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GO][翻譯] 沖田總司幕間─ 「誠於此」

看板 Typemoon
作者
時間
留言 10則留言,9人參與討論
推噓 9  ( 9推 0噓 1→ )
建議用網頁板或是ANSI版觀看 排版會比較好看 ============================================================================= (在一處幽靜的園林內,四周不時傳來孩子們的嘻鬧聲) >>…………? (一個小男孩從旁邊跑過) 小男孩A:「這裡,這裡!快點過來啊!」 (另一個小男孩跟著從旁邊跑過) 小男孩B:「他真的是慢郎中欸。哈哈哈哈哈哈哈!」 沖田總司:「喂~!你們在做什麼~!」 小男孩A:「哇~!是總司~!總司出現啦~!」 小男孩B:「快跑快跑~!哈哈哈哈哈哈哈!」 (小男孩們四散著跑走) 沖田總司:「哼哼哼! 覺得自己有辦法從沖田我手中逃跑嗎? 哈!一步超越音速!(註一)(沖田用縮地追上小男孩) 小男孩:「好、好快~!總司好厲害喔~!是怎麼做到的?」 沖田總司:「哼哼~!只要多多練習天然理心流的劍術, 那麼大家總有一天也能辦的到。」(※辦不到) 沖田總司:「話說回來,欺負人是不可以的喔。 這樣是不對的。」 小男孩:「反正那傢伙又不會哭,而且還很臭屁呢。」 小女孩:「他是最近才過來一起玩的一個非常安靜的小朋友喔。」 沖田總司:「喔,是新的小夥伴啊。 但是,玩耍的時候大家都要好好相處! 已經和沖田約好了吧。 你也可以做到,對嗎?」 >>………… 沖田總司:「咦,還真的是個安靜的孩子呢。」 (山南老師走了過來) 山南敬助:「沖田,你又來這裡了呀。 芹澤老師在找你喔。」 沖田總司:「啊,山南先生。好的,我馬上過去。 那麼大家,之後再一起玩吧。」 小男孩:「總司~,下次見~!」 (沖田跟著山南離開,來到街道上) 山南敬助:「你和附近的孩子們已經變得很熟了呢。」 沖田總司:「別看沖田這樣,我可是很受孩子們歡迎的。 而且鴨有時候也會跟我們一起喔。 他有時候會幫孩子們畫肖像畫,有時候還會唱歌給他們聽, 雖然還是比不上沖田我,但也是很受他們歡迎的呢。」 山南敬助:「芹澤老師嗎?難怪俗話會說人不可貌相呢。」 沖田總司:「是這樣嗎? 我倒覺得鴨是個表裡如一的人呢。」 山南敬助:「是、是嗎?」 (兩人繼續前進,來到新選組屯所) 沖田總司:「咦……,這就是我們的隊旗啊。」 芹澤鴨:「總司,怎麼樣。 很好看對吧?」 沖田總司:「鴨,你還真喜歡做這些事呢。 先是羽織,之後連隊旗也要嗎。」(註二) 齋藤一:「哎呀呀,還真的做出來了啊。 那筆錢,再怎麼說,也是借來的吧?」 芹澤鴨:「沒什麼,接著京都這裡就是我們的地盤了。 不管要多少資金都可以從商人那裡要來。 畢竟我們可是守護著國家的國士呢。」 (土方走了過來) 土方歲三:「芹澤老師,近藤先生有話跟你說。 過來一下。」 芹澤鴨:「真是的,又幹嘛。 要和商人們商談可是很忙的啊,土方。」 土方歲三:「就是關於那些商人們的事。」 芹澤鴨:「喔?有什麼問題嗎?」 土方歲三:「非得要說出來你才知道嗎? 繼續讓你這樣恣意妄為,麻煩可就大了。」 芹澤鴨:「你該不會忘了就是因為這份恣意妄為, 才讓武州來的鄉巴佬(註三)有辦法走到現在的地位吧?」 土方歲三:「誰會忘。那可是我們的出身啊。 好了,閉嘴給我跟上。」 山南敬助:「總、總而言之進去說吧。 沖田和齋藤你們是不是差不多該去巡邏了。」 沖田總司:「是的~。那麼我們走吧,齋藤先生。」 齋藤一:「好喔~。」 (沖田和齋藤兩人離開) 土方歲三:「…………。」     文久3年(1863)  9月某日           芹澤鴨於八木邸 慘遭殺害    第二天           壬生寺 沖田總司:「大~家!過得好嗎。 今天拿到了一些點心, 大家來一起吃吧。」 小男孩:「好耶~!點心點心!」 沖田總司:「好,過來排隊、來排隊。山南先生,麻煩你了呢。」 山南敬助:「大家不用急,有很多喔。」 小男孩:「咦?今天鴨沒來嗎鴨呢?」 山南敬助:「……!」 沖田總司:「啊~,鴨他有重要的事所以去了很遠的地方。 可是你們看,就是這樣今天三男先生(註四)才會過來喔!」 小女孩:「三男?」 沖田總司:「嗯,因為是山南所以才叫做三男,對吧,山南先生。」 山南敬助:「呃……,啊,對啊。我是三男先生。」 小男孩A:「三男!三男!」 小男孩B:「總司!來玩鬼抓人,鬼抓人! 總司你當鬼喔,你當鬼~!」 沖田總司:「哼哼哼,還真是學不會教訓呢,竟然敢找我沖田玩鬼抓人……」 小女孩:「三男先生,快跑,快點跑!」 山南敬助:「哈哈,不用這樣拉著我啦。」 沖田總司:「那麼開始了喔!一步超越音速……!」 (沖田又用縮地開始抓人) 小男孩:「消、消失了!?」 (一旁的屋簷下) 山南敬助:「……呼。 咦,你不跟他們一起玩嗎?」 >>………… 山南敬助:「哈哈哈,你啊,還真是安靜呢。 那麼,你也跟我一起休息一下吧。 …………。」 (經過一段時間) 山南敬助:「…………。 其實昨天晚上呢,發生了一些複雜的事情。 啊,為了解決一些糾紛, 我和沖田出門了一趟。 …………。 然後就……,發生了複雜的事呢。 今天原本是沒有心情出門的。 其他人也跟我一樣, 但就只有沖田她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呢。 (回想開始) 沖田總司:「我要去找孩子們玩,一起去吧。」 (回想結束) 山南敬助:「…………。 芹澤先生,明明和她很要好的說。 …………。 抱歉……。 …………。 我啊,怎麼會和你說這些事情呢。」 (在另一邊) 沖田總司:「三男先生~!你在那邊發什麼呆啊。 快過來快過來!接下來換三男先生當鬼了喔!」 小男孩:「三~男!」 山南敬助:「啊,知道了。」 山南敬助:「再見了,你就乖乖待在這邊吧。 ───看樣子接下來換我了。」 (山南往沖田和孩子們走去) 元治2年(1865) 2月23日 山南敬助 切腹而死 (註五)     第二天           壬生寺 小男孩:「啊,總司!你跑去哪裡了啊。 最近都沒過來玩呢。」 沖田總司:「大家,對不起呢。 最近沖田我啊,有一~點點小忙。」 小男孩:「什麼嘛~,啊,那三男呢?三男! 我要點心啦,點心。」 沖田總司:「啊~……,其實三男先生他也是因為工作, 去了有點遠的地方。」 小男孩:「誒~,是~喔~。 什麼嘛,真不有趣。 算了,來玩吧總司! 來玩鬼抓人,鬼抓人!」 沖田總司:「正合我意。 究竟你們有沒有辦法從沖田我手中逃跑呢? 要開始了喔! 一步超……!? 咳咳!!」 小男孩:「沒、沒事吧?」 沖田總司:「……對、對不起,有點感冒了。 今天先到這裡吧。」 小男孩:「誒~……,好吧。」 沖田總司:「嗯,下次再一起玩吧。 那麼,再見。」 小男孩:「嗯,下次見~!」 (小男孩跑走) 沖田總司:「…………。」 >>………… 沖田總司:「咦,你是之前那個……。 …………。 對了,我有事情要拜託你。 其實我呢, 之後應該沒有辦法再過來了。 所以想拜託你可不可以代替我陪那些孩子們玩呢。 …………。 嗯嗯,那就拜託你代替我,繼續陪他們玩吧。 …………。」 慶應4年(1868) 5月 千駄谷 某處 (在房間內) 沖田總司:「…………。」 (拉門聲) 女性:「───早安。 咦,今天氣色不錯呢。」 沖田總司:「是啊,今天早上心情不錯……。 是說那個新選……,現在是叫甲陽鎮撫隊嗎, 有聽說近藤先生或是土方先生他們的近況嗎?」 女性:「沒有,沒有特別聽說什麼……。」(註六) 沖田總司:「是嗎……。 …………。」 女性:「來,來吃藥吧。 良順醫師(註七)也有叫你要好好療養身體對吧。」 沖田總司:「那個藥很苦對吧。 沒有甜一點的藥嗎?」 女性:「正所謂良藥苦口。 來,吃完藥再躺好吧……。」 (女性服侍沖田躺下) 女性:「之後我還會再過來的,還請多多休息呢。」 沖田總司:「哈哈,已經休息很多了。 現在可是沖田我人生中休息最多的一段時光呢。」 女性:「嗯嗯,先好好休息、把身體養好, 之後又可以再度回到近藤老師的麾下奮鬥了呢。」 沖田總司:「近藤先生的麾下……,嗯,說的對。」 女性:「那麼我還會再過來。 還請不要太勉強自己。」 (女性拉上門離去) 沖田總司:「…………。 近藤先生的麾下……,嗎。 …………。」 (沖田起身,離開房間走到廊台) 沖田總司:「呼……,但是,一直叫我休息休息的, 像這樣躺在床上也是很累的呢。 而且不趁狀態好的時候, 來伸展一下筋骨。 就永遠跟不上大家的腳步了呢。」 (沖田拔出刀) 沖田總司:「就來稍微揮個幾下刀……。」 (刀掉到地上) 沖田總司:「至少要揮一下……。」 (沖田撿起刀試圖繼續練習,刀卻又掉到地上) 沖田總司:「…………。 ……我,已經連刀都握不住了嗎。 …………。」 (突然出現一聲貓叫) 沖田總司:「…………? 是黑貓,嗎…………。 …………。」 (沖田拿著刀,試圖對黑貓擺出架式) 沖田總司:「…………。 ……做的到。 我,還可以……。」 >>………… (沖田把刀收起來)(註八) 沖田總司:「……開玩笑的呢。 …………。 小黑貓,要不要過來一起曬太陽呢? 沒事的,我不會砍你啦。 今天心情很好,而且陽光又這麼溫暖。」 >>………… (黑貓又叫了一聲) 沖田總司:「……是說你啊,好像在哪裡見過。 好像是在壬生寺那邊……。 呵,這怎麼可能呢。 從京都到江戶離了這麼遠。 應該只是和別人長的似曾相識,不對,是和別貓啦,別貓。 ……呵呵。 …………。 ……說真的,我有多久沒有體會過這股悠閒了。 真的好悠閒……。 ……但是呢,小黑貓。 我啊…… 我啊,還想要跟大家一起奮戰。 想要跟大家一起待在那一片旗幟下。 ……就算那是前途多麼渺茫的一場戰鬥, 就算臨終時,是多麼的不得好死而且毫無意義, 我還是想要待在那邊。 而不是像現在這樣,沐浴在廊台溫暖的陽光下, 仰望著天空。 我只是想直到最後都──」 (突然出現一段雜訊,場所瞬間從廊台換到大空洞) 沖田總司:「怎麼會……,也就是說土方先生你打算一直, 一直都以新選組的身分活下去……。」 (又突然回到廊台) 沖田總司:「…………? 這個是───」 (又突然回到大空洞,與土方的對峙)(註九) 沖田總司:「這也太奇怪了! 因為、因為新選組已經───」 土方歲三:「給我閉嘴!沖田! 聽好了,新選組永不消逝……。 近藤先生……,永倉……,齋藤…… 不管是誰,最後還是都走了。 ……但是放心。 還有我……,只要我還在新選組就永不消逝…… 這裡是……! 我就是……! ───新選組啊!!」 沖田總司:「怎麼…… 怎麼會……!」 >>不對,這裡是沖田小姐的新選組……! 沖田總司:「御主!? 你、你這是什麼意思……。」 土方歲三:「齁……,真敢說呢,菜鳥。 不,是OO! 竟敢在我這個新選組副長『土方歲三』的面前說……! 你們是!你們那邊是!新選組!?」 沖田總司:「御主……! 是呢……,現在的我正是御主的劍! 土方先生! ───我就在這裡,吾之『誠』就在這裡!」 土方歲三:「什麼啊沖田,你這個因病離隊的傢伙, 還好意思這樣大言不慚的啊……。 不過既然你打出了『誠』這一字的名號,那我也不會輕易放過。 就來看看究竟是你那邊的旗幟、還是我這邊的新選組, 誰才是真正的新選組吧! ───來吧, 新選組,前進!(戰鬥) (戰鬥結束,畫面回到廊台) 沖田總司:「……剛剛那個,到底是。 土方先生,還有剛剛跟我在一起的那個人……。 …………。 是嗎,是這樣啊。」 >>……沖田小姐 沖田總司:「…………。 原來是這樣啊。 ───小黑貓,原來是你。」 (沖田跟著黑貓一起躺下,仰望著一片清澈的天空) (御主睜開眼,發現自己躺在迦勒底的床上) 沖田總司:「……醒來了嗎,御主? 我來房間本來是要找你的,但你好像正在睡覺。」 >>……剛剛好像發生了什麼事 >>……是什麼呢? 沖田總司:「咦~,那是什麼反應啊。 是午餐吃太飽了嗎? 啊!不說這個了,小信又出大事了, 快點跟我來!」 >>……又來啦 >>總覺得又要咕噠咕噠了 沖田總司:「總之跟我走吧! …………。 沒事的,不管發生了什麼事, 我都會跟在御主身邊的! 來,我們走吧! ──不管要到什麼時候,不管要去什麼地方!」 (畫面回到沖田和黑貓躺下,仰望著天空的那一刻) 沖田總司:「我知道,知道自己是個半途而廢的人。 是個沒能跟大家一起走到最後、半路脫隊的隊士。 但是……,那時雋刻在心底的這一個字。 沒錯……。 就算如此,只有這個,是貨真價實的。」 吾之誠,誠於此 ============================================================================= 註一:沖田施放寶具時的第一句的台詞。 註二:在京都這段時間,新選組(當時還叫做壬生浪士組)因為在當地橫行霸道故被民眾稱 為「壬生狼」,其中以芹澤鴨的惡行為最。不但借錢不還,更是喝酒鬧事、隨意斬人(力 士事件)、勒索商家。 這裡提到的羽織和隊旗有一說是這時芹澤鴨用借來不還的錢訂製的。 而後來更因為芹澤鴨惡行的變本加厲,使得近藤勇等人暗地肅清芹澤鴨一派, 雖然參加人員眾說紛紜,但有說法是沖田總司和山南敬助也參與其中。 註三:近藤勇和土方歲三都是出身於武藏國,也被稱為武州。 註四:山南可以讀做やまなみ(yamanami),也可以讀做さんなん(sannan),這裡我猜沖田 是為了讓孩子們好念或是故意玩梗,才故意用後者的念法,所以我也翻成三男。順帶一提 ,記載裡山南本人也曾被記做三南、三男。 註五:關於山南老師在型月的咕噠世界觀下,從決定逃亡到切腹時的心境轉折、執念以及 原因,他對沖田以及土方的看法和互動,以及把山南老師找回來最後幫他介錯的沖田的想 法,建議可以看去年的咕噠活動「咕噠咕噠之邪馬台國」。(想知道對於芹澤鴨的描寫也 可以一起去看) 註六:近藤勇其實比沖田早兩個月身亡,但沖田的家人一直到他過世為止,都並未告訴他 近藤的死訊。 註七:這位是在沖田重病時,提供沖田住所,讓沖田能好好養病的幕府醫生松本良順。 註八:據說沖田在臨終前,曾有幾次在庭院看見黑貓,想要拿刀砍牠卻始終砍不到,於是 他就跟看顧他的婆婆哀嘆道:「啊啊,砍不了啊,婆婆,我砍不了了啊。」,這一段應該 是根據這個軼事改編。 註九:大空洞這一段還有後面的戰鬥都是幾年前咕噠咕噠明治維新的劇情。 ============================================================================== 趁著新萬聖還沒實裝之前,來分享一下沖田的新幕間。 希望能藉此許願山南老師可以趕快實裝XD 雖然日本討論區評價兩極,我也覺得這幕間的優點和缺點很明顯。 但我個人還是很喜歡這個幕間的第一段跟最後的收尾。 藉由能和小朋友們玩耍的新選組夥伴一一減少, 再到最後沖田自己臥病在床, 雖然沒有實際寫出新選組的興衰和沖田的心境, 但卻能藉著這些描寫還有穿插的新選組軼事感受得出來。 最後收尾沖田的獨白也是畫龍點睛。 這兩部分完全把經驗值老師的長處發揮得很好。 至於中間的部分就不予置評了XD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23.204.144.161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TypeMoon/M.1633939460.A.B5F.html ※ 編輯: mark82824 (123.204.144.161 臺灣), 10/11/2021 16:13:31
1Fokitawawa: 推翻譯 10/11 16:15
2Fdanielqwop: 很可怕的是看的時候腦子裡可以直接跑出經驗值漫畫分鏡 10/11 16:19
3Fm3jp6cl4: 該給第二寶具了吧 10/11 16:21
4Fhanaya: 好久不見的馬克 翻譯推~ 10/11 16:25
5Fswbthj: 芹澤是惹事惹到松平受不了派近藤等下手的吧 10/11 16:52
6Fswbthj: 去年活動好像是改成土方擅自下手 近藤不知道 10/11 16:53
你說的對 註釋的部分是我省略太多 反而讓意思變調了 謝謝提醒
7FDreamsInWind: 砍貓不能忍 10/11 17:08
8Flbowlbow: 反正砍不到 10/11 20:27
9FRicenoodle: 感謝翻譯 推推 10/11 23:02
※ 編輯: mark82824 (123.204.144.161 臺灣), 10/12/2021 03:40:02
10FHential: 感謝翻譯,很有意境 10/13 07:16

TypeMoon 最新熱門文章

最新文章