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GO] [翻譯]FGOW 合作活動支線劇情 心拍白昼夢

看板 Typemoon
作者
時間
留言 35則留言,31人參與討論
推噓 31  ( 31推 0噓 5→ )
《心跳白日夢》 ──我們,就到此為止吧。 尼托克里絲 「……妳剛才說什麼?」 靜謐的哈桑 「把逝夢少女解散,我們分道揚鑣吧。 ……我剛才說的,是這個意思。」 尼托克里絲 「我、我聽不懂妳的意思。 妳到底在說什麼! 哈桑……妳為什麼……」 --- 大約半天前── 靜謐的哈桑 「…………」 尼托克里絲 「哈桑,妳醒了啊。 ……妳的眼睛有點紅呢。」 靜謐的哈桑 「昨天晚上,我……睡得不怎麼好。 一整晚都在想著聖杯演唱會的事……」 尼托克里絲 「我們已經努力進到第二輪比賽了。 我認為這是相當出色的成果。」 靜謐的哈桑 「妳都不會、覺得遺憾嗎?」 尼托克里絲 「事情都已經過去了。 而且AxXxS是個令人甘拜下風的對手。 承認敗北、頌讚勝者也是法老應有的器量。」 靜謐的哈桑 「……說的也是呢。」 尼托克里絲 「重要的是今後。」 靜謐的哈桑 「今後……」 尼托克里絲 「我們要做好準備。 在下次的演唱會上,拿出更精采的表演。 ……就如同人的一生,皆在為其善終做準備。」 尼托克里絲 「早餐已經準備好了。 吃完之後,就先回顧一下昨天的演出吧。」 靜謐的哈桑 「……在那之後,要做什麼?」 尼托克里絲 「在那之後?在那之後…… 說的也是呢,平常的話應該是要做些練習……」 尼托克里絲 「不過今天就先休息吧。 妳就讓身體好好放鬆一下。」 靜謐的哈桑 「我知道了。 ……妳有要出門去哪裡嗎?」 尼托克里絲 「沒有,我沒有要出門。 我打算待在房間做些靜態活動。 祈禱、讀書然後再喝個茶……」 尼托克里絲 「對了,待會我們在客廳一起看電影吧! 最近忙著準備聖杯演唱會, 都沒心思去做這些事了。」 靜謐的哈桑 「但是,那會──」 尼托克里絲 「我可是英靈喔。 即便坐在同一張沙發看電影, 應該也不會有什麼問題的。 而且,妳的特質在這個特異點, 應該也減弱了不少才對。」 靜謐的哈桑 「是……是這樣沒錯。」 尼托克里絲 「所以沒問題的。」 靜謐的哈桑 「……好的。」 尼托克里絲 「真是部好電影呢。」 靜謐的哈桑 「是的……我看得、非常開心。」 靜謐的哈桑 「…………尼托克里絲。」 尼托克里絲 「嗯?」 靜謐的哈桑 「要不要,稍微去散個步呢? 我想去一個地方。」 --- 尼托克里絲 「啊啊,這裡是……」 靜謐的哈桑 「是的。 這裡是我和妳在這個特異點相遇的地方。」 尼托克里絲 「是啊是啊。 那天是個月色很美的夜晚呢。」 尼托克里絲 「我被召喚到這裡,思索著何謂偶像, 在外徘徊的時候……我聽見了歌聲。 溫柔又孤獨,宛如夜幕般的歌聲。」 靜謐的哈桑 「實在很不可思議。 當時的我並不曉得自己被召喚的理由。」 靜謐的哈桑 「偶像……是受人圍觀、受人所愛的人。 是開朗活潑的人。 ……靜謐(我)跟這些特質實在相去甚遠。」 靜謐的哈桑 「我沒辦法,成為偶像。 因為我是無法融入人群的劇毒。」 尼托克里絲 「那麼,妳當時為何要唱歌呢?」 靜謐的哈桑 「我在揣摩。想著要是我不再是我, 說不定就會在陽光下,像是這樣歌唱著……」 靜謐的哈桑 「然後,妳就來了…… 而且還正大光明地在我面前聽我唱歌。」 尼托克里絲(回想) 『真是動人的歌聲。 同時妳的舞步也如同妳的歌聲一樣優美呢。』 靜謐的哈桑 「之後,妳站上舞台, 和我一樣唱起了歌……」 尼托克里絲 「我當時是自然而然地想這麼做的。 那個時候──」 尼托克里絲 「大約十步。 我抓了這樣一段距離。」 靜謐的哈桑 「即使如此,妳還是太大意了。 妳應該知道我是什麼人吧。」 靜謐的哈桑 「我是反英雄。 並非會在大庭廣眾下露臉的英靈。」 尼托克里絲 「那又如何?」 尼托克里絲 「現在是五步。 妳看,我沒事。根本沒什麼好怕的。」 尼托克里絲 「在和妳組成雙人團體,一起生活過之後, 我了解到這根本不用害怕。」 靜謐的哈桑 「…………這我很清楚。 妳縮短了,我無法邁步靠近的距離。」 尼托克里絲 「這五步,是我小小的驕傲。 但與此同時,無法再縮短剩餘的五步…… 這點也讓我相當懊惱。」 靜謐的哈桑 「……妳說的,是真的嗎?」 尼托克里絲 「是啊。千真萬確。」 靜謐的哈桑 「啊啊、啊啊…… 怎麼會這樣……」 尼托克里絲 「哈桑……?」 靜謐的哈桑 「……我好高興。 好高興、好高興。 好高興、好高興、好高興……」(。>﹏<。) 靜謐的哈桑 「但是,我不應該問的。 我不應該知道的……!」 尼托克里絲 「哈桑,妳怎麼了?」 靜謐的哈桑 「不行! 請不要再靠近我了。」 尼托克里絲 「…………?」 靜謐的哈桑 「…………為止吧。」 尼托克里絲 「咦……?」 靜謐的哈桑 「我們,就到此為止吧。」 尼托克里絲 「……妳剛才說什麼?」 靜謐的哈桑 「把逝夢少女解散,我們分道揚鑣吧。 ……我剛才說的,是這個意思。」 尼托克里絲 「我、我聽不懂妳的意思。 妳到底在說什麼!」 尼托克里絲 「哈桑……妳為什麼…… 是我不小心說了什麼, 讓妳覺得受傷的話嗎?」 靜謐的哈桑 「不是的,反而相反,法老。 妳的溫柔體貼讓我相當開心。」 靜謐的哈桑 「但正因如此。 將「十步」縮短至「五步」這件事…… ……同時也不禁讓我感到畏懼。」 尼托克里絲 「畏懼──?」 靜謐的哈桑 「我很害怕。」 靜謐的哈桑 「我是潛伏於黑暗的人。 躲藏於陰影之中,趁隙貼近將人殺害的人。 我就是這種存在。」 靜謐的哈桑 「舞台上的我和妳一同歌唱、舞動以及歡笑。 有個我對此感到開心。 但那並不是原本的我。」 靜謐的哈桑 「並不是……這個我……」 尼托克里絲 「這──」 靜謐的哈桑 「我聽說, 即便是無力改變自身的影子,有時也能引發奇蹟。 如同反轉一般、如同異化一般、如同變樣一般。 要是那也會連同我的毒性一起改變的話……」 靜謐的哈桑 「現階段還不會對英靈有效的這股氣息…… 也許有一天,就會對妳造成傷害。」 尼托克里絲 「…………!」 靜謐的哈桑 「所以,我們就在這裡分道揚鑣吧。 親愛的法老、君臨於太陽王國的偶像。」 靜謐的哈桑 「我們從一開始就不該靠近彼此的。 ……再見了。」 尼托克里絲 「哈桑!等一下! 妳不能就這樣離開! ……哈桑!」 --- 雪赫拉莎德 「──原來如此。 從那之後,靜謐小姐就音訊全無……是嗎。」 尼托克里絲 「對……本來以為她會到御主和瑪修那邊去, 結果迦勒底事務所也沒見到她人影。」 雪赫拉莎德 「難得遇到志同道合的偶像英靈, 與她分離想必相當難受吧。」 尼托克里絲 「妳怎麼說得像是不關自己的事一樣。 唉,這的確不關妳的事就是了……」 尼托克里絲 「被召喚到『這裡』的時候, 我也曾經邀請過妳加入。 妳那時候點頭答應的話, 現在就會跟我一樣煩惱了。」 雪赫拉莎德 「當時無法達成您的期望,我再次致上歉意。 不過──」 雪赫拉莎德 「我已經決定把「安穩」, 作為在這生活的個人準則了。 唱唱歌、和粉絲聊聊天,安穩地過日子。」 雪赫拉莎德 「不質疑特異點,也不參與聖杯演唱會。 就這樣維持著現狀。」 尼托克里絲 「妳不願意的話我也沒辦法強迫妳……」 雪赫拉莎德 「但既然這是妳的煩惱, 我就試著盡點微薄之力吧。」 尼托克里絲 「……謝謝。 我由衷地感謝妳,吾友。」 雪赫拉莎德 「我想想……嗯。 首先,就請您今天晚上, 去預定要出場的展演空間看看吧?」 尼托克里絲 「咦?啊啊,對耶! 可是團體的另一個成員不在…… 我得先去聯絡取消登台才行。」 雪赫拉莎德 「致電為凶,面談為吉。」 尼托克里絲 「什麼?」 雪赫拉莎德 「這是我給您的建議。 您應該直接前往展演空間,當面謝罪。 如此一來,想必會發生什麼好事。」 尼托克里絲 「這樣啊……」 --- 尼托克里絲 「所以,我想取消今天的預約──」 奧茲曼迪亞斯 「不准!」 尼托克里絲 「咦咦!?法、法老! 您您您、您怎麼會在這種地方!」 奧茲曼迪亞斯 「余接到了那丫頭──舌燦蓮花說書人的聯絡。」 尼托克里絲 「原、原來如此……是她安排的嗎……!」 奧茲曼迪亞斯 「汝於聖杯演唱會上的表現,實在精彩! 因此余是為了見識今後的精彩演出而來。」 奧茲曼迪亞斯 「但是,尼托克里絲啊。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尼托克里絲 「啊啊、您會動怒實在是在所難免……咦? 您、您觀賞過我的表演了嗎?」 奧茲曼迪亞斯 「那是當然。余雖然對偶像什麼的沒興趣, 但汝這不是在人前載歌載舞嗎?」 奧茲曼迪亞斯 「神聖的法老豈能淪為雜耍藝人! 視情況,余的光輝將制裁整座城市!」 尼托克里絲 「啊啊啊啊啊……!」 奧茲曼迪亞斯 「然而。 見識到妳們在舞台上的表現, 與台下子民們崇拜不已的景象之後, 余徹底了解了。」 尼托克里絲 「咦?」 奧茲曼迪亞斯 「那也是一種閃耀的方式吧。 見到子民們的表情,余便心領神會了。」 奧茲曼迪亞斯 「有一百位法老就會有一百種步伐。 實在是令人敬佩,法老‧尼托克里絲。」 尼托克里絲 「您……您過獎了!」 奧茲曼迪亞斯 「於是,汝為何不舉辦今天的演唱會? 把理由說出來。」 尼托克里絲 「是。這是因為──」 奧茲曼迪亞斯 「唔嗯…… 真是場無聊的口角。 連這種事都無法處理得宜,根本不用提治國了。」 尼托克里絲 「您說的是,我實在是沒臉見您…… 可是,偉大的法老。 我不曉得該如何是好。」 尼托克里絲 「是否該乾脆讓名為逝夢少女的夢, 就此結束呢……」 奧茲曼迪亞斯 「那可不行!余可不允許汝因一時的失敗, 就表現出想將之全數拋棄的拙態!」 奧茲曼迪亞斯 「但若是汝打從心底希望這麼做, 那倒是另當別論。」 尼托克里絲 「我……」 奧茲曼迪亞斯 「說吧。」 尼托克里絲 「我想要……繼續下去。 想繼續藉由展示溫柔的終結,帶給人們慰藉……」 奧茲曼迪亞斯 「那快去追劇毒女孩便是。」 奧茲曼迪亞斯 「他人親近自己時,也會想親近對方。 但在這之前,那女孩的罪孽便會捷足先登。 若是余,對此大逆不道會要她以死代償……」 奧茲曼迪亞斯 「但汝應該有其他的做法吧。」 尼托克里絲 「可是她,大概又會再次從我身旁逃離…… …………不對!屆時不讓她離開, 才是我該有的器量!」 奧茲曼迪亞斯 「說得好! 然而,對方可是一流的暗殺者。 要找出她並非易事。因此──」 --- 靜謐的哈桑 「歌曲…… 待在這種空無一人的地方…… 我才能放心歌唱吧。」 靜謐的哈桑 「只有歌曲的話, 只有歌聲的話。 就不會害任何人死亡了……」 靜謐的哈桑 「!? ……那是,人面獅身獸!」 尼托克里絲 「原來妳待在這種地方啊,哈桑!」 靜謐的哈桑 「尼托克里絲…… 那個人面獅身獸是……」 尼托克里絲 「這是偉大法老所賞賜給我的。 他願意借我一段時間,但要我用在巡演跟外景上。 而他也說,它應該也能用來找妳。」 靜謐的哈桑 「是這樣啊……」 尼托克里絲 「先不說這些了,快點過來吧。 今天的迷你演唱會,再過不久就要開始了喔。」 靜謐的哈桑 「演唱會……? 可是我已經, 沒辦法和妳一起再站到舞台上了。」 靜謐的哈桑 「真是奇妙。 明明已經下定決心要遠離妳了…… 但我卻忍不住會回想起和妳一起演出的景象。」 尼托克里絲 「這代表…… 妳內心的想法正互相衝突著。 ……妳一定很痛苦吧。」 靜謐的哈桑 「……」 尼托克里絲 「這很矛盾。 非常矛盾。 但是……打從一開始這就是我們該有的模樣。」 靜謐的哈桑 「咦……?」 尼托克里絲 「我身處於現世,卻見證著永恆的死後世界。 而妳雖有著劇毒的體質,卻渴求著戀慕之情。」 尼托克里絲 「然後, 即便迎來敗給AxXxS這種結局, 也還是想要……再次舉辦演場會。 這種心情若不是矛盾,那會是什麼呢?」 靜謐的哈桑 「就是要感覺矛盾……才像是我們……?」 尼托克里絲 「沒錯。 所以,靜謐的哈桑。 我決定了,要讓自己再多一份矛盾。」 尼托克里絲 「我要將黑夜的暗殺者, 其暗殺者的姿態作為朋友接納。」 尼托克里絲 「我不會要求妳改變。 妳就是妳,維持現狀就行了。」 尼托克里絲 「如果妳的身體會散佈劇毒, 那在毒物碰觸到我身體之前, 我會讓它全部煙消雲散。 要是連這點覺悟都沒有,還算什麼法老!」 靜謐的哈桑 「……!」 尼托克里絲 「仔細想想, 偶像團體都會在舞台上 互相擁抱、互相誇獎對方呢。 但妳一定會拒絕這麼做吧。」 靜謐的哈桑 「……對。」 尼托克里絲 「我想也是。 我並沒有打算強迫妳。」 尼托克里絲 「所以,來吧。 妳把其中一隻手,再稍微抬起來一點。」 靜謐的哈桑 「……? 像、這樣嗎?」 (。・∀・)人(゚-゚?) 靜謐的哈桑 「咦?」 尼托克里絲 「看吧,我沒事。 不會有什麼問題的。」 尼托克里絲 「弱者先另當別論。 但我可是法老,既為蒼空之女王, 同時也是統領冥界的存在!」 尼托克里絲 「對付毒的術式可是要多少有多少! 況且毒性這麼弱,根本算不了什麼!」 靜謐的哈桑 「剛才的是…… 互相拍擊手掌, 彷彿彼此心心相印一般──」 尼托克里絲 「這似乎被稱為,擊掌。 只需一瞬間,就能向戰友表達自身的敬意。」 尼托克里絲 「我們就用『這招』吧。 平常是五步。 等到演出完成時,擊掌。」 靜謐的哈桑 「但、但是,如果…… 我身上的毒,哪天又起了什麼變化的話……」 尼托克里絲 「到那時候,我就再使用更強力的術式。」 靜謐的哈桑 「!」 尼托克里絲 「總而言之。 我是絕對不會倒下的。」 尼托克里絲 「我沒有像阿拉什大人那樣的強韌肉體, 但我有著高深的魔術造詣。」 尼托克里絲 「靜謐的哈桑,妳聽好了。 妳心中的不安,就由法老我來承受!」 尼托克里絲 「妳之前說,妳不配待在陽光底下。 可是! 這整片大地,可都是在法老的威光之下!」 靜謐的哈桑 「法老‧尼托克里絲……」 尼托克里絲 「嗯。」 靜謐的哈桑 「妳的意思是,我的夢、還……?」 尼托克里絲 「還要繼續下去! 短暫清醒之後,只要夜晚再次來臨, 夢便能再次出現。」 尼托克里絲 「來,我們走吧,哈桑! 去向人們展示,安息的夜晚!」 靜謐的哈桑 「…………好的!」 =============== 個人小感想: 簡單的事件、完整的架構。 藉由兩人的特性與個性, 將「雙人團體」這項概念發揮得淋漓盡致。 ……所以夢去りぬ乙女的後援會 要去哪裡才可以加入呢? ----- Sent from JPTT on my Samsung SM-G9860.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50.117.7.38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TypeMoon/M.1620194824.A.DD6.html rni: 尊 ※ 編輯: fukuyou (150.117.7.38 臺灣), 05/05/2021 14:17:42 ※ 編輯: fukuyou (150.117.7.38 臺灣), 05/05/2021 14:19:07
1FSeijyaKijin: 婆 05/05 14:21
2Fjoe199277: 黑肉貼貼 香 05/05 14:42
3Fecliptic: 香噴噴 05/05 14:54
4Fchopper594: 推推 05/05 15:06
5Fdata99553: 想嫁給尼托,尼托x靜謐真香 05/05 15:38
6Fbeastwolf: 真是太棒了! 靜謐的和尼托 05/05 15:49
7Focg2035: 尊 05/05 16:00
8Fqn123456: 這段真的很感動 05/05 16:06
9Faudi1005: 百合真棒 05/05 16:10
10Fdanielqwop: 這段真不錯 05/05 16:24
11Fjack1139: 感謝翻譯 05/05 17:04
12Faptx113: 香,感謝翻譯 05/05 17:35
13Flungyu: 尊爆 05/05 17:52
14Fqlver: 真的香,尼托讚爆 05/05 18:01
15Fddavid: 另外有趣的是如果看過了FGO舞台劇,就會不由自主地想吐槽 05/05 18:17
16Fddavid: 法老舞王,你才是那個最先唱歌跳舞的XD 05/05 18:17
17Fvincent0728: 這段劇情尼托超帥,整個劇情就是香噴噴 05/05 18:30
18Fabcde36924: 好尊 05/05 20:18
19Fsaintheart: 這段看得真的很感動,當然有翻譯也是要再看一次 05/05 20:38
20Fsos01030: 好燃喔!!!!!!!! 05/05 23:42
21Fcharlietk3: 連支線都很用心 05/06 01:20
22Fcookie5566: 推翻譯~ 05/06 04:11
23Flbowlbow: 這個支線超棒的 05/06 12:02
24Flbowlbow: 拉二絕對是看完之後就開始把金字塔搞成演唱會舞台的類型 05/06 12:07
25Fhoyunxian: 這段劇情也加了山魯佐德很多分,好一個策士w 05/06 16:19
26Ftv1239: "My name is オジマンディアス~" 05/06 19:06
27Fsyoutsuki77: 推翻譯 05/06 19:38
28FRicenoodle: 感謝翻譯! 05/06 20:55
29Fcat05joy: 結果金字塔改造完被龍娘搶走 05/06 21:33
30Faa279053: 這次活動只覺得這個支線很讚 其他都沒什麼感覺 05/07 01:49
31Faa279053: 感謝翻譯 05/07 01:49
32Fq2858844: 這段真的很棒! 05/07 15:37
33FSenkanohana: 謝謝翻譯 05/07 15:52
34Fpeggy86327: 是不是在做成動畫 05/07 17:23
35Flbowlbow: 這段做起來應該不到五分鐘,特典等級? 05/07 19:27

typemoon 最新熱門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