 「哈利!不要跳過我啊!」 抗議的金妮這時卻從椅子上彈了起來, 不顧綴歌就在旁邊直接搭在了哈利的肩膀上。 「抱歉,聽說奈威他們家出事了, 沒想到妳也是……」 哈利趕快安撫金妮好讓她鬆手, 不過綴歌倒也沒有多在意, 只是翻個白眼後看向病房門上的窗戶。 當看到躺在裡面的人竟然是翠菊, 還有先一步進入病房坐在床邊探望她的姊姊月桂時, 她不由得倒抽一口氣。 「她沒事的,只是頭砸到酒瓶了。」 漢娜對她說。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綴歌問。那聽起來不太像沒事。 「昨天關門後,破釜酒吧被人闖空門了。 沒有少什麼東西,但是那個賊很厲害, 不知道來我們這裡是想找什麼。」 奈威說。 「怎麼個厲害法?」 終於把金妮應付到能讓他去管其他事情的哈利問。 「最先醒來發現的我差點打不過他。」 奈威坦承。 「是翠菊也被我們打鬥的聲音吵醒, 跑來幫忙才把她趕跑的, 雖然感覺應該是愈來愈多酒客被吵醒, 他不想一次面對這麼多人就決定落跑了。 然後翠菊還沒酒醒,一不小心跌倒了, 剛好摔在她本來拿著的酒瓶上。」 「多虧了翠菊,除了她以外沒有人受傷。 不過酒吧現在也一片狼籍,必須先暫時歇業了。」 漢娜接著說明,順便自嘲了一下, 不然聽到翠菊受傷的原因後, 剛剛還十萬火急趕過來的兩人 都不由自主地露出被整了似的表情。 「也只能這樣了。需要幫忙的話,隨時跟我們說。」 綴歌無奈的說。 「那酒吧修好前,你們打算在哪裡過夜?」 哈利問。 「我還沒計畫。哈利你覺得呢?」 金妮馬上回答。 「我們可能去霍格華茲度過剩下的假期吧。 而且入侵者感覺不簡單, 可能讓更多人知道比較好。」 奈威搶下她的話說。 「怎麼個不簡單法?」 綴歌眼神銳利起來。 雖然隆巴頓一家剛才很努力的想讓他們安心, 但是昨晚果然不是小事。 奈威使了個眼神, 漢娜點點頭後不動聲色的把兩個孩子拉開, 他才拿出一張照片。 「這是昨晚的入侵者在戰鬥中憑空變出來給他助拳的東西, 被吵醒的酒客拍下來的。 之後想找時一點痕跡都不剩的消失了, 所以我還沒給正氣師看過。」 如果這時莉亞也看到的話,就會認出照片中 剛好飛到月光下的生物剪影正是四百年前 從曼西斯事件中倖存下來的學徒尼古拉斯 使役來找出曼西斯一家的惡魔。 哈利跟綴歌雖然認不出來, 但是他們不用修完奇獸飼育學的課程也感覺 那不像是地球原產的奇獸。 「憑空變出來?」 「我很確定他沒有拿出像羅夫的皮箱那樣的東西。」 奈威點點頭。 看到他們兩個認真起來的神情, 奈威就知道他認真看待這張照片是對的了。 「要聯絡羅夫問問這是什麼奇獸嗎?」 「「應該不用。」」 他們異口同聲的說。 「是嗎?所以說這果然就是……」 所知只有在之前跟師公的討論中聽到一個詞彙, 所以奈威沒有直接說出惡魔兩個字, 但是波特夫婦也想到了同一個概念。 「就是什麼?」 本來在旁邊安撫小孩的漢娜擔心的問。 (尤其是哭哭說邀請莉莉來家裡玩計畫飛了的莎提) 一直在破釜擔任酒保的她這一年來 只有斷斷續續、不清不楚的聽說學校似乎又出現了 某種正體不明的危機。 雖然目前為止暗處中的黑手還在偷偷摸摸的不敢正面衝突, 但之前的幾次出手都讓人對他們大意不得。 旁邊的金妮也豎起了耳朵, 但不像漢娜是在擔心丈夫, 她只是想找機會插進變成悄悄話的 哈利的對話裡而已。 奈威還沒回答,聽到門外人聲的月桂已經出來了。 「醫生說已經脫離危險了, 健康到分不出來是因為頭痛還是宿醉才會睡到現在。 你們也要進來看看嗎?」 月桂臉上掛著有點虛弱的微笑說。 金妮一馬當先的從她讓出來的通道進入了病房, 綴歌則是跟在折回去的月桂後面進入, 其他人跟在她們後面。 看到翠菊雖然頭上綁了繃帶, 但是沈睡中的呼吸跟表情都相當平穩, 當床邊的金妮顧慮她是病人不敢隨便碰她時, 還像是有所感應似的扭著頭湊了過去, 一行人這才放下心裡的大石。 學生時期的女性朋友們就用不吵醒翠菊的音量 圍著漢娜互相噓寒問暖起來, 而看到教自己喝酒的阿姨受傷的樣子, 就連莎提也安靜了下來。 哈利跟奈威趁著注意力不在他們身上時 交換了一個眼神,但還是互相搖搖頭, 然後安安靜靜地守候在他們的妻子身邊。 既然會出現惡魔,犯人十之八九就是曼西斯學派了, 但是霍格華茲就算了, 他們怎麼想都想不到破釜酒吧有什麼東西值得偷的, 如果值得偷的話又為什麼只派了一個人來, 還是兩個剛睡醒的人就足以打跑了, 其中一個還在宿醉。難道那個學員是其中一個酒客, 酒後亂性想鬧事, 最後卻跟翠菊一樣不勝酒力打不下去嗎? 硬要說的話, 就是奈威跟莉亞的師公建立了聯手對付他們、 藏匿神子臍帶的合作關係。 這算是比較合理的解釋了,可是如果為真, 那麼又會產生更多的問題。 「嗚……有蛞蝓波特的聲音……」 翠菊突然咕噥著睜開眼睛, 一睜開眼睛就是在金妮的對面坐下的綴歌。 「姊姊大人!翠菊好害怕喔嗚嗚嗚嗚~」 頭上綁著繃帶的翠菊突然像是沒事人一樣的 彈起來抱住綴歌,直接無視了在另一邊苦笑的金妮。 「沒事了,沒事了,這裡沒有壞人。」 綴歌只能安撫她,並且暗自慶幸莉亞不在這裡, 不然解釋眼前的情況還滿麻煩的。 尤其她的時代對於異性戀以外的容忍度似乎很低。 除了哈利以外, 所有人都緊張的要翠菊乖乖躺下來休息, (因為哈利只要一靠近,翠菊就更加緊緊地抱住綴歌 對他發出獵犬般威嚇的低吼聲), 但是翠菊嘴上說好, 實際上卻是躺進綴歌的懷裡賴著不走。 「是啊,我也很擔心妳,翠菊。要是妳出事了, 我也會很傷心, 對於弄傷我最可愛的妹妹的人感到很生氣, 所以妳也要好好愛護自己, 自己的身體需要休息時就別勉強它, 不要當那個害妳受傷的人好嗎?」 最後是綴歌不再寵溺翠菊,溫和但認真的對她說。 「既然姐姐大人都這麼說了……」 翠菊這才聽話的放開綴歌回到被窩裡。 看來在這裡是沒辦法討論學派的事情了, 包括撫摸翠菊頭上沒有綁繃帶部分的綴歌在內, 三個教授們都無聲的有了共識。回到學校再說吧? 「你們是不是知道些什麼?」 三人已經眉來眼去、欲言又止好幾次了, 為了不驚動孩子們而故作堅強、 其實情緒相當緊繃的漢娜早就覺得不對勁了。 看到漢娜既畏懼、又擔憂他們的眼神, 奈威實在不忍心隨便應付過去。 「我們也還要搞清楚。我們要回學校一趟, 跟其他人討論一下,妳們要不要一起來? 酒吧修好前在學校裡待一陣子, 也比較好互相照應。」 「我去。」 可以光明正大地跟哈利一起回學校, 金妮二話不說就接受了邀約。 「妳乖乖躺好休息,讓治療師們把妳移過來吧。」 綴歌對又要彈起來的翠菊說,她只好又躺回去。 「莉莉也會一起提早回學校嗎?」 莎提最關心的就是這個。 第二關心的是她能不能先回去拿她藏起來的酒。 「晚個幾天吧?」 最近都不知道到底哪裡才是真的安全了, 最重要的莉亞等人先別輕舉妄動,見招拆招比較好, 哈利一邊說一邊確認,綴歌也點頭同意。 「那就打擾了。」 漢娜說,一邊苦笑安慰失落的莎提。 「別這麼說,霍格華茲一直都是我們的家。」 綴歌說。 當他們離開聖蒙果醫院時, 他們背後的一小片空氣似乎晃動了一下。 突然感到一股視線的波特夫婦回頭看了一下, 最後當成只是錯覺沒有多理會。 除了不用上課、不用改作業外, 這種連假大部分的教授都還是待在學校, 所以遇到事情的話很快就可以把教授們都召集起來 緊急討論要怎麼處理。 把漢娜跟孩子們安頓好後, 一群教授們就在校長辦公室裡 針對昨天的事情開起會來。 雖然破釜酒吧發生了前任酒保湯姆 要是看到會吐血的財物損失,但所幸沒有人受傷, 對於包括他本人在內的教職員們擔心的 是曼西斯學派盯上奈威的原因。 如果真的跟哈利猜的一樣, 是因為奈威知道的情報對他們很有幫助的話, 那麼問題就大了,因為奈威跟臍帶之間的關係 知道的人除了教職員應該只有莉亞, 就連正氣師也不知道。 也就是說,校內有間諜, 要嘛是跟教授們常接觸的學生,要嘛就是教授之一。 所幸學派這次製造的損失不大, 所以大家都還算冷靜,但不安還是開始蔓延開來, 推理出這個可能性的綴歌也看得出來 她才是最不希望自己的推論是真的。 「我相信你們都不會告密的, 互相懷疑只會讓學派跟真正的間諜得逞。 套句穆敵教授說過的話,隨時提高警覺就好, 我們一起把間諜揪出來。」 哈利卻說。 這裡的人從二十多年前的巫師戰爭開始 就相處到了現在,哈利對他們很有信心。 就算是唯一例外的阿蘇爾, 贏得莉亞敬重的她如果真是壞人的話早就下手了。 聽到信心的話語,猜疑的氛圍才緩解下來, 剛剛提出自己人很可疑理論的綴歌也心裡踏實了些, 握住哈利的手。 氣氛才剛剛穩定下來,剛才的那種視線感又出現了。 開始懷疑不是錯覺的哈利藉口尿遁先行離開了。 走入隨著夜幕低垂、不再光明的走廊中, 哈利真的去上了個廁所, 走出廁所時還悠閒的拉了拉褲子。 解放過後的清爽眼神,卻突然銳利的射穿了虛空, 同時從腰帶的高度發射出咒語。 燈火沒照亮的暗處竟然伸出一隻手, 徒手彈開了昏擊咒,打飛了牆上的火把。 無辜的火炬在空中轉個幾圈後熄滅了。 哈利這才完全抽出魔杖,凌空揮出數道銀白的咒刃, 另一手卻是擋在眼前阻擋自己咒語的光芒, 眼睛也是先盯著熄滅的火把以免掉下來打到自己。 黑影還是沒有抽出魔杖, 只是舉起像亮起燈號一樣滿是光點的雙手彈開咒刃, 然後雙手一揮,好幾個形狀詭異的輪廓 從他的長袍內側發出的魔法光輝裡爬出來襲向哈利。 他有意地利用反彈的咒刃破壞周遭的光源, 讓召喚來的惡魔憑著靈敏的聽覺尋找目標。 但是早有防備的哈利從剛剛開始 就在讓眼睛適應黑暗, 伸出手抵擋最先抵達的惡魔撕咬,但是血盆大口 卻先被他無聲施展的小型屏障咒卡住了, 反而讓哈利直接用魔杖抵著它的肚子打出昏擊咒。 哈利緊接著立刻擠進被打飛的惡魔 從惡魔群中間飛過清出來的空隙。 「破心護!」 張開的無形護盾瞬間將周遭的惡魔 撞到了走廊的牆上,或是擠出窗戶外掉了出去。 但是這時, 趁哈利對付惡魔時用身體模仿召喚符文, 給自己強化完成的黑衣人已經加入戰局, 發出奇異光輝的手直接撕開護盾抓向哈利, 在掌心發光的符文像是要將哈利吸進去一樣。 哈利一個翻滾從他底下躲開, 但是黑衣人迅速的轉了過來持續進攻, 快到他根本沒時間站起來。 發現對方的體能遠超常人, 哈利馬上轉換戰略,將魔杖用嘴叼起, 四肢併用全力躲開接下來的一擊。 隨著他的轉身, 被轉了一圈的魔杖指到的地磚被施展了變形術, 快速變厚組成石柱陣隔開他們兩個, 哈利這才爭取到了站起來拿好魔杖的機會。 但是對方也採取行動, 好幾隻小惡魔又從石柱的縫隙之間鑽過來, 黑衣人也利用強化過的體能徒手拔起石柱, 雙手抱住當成武器揮了過來。 哈利在千鈞一髮之際用無聲的倒倒吊 將自己迅速拉到空中, 「暴暴吞!」 頭下腳上的他對口袋裡掉出來的青銅納特施咒, 跟走廊一樣寬的巨大銅板從天而降, 將所有撲了個空的惡魔壓在底下。 這次換黑衣人放開石柱在地上滾了一圈, 石柱卡在銅板跟地板之間, 在被壓碎前給他爭取了逃離銅板底下的時間, 但是在石柱跟銅板之間的惡魔就沒那麼好運了。 「止止.魔咒消!」 趁著哈利無聲施展解咒回到地面, 黑衣人第一次使用了正常的咒語, 將他腳下的銅板跟地磚都恢復原狀, 趁他失去平衡時率領剩下的惡魔一口氣逼近。 這麼近的距離發射咒語反擊的話, 光是瞄準花的時間就足夠對方徒手打歪哈利的準頭, 下一拳直接打歪哈利的鼻子了。 「羽羽走!」 所以, 哈利選擇了從莉亞那裡學到的不用瞄準的咒語。 似乎沒料到哈利竟然會他們學派的咒語, 黑衣人愣住的手裡只剩下一把羽毛。 「辣辣燃!」 恢復原狀的哈利回頭施咒, 漫天飛舞的羽毛跟飛散出來的細毛迅速燃燒起來, 耀眼的火焰頓時遮住了整個視野。 「撕淌三步殺!」 哈利緊接著發動猛攻, 沒有防備的人跟惡魔一時間被照花了眼睛, 只能伸手擋在眼前阻擋。 他手上的召喚符文讓布料變形起來, 組成了一面寫滿符文的鐵傘彈開咒語, 周遭的小惡魔卻被彈飛的咒刃當場斬殺、 回到幻夢境。 黑衣人收起鐵傘, 當成一大把鐵扇追上哈利揮了過來。 「雙雙製!」 哈利卻是直接多送給對方一個。 鐵傘能防禦惡意的咒語, 但是多送一個似乎算不上惡意。 雖然新鐵扇上沒有符文,重量卻一點都沒有含糊, 多出來的重量讓黑衣人一下子失去平衡, 給了哈利以毫釐之差閃過鐵扇拍打的機會。 「去去武器走!」 趁黑衣人的一隻手被兩個鐵傘的重量拖累, 哈利一個轉身已經反手打出繳械咒。 卻是最後一隻惡魔用自己擋下了這一擊。 決勝一擊被破解的哈利趕快逼近,魔杖刺出。 末端發光的魔杖,跟掌心發光的手套, 距離敵人的要害都只有毫釐之差。 戰鬥,戛然而止。 在同歸於盡的前一瞬間收手的兩人對峙著, 不放過對方的鬆懈。 「果然寶刀未老,被選中的人。」 黑衣人說。 「比較像是沒有白活了。」 自認為當過正氣師後才真正學會戰鬥的哈利說。 「你怎麼進到學校來的?」 他想用對話來製造機會, 眼睛緊盯著對方面具底下的棕色眼睛。 他不想看對方的面具。 看起來像是一張被無數條歪斜的肌理跟觸手 扭曲、毀容到完全失去人類面貌的臉, 窺視孔像是怪臉破了個洞。 「這座城堡是無數神秘的魔法, 跟無數不守規矩的年輕巫師的大本營, 還有一個覺得會變形的樓梯很好玩的創辦人。 我只是借用了這麼多因素化學作用了一千年的成果。 這裡一定會有七條秘道,不多不少, 一條失能,就會出現一條新的。」 黑衣人倒是很老實。 「你們闖入奈威的家只是在打草驚蛇, 就是希望我們為了應對聚集在學校, 好讓已經走秘道過來等著的你等我們走漏風聲吧?」 哈利又問。 「你沒有問我偷聽你們的對話要做什麼呢。 果然你們已經知道了嗎?祖師婆的女兒告訴你的?」 黑衣人反問。 沒想到莉亞會這麼快就出現在對話裡了。 沒有放過哈利聽到莉亞時些微的動搖, 召喚符文早就蓄勢待發的手直接往哈利抓下去。 哈利也發射無聲咒,卻已經晚了一步, 來不及阻止足以扯下他手臂的這一擊。 但是在刺入血肉前, 發光的手指卻遇到了衣料以外的阻礙。 意料之外的情況讓黑衣人不敢繼續用力, 以免眼前的前正氣師身上還藏了什麼陷阱, 在發現今天的開始不太對勁時就穿上了 衛氏巫師法寶出品的屏障衣的哈利才沒有被破防。 但他拿著魔杖的手還是被打偏, 慢了半拍才從魔杖發射的惡咒射中牆壁, 引發了劇烈的爆炸。 兩人一起被爆炸的威力往相反的方向震開, 哈利將身體蜷曲成一團減緩自己摔落在地上的力道, 同時躲避被逸散的魔力炸飛出來的混凝土碎塊。 一恢復行動能力,他馬上躲到另一座柱子後面, 舉起魔杖對著那片爆炸產生的粉塵煙幕。 但這時,好幾支燒瓶飛入煙霧中, 摔碎產生了各色的爆炸。 爆炸產生的閃光之間似乎有個黑影在攢動, 跟看不見的敵人激戰, 另一個人則直直跑向哈利藏身的柱子。 「哈利!你沒事吧?」 綴歌問。 「沒事……」 問答之間,戰鬥已經結束了, 從逐漸散去的煙霧中出來的只有師公一個。 「被那個不速之客跑掉了。」 剛剛把綴歌帶過來的牠說, 並且四下張望尋找蛛絲馬跡, 這裡能消失得這麼迅速俐落的應該只有牠一個, 就算人類學會了模仿牠也一樣。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看來他們的間諜還滿有效率的。」 哈利還是不敢鬆懈的說。 看看入夜的天空, 不知道那位神明大人是不是還在守候莉亞, 他最好趕快回去了,親眼盯著她還是比較放心。 ======================================= 「密道跟機關是城堡的浪漫!」 找到了一座地處偏僻、風景優美的城堡後, 興奮的羅威娜.雷文克勞馬上決定將這裡 當成他們的基地,未來巫師的教育場所。 其他創辦人也欣然同意, 直到興奮過了頭的羅威娜開始肆意妄為的 用魔法在城堡裡展開各式各樣的改裝, 甚至賦予了城堡持續自我更新的能力。 她本來還想要賦予城堡變形成巨大魔偶 主動抵禦可能入侵的機能, 以她的儲物間萬應室當成主控室, 但其他人聽到他們的房間可能會在變形中毀損 紛紛阻止她了。 ======================================= 從密道出來後,黑衣人看到的卻是 去其他地方偵查的夥伴一個倒在地上, 背上滿是血,另一個則是在幫他治療。 「發生什麼事了?」 他去幫忙的時候問。 「她的貓好可怕!」 治療的學員驚魂未定的說。 「……辛苦你們了。回去吧。」 被凱茜帕魯格發現還能活著回來已經很了不起了, 所以黑衣人只是扛起傷員,兩人一起踏上歸途。 ======================================= 曾經,哈利相當的震驚魔法部那些跟他不同, 有通過超勞巫測的巫師竟然不會屏障咒。 但是實際當上正氣師後,他也覺得 會擋住自己咒語的屏障咒除了做成防彈衣 好像沒那麼好用。 「能活到退休的正氣師未必有學會屏障咒, 但翻滾一定有學到爐火純青。」 這是他們這一行的經驗談。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40.112.211.144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2683277.A.24A.html
1Fwinter0923: 在維持自身架勢的情況下趁敵人魔法發射的空檔回擊,應 01/20 21:38
2Fwinter0923: 該是屏障咒比較合理的使用方法 01/20 21:38
所以就的確是黑魂的盾反嘛
3FRfaternal: 推推 本集重點:滾來滾去XD 01/20 21:59
重點畫對了,給R大加分XD
4Fz101924512: 玩黑魂一定要學會翻滾XD 01/20 22:35
不會翻滾跟不會走路一樣XD
5Fz101924512: 創始人阻止鷹祖的原因不是覺得太誇張,而是怕自己房間 01/20 22:36
6Fz101924512: 暴掉,所以他們也想玩嘛XD 01/20 22:36
密道是城堡的浪漫,變形魔偶則是男人的浪漫XD (在有變形機器人以前) 獾祖:這麼大的魔偶感覺能煮很大鍋的食物(x
7Fz101924512: 這邊的哈利還蠻喜歡用質量攻擊的XD 01/20 22:37
就覺得這類招數太被小看了XD 人家蟻人可以用一招打天下各路神仙, 哈利拿來打巫師沒道理不行吧?
8Fiamcrazyforu: 一開始還以為襲擊哈利的人是艾倫@[email protected]" 01/21 05:57
喊貓好可怕的那個才是 不過某種意義上也算是啦 ※ 編輯: Vinygli (140.112.211.144 臺灣), 01/21/2022 10:44:11
9Fxz059450: 推推~ 01/21 19:01
謝謝好久不見的xz大:)
10Falanalg: 宿醉所以昏迷不醒 可以 這很翠菊 01/22 02:02
不是在宿醉,就是正在宿醉的路上
11Falanalg: 這次打架超精彩 好多咒語應用! 01/22 02:10
謝謝alan大:)
12Falanalg: 可以羅威娜沒有成功 不然就可以看到霍格華茲站立於大地 01/22 02:12
13Falanalg: *可惜 01/22 02:14
如果羅威娜有成功, 老鄧就會開著學校要跟老佛玉石俱焚, 讓老佛投鼠忌器的(x ※ 編輯: Vinygli (140.112.211.144 臺灣), 01/22/2022 09:35:59
14Fyoyosea: 沒錯,密道就是城堡的浪漫,沒有密道的城堡沒資格自稱是 01/28 23:35
15Fyoyosea: 城堡! 01/28 23:35
yo大好興奮XD ※ 編輯: Vinygli (219.69.64.23 臺灣), 01/29/2022 19:57:45

完整討論串

9 >> Re: [綴歌]惡夢,亦或是恩仇的呼喚
15 c_chat 2022-01-20 20:54

C_Chat 最新熱門文章

25 [Vtub] Gawr Gura COSPLAY
38 c_chat 2022-05-25 16:17
27 [獵人] 奇犽算是總受嗎?
36 c_chat 2022-05-25 15:43
131 [閒聊] 所以獵人是很好看嗎
226 c_chat 2022-05-25 14:36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